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斯坦福抢开“元宇宙”第一课,上起来还真不便宜

过去半个世纪,斯坦福教给学生的技术,促成了硅谷的诞生;而为了将来的 Web3 时代,斯坦福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

文|杜晨   编辑|VickyXiao

来源:硅星人

今年10月底,硅谷顶级科技公司 Facebook 宣布改名 Meta,让这个新名称的词源“元宇宙”(metaverse),一下子成为了整个科技行业最火的新概念。

一时间,各种“弄潮儿”行为此起彼伏。有人出了元宇宙的“第一本书”,有人成为了元宇宙“头牌分析师”,有人已经在卖元宇宙的知识付费课程……

就连斯坦福大学,都在这个学期推出了一门特别有元宇宙“味儿”的课程

这门课的编号为 COMM166/266,课题为《虚拟人》,学生可以在自己的宿舍里,或者世界的任何地方,戴上 VR 头显,远程上课。最多的时候,可能有将近300名学生同时间出现在同一个虚拟的”课堂“上。

这些课堂,有可能是一个虚拟的博物馆,也有可能是一些更加生活化的场景,或者是地球上最少人去过的角落,比如火山口和海底暗礁。根据课程安排,所有学生今年一同在 VR 里完成的课时总长,将会超过3300小时……

更重要的是,COMM166/266 成为了斯坦福大学历史上第一门完全在 VR 里进行的课程。

斯坦福大学传播学教授 Jeremy Bailenson 表示:“在这门课里,学生可不是偶尔玩玩 VR。事实上,VR 将成为我们这堂课的基石。”

快20年的老课,这次有了新意

Bailenson 教授也是斯坦福虚拟人交互实验室 (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 简称 VHIL) 的发起人和总监。他从2003年就开始在斯坦福大学教《虚拟人》这堂课了。

据 Bailenson 介绍,《虚拟人》是斯坦福大学关于 VR 技术的“旗舰课程”。学生们并且完全在 VR 环境里完成课程,这还是头一次。今年,他们终于能够在一个真正的虚拟空间里,扮演货真价实的“虚拟人”了……

“从来没人组织过上百名学生,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一起戴着 VR 头显,遨游在虚拟的空间里。据我了解,在虚拟现实,在教育的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从未有过,”Bailenson 表示。

“在别的学校,可能有一堂课十来人一起用 VR。而在我们这堂课上,会达到数百人的规模,我们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会在 VR 里度过。在这堂课上,我们将要突破 VR 体验的规模边界。”

VR 正在越来越受欢迎,据统计,使用中的 VR 设备系统数量,仅在美国就超过1000万台。

而 COMM166/266 课程,将让学生从流行文化、工程、行为科学、传播学等多个不同的角度,对 VR 这项很快就将随着元宇宙的爆红而成为主流的技术,实现更加深入的了解。

课上会用到的 VR 场景也五花八门。

有博物馆:

图片来源:VHIL

有实验室,学生可以一起在虚拟的空间里做实验:

图片来源:VHIL

有“虚拟实景”的实地考察,学生们可以在这里,通过 360° 全景视频的方式,观看海底珊瑚礁逐渐被人类活动摧毁的样子:

图片来源:VHIL

还可以在虚拟环境里上体育课……

图片来源:VHIL

学生自己在 VR 里创建的空间:

今年很多斯坦福学生都报名了这一课程。最后入选的263名学生,来自经济学、传播学、人类学、计算机、比较文学、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等,系别多样性非常高。

更厉害的是,每一位入选 COMM166/266 的学生,都可以在斯坦福校园领到一台 Oculus Quest 2 头显以及配套的双手柄。那些不在本地的学生,学校也会把设备给他们寄过去:

课程的设计很有意思:它更强调从实践中学习,要求学生们更多体验和参与 VR 场景,甚至自己设计场景。这堂课的核心,就是让学生能够在一个全新的、虚拟的、可交互的环境里,去感受那些过去只能在书本上学到的东西。

