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再谈Olympus DAO:它究竟是货币的未来还是一个庞氏骗局?

原标题:《Olympus DAO Might Be the Future of Money (or It Might Be a Ponzi》 作者:Andrew Thurman 编译:董一鸣,链捕手

现在,它是一个金钱的游戏。但将来有一天,它或许是所有DeFi的支柱。

是的,这可能是一个庞氏骗局。但谁在乎?你口袋里的美元也是如此。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Olympus DAO 是一种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协议,其主要用例似乎是“让人们非常生气”。怀疑论者认为,其核心功能——通过新的 OHM 代币挖矿获得年收益率 (APY) 为 7,000% (截止到今日,该值跌为4584.6%)的质押计划是不可持续的,这达到了欺诈的程度。

image

反过来,OHM 的投资者会告诉你,如果讨论到欺诈这个问题,那么当代经济生活的大部分投资收益也无法持续。双方都认为对方很天真,看着对方指责对方是加密推特博主的主要乐趣之一。

即使是一个正常的怀疑论者,也必须为 OHMies 的新颖性而称赞。 OHMies 认为,货币只是一种集体共享的幻觉,通过货币可以实现经济交换——所以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货币。这些天马行空的想法现在价值超过 30 亿美元。

OlympusDAO 通过借鉴之前数百个失败实验的工程原理实现了这一壮举。算法稳定币是一类加密货币,它利用一系列债券、息票、抵押机制和“rebases”(以编程方式自动扩展或收缩货币流通供应量的工具)来创建数字资产,通常用于跟踪美元。

OHM摒弃了与美元挂钩的概念(如 FRAX 和 FEI),现在算得上是该行业(只有短暂历史)最成功的算法资产实验。

它是通过轻微调整的 rebase 和 staking 工具实现的,从技术角度来看,这些工具已经得到很好的应用,虽然该协议确实拥有真正的机制创新,但它对该领域的主要贡献(如果可以称为贡献的话)是它虔诚且忠诚的社区。

“至少,这是近代历史上最有趣的经济实验之一,”化名为Zeus的Olympus创始人在接受 CoinDesk 采访时说。 “老实说,这就是Olympus开始的角度,建模,然后找出它在现实世界中的样子。”

“中央银行也有很多这样的事情,”他笑着补充道,“这看起来很疯狂”。

如果怀疑论者是对的,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唯一能延续下去的‘纸牌屋’将是由国家赞助的。

与此同时,如果 OHMies 以某种方式、躲避了在此之前已经摧毁了如此多算法稳定币的银行挤兑问题,事情可能会变得非常奇怪。 “一群堕落的人利用小部分人的力量,为数万亿美元的资产处理货币政策”有点奇怪。

伟大的工程

多年来,算法稳定币一直是加密货币的‘魔法石’。

人们长期以来的梦想是,凭借敏锐的铸币税敏锐度和充足的数学魔法源泉,人们可以创造一种准确跟踪美元价值浮动的货币——并且至关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产生巨额财富.

数十个(如果不是数百个)项目最初蓬勃发展,但在追求中世纪学者称之为“伟大的工程”的项目中逐渐枯萎——每个项目都铸造了数百万美元的数字美元,却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的价值趋于零。它读起来像是某种链上寓言故事: 被误导的技术人员在一次又一次地试图说服市场这一次他们拥有正确的技术时,摧毁了无数的投资者资金。

这些是算法稳定币这种‘魔法石’的成分,nigredo、albedo、citrinitas 和 rubedo 的等价物:

首先,你要有可以扩大或收缩货币供应量的rebases,通常直接设定在持有人的钱包里并可以刺激需求;

其次是可以为算法稳定币设计的,可以以设定价值购买和赎回的债券。通过提供一种市场机制,帮助算法稳定币保持与某种货币挂钩。

最后,你有抵押,这是一种锁定部分资产供应以确保效用并进一步激励需求的方法。

早期失败实验中,例如 Basis Cash,试图只使用这些工具。Olympus也利用了它们以及一些更新的机制。

Olympus的用户可以使用像 DAI 和 FRAX 等稳定币来购买债券,也可以用能代表一部分OHM/ETH 和 OHM/FRAX 去中心化交易池的流动性代币购买债券。质押者也有资格获得每八小时铸造的一次的、大部分的新OHM——这种通货膨胀机制在技术上不是rebase,但被广泛称为如此。到目前为止,这都是标准的算法稳定币机制。

