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行走笔记:CZ专访:不要把Crypto视为威胁,保护无法阻挡创新的演进 (下篇)

本篇笔记来自Bloomberg NEW Economy Froum(彭博新经济周刊) The Showdown

Over Crypto & Disruptive Technologies(明牌的加密以及颠覆式技术)主题

活动。许久未出境的CZ赵长鹏接受了访谈,并就Crypto的发展,监管等话题展

开了讨论。

 

访谈全程英文进行,行走结合字幕和自己的理解进行了简单翻译。英语水平有限,不保证完全还原讲者100%的表达。

 

笔记会分两次输出。此为下篇。上篇在这里

 

%title插图%num


以下,Enjoy:

 

主持人:像我开始提到的,币安是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到目前为止你们要比CoinbaseFtx要大几倍。我关注了一下当下的数据,在过去24小时时间里,币安上的交易量达到了400亿美元,这个成绩很难做到吧?

 

CZ难也不难。几天前我们有过1700亿美元的交易量。两年前我们很幸运获得了100亿美元,4年前我们同样很幸运获得了3亿美元。所以这个行业真的发展得很快。

 

主持人:按照行业的标准,你们的手续费收得很低?为什么?

 

CZ是的。我们真的很赚钱,所以我们可以把手续费做得很低。现在我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是一个组织,我不相信什么利益最大化。我也不相信在短期内实现股东价值的最大化。我只相信这个行业的发展,最终会使我们的用户获得最大价值。再此之后我们也能获得更大的增长,从这个层面上我们会实现股东利益的最大化。

 

主持人:我听上去很像贝佐斯(亚马逊的创始人)。

 

CZ我现在还不认识他,不过希望未来有机会能认识他或他团队中的成员。

 

主持人:币安的市值有些时候从1000亿美元到700亿美元,有时候又是800亿美元。你们的现金流是如何计算的?

 

CZ: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只能粗略的估算。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在账单中的不同数字,但它是随时波动的。因为我们的收入是由100多种不同的加密货币组成的,而且我们并不兑换,只是拥有它们。所以在用任何一种货币计量单位统计我们的现金流或者市值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觉得用美元统计会更放心——我们现在做计算统计出来是一个数字,过五分钟后统计就会是不同的。因为加密市场中每时每刻的价格都是在波动变化的。

 

可以说些有趣的例子。因为市场的上涨,一年前统计的数字和现在的会大有不同。而当我们度过一个加密寒冬之后,我们现在看起来赚了很多的钱就会变少。所以我们的现金流是动态的。

 

主持人:但总之还是有几十亿美元。

 

CZ:是的,现在是几十亿美元了。

 

主持人:能给我一个更准确的数字吗?

 

CZ:我没有更准确的数字(笑)。

 

主持人:你们的利润也很高,是不是?

 

CZ:相当不错(笑)

 

主持人:你的公司每年能产生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CZ:差不多是的。

 

主持人:我可以采用保守的估值和保守的倍数,也可以采取比较激进的倍数,就像在Coinbase上一样,8倍的收入。你们拥有几乎所有的业务,这点你们发现了没有?

 

CZ:是,不过我们的费用却比Coinbase要低得多。

 

主持人: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如果我们把更高的估值建立在币安上,你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CZ:老实说,我不敢肯定。而且我也不太在乎财富、金钱和排名等等。前几天我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过。当我去世的时候,我会很高兴那时候已经把我99%的财产都捐出去了。我是不太关注财富的。

 

很多时候人们对(财富)关注的太多了。他们会失去注意力在我们到底在做什么上。我们只是想为人们提供加密货币的工具。

 

主持人:你们公司的战略重点是什么?还有什么是现在还没有实现的?