比如,当我们谈论种族歧视的时候,无论教师再怎么讲解,一个白皮肤的人也很难切实体会到有色人种日常所经历的种种歧视。而在 COMM166/266 的课程当中,就有这么一节课,场景是斯坦福大学 VHIL 和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 Courtney Cogburn 教授共同设计的。

这节课名叫“1000 Cut Journey”,之前作为 VR 沉浸式体验内容,曾经在 Tribeca 电影节上备受关注。在这节课上,学生扮演一位名叫 Michael Sterling,亲身体验他从小到大所经历过的,各种各样的种族歧视行为。

是让学生在虚拟空间里扮演黑人,亲身体验一位黑人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受到的各种各样的歧视。

计算机系学生 Allison Lettiere 表示,在此之前,自己对 VR 的刻板印象是只能用来玩游戏。而在上过这堂课之后,她发现,VR 也很适合用来打造一种更加身临其境的体验,帮助人们建立共情,这对于她所关注的技术无障碍方向非常重要。

明年即将毕业的学生 Hana Tadesse 也对 COMM166/266 评价很高:“亲身体验是了解事物的最佳方式,而这堂课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一开始为了应对疫情,如今 VR 上课已成元宇宙敲门砖

自从2003年《虚拟人》课程在斯坦福大学创立,VR 硬件一直是该课程的一部分,不过在过去,通常是由助教和学生志愿者来进行演示,同时使用的人数,以及多人共享的 VR 空间的规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大。

然而在去年,新冠疫情突然袭来。和美国很多大学一样,斯坦福大学所有课程都不得不采用远程授课的方式进行。

新冠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机遇。Bailenson 教授意识到,虽然疫情让同学们无法在物理空间里相见,自己已经研究了几十年的 VR 技术,反而可以在疫情时代把同学们重新聚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在远程授课了一年多之后,大家真的已经受够了 Zoom 了,”教授表示,有了 VR 技术,大家终于“打破”了 Zoom 的网格画面,尝试了大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并且非常令人兴奋的东西。

(Bailenson 教授的实验室也发布过 Zoom 疲劳方面的研究报告)

为了进一步打造强互动性的课堂体验,COMM166/266的助教还会频繁组织小组讨论。学生们通过 VR 虚拟人化身的方式,一起站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这种体验引入了空间维度(尽管仍然是虚拟的),比学生们之前在 Zoom 里上课和开会的体验要更容易代入、更不容易疲劳。

虽然上课还是要开着 Zoom,但你也能看到大家在 VR 里玩的多么开心了  图片来源:VHIL

这堂课已经在斯坦福大学如火如荼地展开,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正好映射了“元宇宙”作为一个新的流行技术概念,现如今在斯坦福大学之外的硅谷科技行业有多么时髦。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硅谷顶梁柱级别的公司 Facebook,甚至改了自己的名字,只为了证明自己“all in”元宇宙的决心。

“我们这堂课就是元宇宙,”Bailenson 说道,“这堂课就是构建元宇宙的标准范例,我们的课程涵盖了硬件、软件、内容,以及人,并且我们的目标,就是构建持久的、充满了虚拟人的空间和场景,并且真的使用它们来达成(教学)目标。”

Jeremy Bailenson 教授

这位教授更长远的目标,就是让学生尽快、更加深入地熟悉 VR,毕竟它已经奠定了作为元宇宙核心技术之一的地位,将在未来的元宇宙时代成为关键的传播工具和载体。

在 Bailenson 教授看来,对于 VR 技术来说,今天可能也是决定未来几十年科技走向的关键时间点。在此时此刻,让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了解、熟悉、掌握 VR 技术——进而,他们就可以延续硅谷创新的路径,用 VR 技术去推动科技的进步。

“从21世纪初,到今天,VR 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我相信在斯坦福学生的手中,它还将继续开花结果。”Bailenson 教授表示。

注:封面图来自于 Ula Lucas for Stanford Daily,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