Olympus的第一个创新是它摒弃了锚定美元的概念,这本身就赋予了投资者们一个更广泛的心理范围来决定资产的成功与否,‘死亡螺旋’和银行挤兑不仅仅是由 OHM 低于一美元的价值就导致的。

此外,该协议使用了算法稳定币理论中最新以及最热门的发展:“协议控制价值”或写作PVC。这表现的如同国库的运作方式,可以通过部署大量现金来捍卫资产价格并帮助稳定币维持在想要钉住的价格或价格点。

据笔名为Wartull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撰稿人称,目前,该资金以及该协议的大部分经济政策由一个 20 人的团队管理,该团队自 3 月以来一直举行双周会议。该小组确定协议参数,决定为国库添加新形式的加密储备,就国库的收益率策略进行辩论,并使用从其他协议积累的 DAO 代币进行投票。这些决定由 4/7 多重签名执行,该协议计划“很快”将过渡到一个完全的链上的 DAO中继续执行。

这种具有类似中央银行的人为干预的结构与 RAI 等“纯”算法稳定币形成鲜明对比,后者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人为参与并几乎完全依赖预设的程序化条件来执行货币政策——例如决定流通中的货币供应量。

然而,人类决策也使协议能够更好地响应市场的突发状况。

“在机制层面上,我一直认为这有点像航行。你不想直接迎风航行,你想充分利用这种自然现象——你想使用它,”Zeus说。

该团队拥有巨大的能力,可以以各种方式介入以稳定 OHM 资产的价值。 Wartull 指出,债券流程意味着该协议控制着自己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 95% 的流动性。如果发生挤兑,他们可以非常容易的按照所定制的稳定计划提取流动性。

“当人们抱怨中央银行拥有的这些权力时,通常不是抱怨这些权力本身,而是抱怨谁可以控制这些权利,”Zeus谈到Olympus的权力时说。 “波动是一种自然现象,如果你想抑制它,你需要非自然的力量来抵消它。”

到目前为止,该实验是起作用的。Dune的首页数据中显示,OHM的国库以及其总市值在步伐一致的增长,只经历过一些短期银行挤兑,但这未能将 OHM 推入真正的危机领域。国库只是简单的存在,而并没有实际的部署也已被证明是使代币保持扩张模式的充分心理暗示。

这就是对算法稳定币的巨大讽刺:解决如此庞大而困难的难题的方法现在看来不是通过越来越复杂的工程,而是通过简单的信念。

image

著名加密分析师Ryan Watkins发推特分析过OHM的价值机制以及Olympus Dao这个组织。他说Olympus Dao是代币经济学中一个大师级的课程,它是一个飞轮,通过连接和固定机制,将模因价值转化为内在价值。是一个资产黑洞,可能只会被限制在相信欧姆可以作为未来货币的集体中。人们越相信OHM的未来,OHM的价格也就越会增加,可以用来购买更多的债券,国库资产增加,更多的可持续质押收益会产生,也就会使更多人相信OHM的未来。

官方文件称:“Olympus Dao的首要目标不是像以往的算法稳定币一样去找到一个价格稳定的货币。这看起来可能跟我们对货币的期待背道而驰。Olympus可以被调整到可以去优化很多不同的事。目前最重要的权衡点在于风险收益vs稳定与持续。我们在早期希望看到高波动与高收益。

将来实行严格的政策制度后,Olympus也可以用作一种比较稳定的资产。向上和向下的压力会在一个非内在价值处得到稳定。当时型宽松政策时,无论是多大规模,Olympus都能有潜力表现为一个创造财富的机器。市场对该代币的溢价衡量的是该项目的正收益;所有的外在价值都是刚被创造的财富。”

image

“用套索勾住的云”