 

CZ:我们现在必须高度重视监管,将技术公司转变为金融服务公司。我认为这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

 

长期而言,我希望币安成为适用于其他平台的平台。所以我们建设了NFT的市场,我们有token市场,我们希望成为其他企业家的基础设施。对于其他团队,无论是在币安内部还是外部,都可以基于我们提供的基础设施构建他们的平台。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到他们。

 

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交易量,我们可以帮助他们铸造代币使其获得这些流量,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完成代币的初始发行IEO。甚至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设计代币的经济模型,我们可以就代币经济的问题给他们提出建议,并鼓励人们采取更长远的眼光。

 

所以我和我的团队一直采用的是十年解锁期的代币持有计划。在业内,我们经常看到的解锁期是34年。我们觉得这太短了。如果你想发行一个token,你必须有一个十年的承诺。

 

我们做了我们想做的事情,我们希望能促进其他项目的发展。

 

主持人:下面一个问题是很多人对Crypto市场困惑之所在。这些Cointoken获得价格增长的速度,获得市值的速度,只有很少的可量化的指标。最近的一个例子是Avalanche,一位china百亿美金流亡富豪的宣传片,雪茄、游艇、红色跑车。它得到了特朗普前顾问之一Steve Bannon的支持。甚至在某一时刻,这个Coin的市值达到过270亿美元。

 

你是如何理解加密世界的?这些Coin是如何从零开始获得市场认可的价值的。当然我想讨论的不只Avalanche。比如狗狗币,最开始只是一个玩笑。而柴犬币最开始只是对狗狗币的讽刺。它们都是如何运作的?

 

CZ估值是非常主观的。我认为除了对价格进行评估之外,也要对流动性进行评估。

 

你如果发了一个代币,发行量是一千万枚,然后以一美元的价格卖给我一枚,理论上代币的市值就是千万美金了。但如果你想要将这些代币全部兑换成美元,你需要更多的流动性,因为我不会付千万美金给你

 

主持人:因此我们应该用流动性作为衡量Coin价值的一个指标。

 

CZ:你需要看有多少流通供应量,有多少流通量就会有多少交易量。有很多已经发行了的币,它们的总供应量很大,但流通量很低,人们不小心推高了其价格。宣传视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可能都会对拉升价格有帮助。但从长远来看,Coin的价值依然受其在市场中做了哪些实在的工作的影响。市场最终会告诉你答案。

 

也正因为如此,币安在支持项目发行代币时,我们只列出哪些具有足够高流通量的代币。如果一个代币的流通量足够大,就目前而言,我们能够看到一个真正由市场驱动的价值。

 

主持人:你们与监管部门的接触事项之一是寻找币安的新的总部。你计划名单里的地点有哪些?

 

CZ:现在只有少数几个国家非常支持Crypto。我们已经有一个总部已经建成,但当下还不能公开。实际上我们一直与最初与之沟通的监管部门进行持续的沟通。我认为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可以公布这个消息。

 

有很多可以支持Crypto发展的地方。但我并不是说我们的总部就会建设在这些地方。举个例子,法国、阿联酋、新加坡这些地方都非常支持Crypto。现在有很多发达的经济体想要引入这种创新。

 

主持人:说到监管,你是在美国和英国监管机构的显微镜下的。币安和binance.com这两个机构是否有区别,你是会同时管理它们还是其一?

 

CZ:这是两个非常独立的组织。唯有奖金才会让这两个组织产生关联。因为这两个组织都使用了Slack软件,监管部门会因此着手调查。我是币安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我的电脑、手机里都不会装有Slack软件。所以我并不在监管部门的日常计划里,只是可能每周和监管机构的CEO聊一次。

 

主持人:这两个组织使用相同的技术吗?

 

CZbinance.com(个人认为这个指的是币安智能链)为币安提供金融产品和技术服务。有很多关于币安的错误报道,认为币安在binance.com或者China有数据。币安或者binance.comChina并没有数据。

 

主持人:你认为这些调查将如何解决?

 

CZ:首先,我并不清楚调查的目的指向哪里。在美国有很多类似调查的新闻报道,但美国的监管机构从未公开谈及过。我们与世界上几乎每一个监管机构都有联系。我们自认为自己有很好的合作精神和态度。这也帮了我们不少,所以我们想保持这种方式。

 

主持人:你在几个月前的访谈中提到过,企业曾计划过在美国展开一轮新的募资,并最终实现在美国上市,是这样吗?