然而,该解决方案可能根本不是解决方案。

国库是信徒们最依赖的后备方案,它几乎没有任何意义。至少目前来说,被人们广泛吹捧的财政部提供的“支持”实际上并不存在。

在解释原因之前,请阅读查尔斯·爱森斯坦 (Charles Eisenstein) 开创性的《神圣经济学》(Sacred Economics) 中的这段话,这是一本关于金钱神奇思维的最佳书籍:金钱背后的抵押品与任何其他咒语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它的力量来自于人类的集体信仰。[…] 但这种支持显然是虚构的:没有人会用他们的土地来交换实际的、实物交付的一箩筐石油、谷物、碳信用、五花肉、铁锭的规定组合,以及列表中的任何其他内容。

就像爱森斯坦假设的有资产支持的货币一样,OHM不能直接被赎回成一定比例的Olympus国库券。国库资产与 OHM 代币的唯一当前公共协议级关系是—国库的价值用于计算扩大 OHM总供应量的rebases,这个总供应量将被用作质押以获取OHM奖励,或者可以被放在公开市场上交易,完全受制于市场力量。

假设,如果抛售压力迫使 OHM 的市值低于其无风险稳定币国库的价值,该团队将介入——这是一个隐含的承诺,它本身就是 OHM 的稳定机制。当然,这是一种行为假设,已被证明是无数其他算法稳定币的消亡。

信仰可能会陷入危机,像 OHM 这样的模型可能会触底反弹,如果他们真的发射了他们的灵丹妙药——介入用国库资产回购,那又如何?

令人不安的事实是,OHM 在概念上与之前的所有其他失败的项目几乎完全相同,并且资金的“支持”在概念上足以有效地成为虚构。 从本质上讲,Olympus的国库创造了金融等效类型的山峰:国库就是山,是有用的可塑性资产的集合; OHM(云)的价值是基于市场力量和仪式信念的非物质抽象,这些力量以某种方式与硬国债资产相关联(尽管只存在无定形、脆弱的联系)。

那些虔诚的信徒,OHMies,存在于山与云之间,真实与虚幻之间,他们靠着精神的力量,将云拴在山上,而不是让它飘荡成蓝色的虚无。

分叉与机遇

少数 OHM 的架构属性正在成为垂直领域的独立产品,这可能有助于巩固其目前难以言喻的价值。

债券的机制是允许协议在去中心化交易所“拥有”和控制其流动性,而不是通过慷慨的治理代币补贴“出租”它——现在是 Olympus Pro,一种债券即服务模型,有许多客户生成平台的收入。

此外,越来越多的分叉项目正在使用Olympus的质押奖励机制作为积累资产的方法。这种趋势可以说是从 Klima 开始的,Klima 是一个分叉,它使用Olympus的 旁氏模型产生的资金来购买碳信用。

Lobis 和 Redacted 这两个平台计划将 Olympus 的系统用作一种金钱游戏,这将使他们能够积累巨额的CRV(Curve)和CVX(Convex)—— 这两种对 DeFi 具有系统重要性创收资产。

“这证明这是一个强大的潜在机制,不仅可以积累资产,而且可以在你所处的任何领域积累影响力和重要性,”Zeus谈到分叉时说。

考虑一个资产积累分叉的场景中出现庞氏骗局崩溃,买家不管激励措施如何而拒绝购买更多的基础资产。 DAO 最终会结束新的代币发行,因为如果市场参与者拒绝购买,继续发行就没有意义了。随着游戏的结束和收益的停止,突然间可能会有一个 DAO 负责 CRV 和 CVX 的很大一部分,并且可以利用治理代币来获取收入。

“不断有这些贿赂收入被推向 CVX 持有者。但是,你是不是可以不必贿赂持有者,而是持有他们的治理代币呢?”Zeus猜测道。

多个分叉项目也在努力积累 OHM,它本身现在也在其国库中持有大量 CVX。在这样的世界中,这种代理式扩张会带来可持续性,因为多方希望控制 OHM 来作为控制其国库的一种方式。

“这是Olympus的一个未来愿景:Olympus受到拥有 OHM 的协议的管理,对数十亿美元的战争资金投向何处有着决定权。Olympus将成为所有 DeFi 的载体,DeFi 的储备货币,”Zeus谈到这个假想的游戏结束时的场面说。

一开始的心理实验正在慢慢成为真正的经济实验,成为一系列稳定力量,包括国库增长、DAO之间的依赖、集中的流动性、垂直化和常态——所有人都合谋使 OHM 成为合法资产。

简而言之,它的持续时间比怀疑者希望的要长得多。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