 

CZ:是的,我认为会在一、两个月内出结果。

 

主持人:你去募资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知道其实你已经很有钱了。

 

CZ:我们其实有一个多样化的发展规划。其中的一个选择是在美国实现IPO。因为我们能看到一个成功的剧本就是Coinbase。我们希望在提供和Coinbase同样合规性的前提下,把交易费用降下来。基于这样的IPO规划,我们需要再此之前最好有几轮的融资计划。

 

主持人:IPO融资中,你的计划是募资多少?

 

CZ:我认为,一轮融资是几亿美元。但实际上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数字。

 

主持人:币安公司的融资计划是什么,有上市的具体时间表吗?

 

CZ: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但binance.com是一个更大的实体。我们需要看看世界各地的政策,看看在哪里可以进行IPO

 

但说实话,在五年之后甚至可以看到加密交易所和传统证券交易所之间的合并。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加密交易所,也会支持使用证券或证券代币,只要它们的流通量足够大。可能现在的证券到时候会到加密交易所进行上市。我们拥有非常不错的交易量。

 

主持人:所以其实你们完全可以绕过证券交易市场(不需要在传统证券市场中寻求上市)

 

CZ:我们不能确定加密交易所和传统证券交易所的合并什么时候会发生。很难预测五年后会发生什么。而五年也是我认为寻求IPO最短的时间了。因为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我们需要为那个最大的可能未雨绸缪。

 

主持人:你认为China会取消交易Crypto的禁令吗?

 

CZ:简短的回答是否定的。

 

但我也想澄清一下。China没有禁止加密货币,只是禁止交易所和1CO。它们之间有很强的区别。并且China自己是在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DCEP的,并且持有BTC也是完全合法的。只是经营Crypto交易所不再被允许了。

 

四年前的情况也基本是如此,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不会很快改变。China会努力的推动自己的数字货币,可能是5年或者多少,至少他们是在努力推动的。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就在刚才,克林顿·希拉里在同样这个房间里讲,她将加密货币和军事干预、生物恐怖主义列为同等威胁等级。她认为这些都是对美国主权的威胁,是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威胁。

 

CZ:我会认为,将Crypto视为一种威胁是一个私人的观点。任何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但更好的选择是接受它

 

就像对币安而言,我们经营着一家中心化的交易所,但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可能威胁到我们中心化的业务,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完全拥抱和接受它。我们让多个不同的团队致力于对去中心化的技术进行研究,我们投入很多的资源,想拥有它的一部分。其实我们并不需要。但我们想要更多的拥有技术,我们需要更专业的知识,我们想通过更好的方式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不受任何可能影响到你的因素的影响。那么我们就投入大量的资金去做这样的事。

 

我们也可以看看柯达的例子。柯达是数码相机的发明机构,但他们对传统胶卷特别保护,他们需要让他们的销售经理像几十年前那样销售胶卷。所以你猜怎么样,因为他们过于保护胶卷,他们失去了数码相机整个产业发展的机会。

 

更好的办法是投入大量的资金在那些可能会扰乱你的事情上

 

回到美元上。我认为美元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可能比军事强大得多。Crypto在某些情况下有破坏它的威胁。但互联网对传统文化向来具有这种颠覆式的力量。互联网借助美元带来了谷歌、亚马逊这些伟大的企业。如果美国当时没有拥抱和鼓励这些企业的创新,这些公司可能现在并不存在于美国,而是在其他地方发展。

 

所以你不太可能在保护传统和吸引技术创新上找到完美的平衡。如果选错了路线,当创新的技术变成现实时,你不太可能在4亿人的头脑里把之前的选择抹去。

 

所以我认为更好的方式是说OK,虽然新技术的创新会带来一些潜在的风险,但我认为不要把它视为威胁。让我们把它视为一种创新,让我们拥抱它,这会是更好的选择。

 

以上是笔记的全部内容。

 

根据央行等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区法律法规,不参与任何违法违规的投资行为。本文内容仅用于信息分享,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活动推广进行背书,请读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