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前沿课 陈序NFT 6讲》01 本质:不是虚拟货币,是什么?

%title插图%num

NFT在2021年非常火爆,很多数字艺术品以天价成交,中外的很多公司也都纷纷发行起了NFT。到了2022年,这种情况还在继续。根据区块链数据平台Glassnode的统计,海外NFT市场的成交记录在不断刷新,新入场的人数也在不断上涨。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猜你很可能已经看过一些解读NFT的文章了。

比如说,有大量的文章都在从NFT的英文缩写入手解释。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缩写,有一种翻译过来是“非同质化代币”。“非同质化”好理解,就是每个NFT都不一样。重点在后面,这种翻译认为,NFT实际上是“代币”,就是一种虚拟货币。

还有在很多消息中,NFT和数字艺术品是一起出现的。我来举几个最出名的例子,比如数字艺术家Beeple的画作《Everydays》,成交价近7000万美元;再比如NFT项目加密朋克,一个像素风的头像售价18万美元,等等。于是很多人觉得,NFT是一幅画,或者是一个头像。

这些文章和消息对NFT的认识、或者是中文翻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偏差,可能会影响你对整个NFT图景的理解。所以在课程的第一讲,我们必须先回答这个问题:如果NFT不是虚拟货币,不是画,不是头像,那它到底是什么?

我先把答案告诉你:NFT是在数字世界里标记数字资产独特性的合约。这个定义特别重要,我在后面的课程里为你展示这个领域里面所有的景象,都要不断回到这个定义。好,那接下来,我们来仔细拆解这句话。

 

重复一下,NFT是在数字世界里标记数字资产独特性的合约。我们先来看最核心的部分,NFT是一种“合约”。

合约,或者说合同,我们在日常生活里都比较熟悉。比如一位作者写了本书,他和出版社签的合同里,就会写着签约日期、版权归属、固定稿酬,以及分成比例等等信息。NFT也是类似这样的一个合同。

我举个例子。文森特用电脑画了一个头像,他在把头像铸成NFT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填一个合同。合同上会记录这个NFT是什么时候铸造的,所有者是谁,定价多少,如果有人购买了以后再售出,文森特可以从中享有多少比例的收益,等等。当然,所有这些信息都是用一连串的计算机代码写成的。

但既然是合同,那就应该有甲方乙方,那么在NFT的合同中,这个甲方乙方是谁呢?

拿我们现实中的合同作类比,NFT的合同其实是一个涉及甲乙丙三方的合同。甲方是文森特,乙方是未来可能购买这个头像的人,丙方是监督执行方,在这里就是区块链。

当然,这里有一点和现实中的合同不一样。在现实当中,三方签合同的时候不会把乙方空着,但在NFT的合约中,只要文森特的这幅画还没有卖出去,这个乙方就是一直空缺的。而当有人来购买这个头像的时候呢?后续的每次交易,从文森特到史密斯,再到约翰逊,甲乙双方每次都会随之改变,而这个变动也都会写在这同一份合同上。

不仅如此,在购买发生的同时,合同上还会出现关于资金的流转信息,显示这次交易发生了什么样的资金变动。

如果拿买房子来打比方,那一个NFT就相当于购房合同加上房产证,再加上银行流水,它们三个的一个集合体。

知道了NFT是一份合同,那我们就能从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某些“天价NFT”的消息了。比如我们前面提到的,Beeple创作的那幅《Everydays》,售出了将近7000万美元。很多人觉得惊讶,因为这个价格甚至超过了一些历史上著名画家的画。

但实际上呢,Beeple售出的那一个NFT,包含了5000张小图。这么平均下来,每幅小图的价格就只有1万多美元。虽然这个价格也已经超过了很多数字艺术品,但比起那些历史上有名的画作,还是差远了。

也就是说,NFT是一份合同,但它指代的物品可以是一颗瓜子,也可以是一卡车的瓜子。一卡车的瓜子,肯定要比一颗瓜子贵。所以严格地说,我们不能说“这个NFT比那个NFT贵”,而要说,“这个NFT所指代的物品,比那个NFT所指代的物品贵”。被NFT指代的物品,我们一般叫它们“标的物”。

为什么一定要较这个真呢?我是希望你一定要注意,NFT这个合约才是整件事的价值所在。

假设现在有一个和某个加密朋克一模一样的头像,有人要把它卖给你,你可千万要记得去查它的区块链合约,别以为这个头像就是NFT。这就好像有人要卖给你一栋房子,你肯定要去查房产证上的人是不是他。关于什么样的NFT才值得信任,我们在后面的课程里还有一讲专门来讲。

好,我们现在知道了,NFT是一种合约,不是它所指代的物品。正确认识NFT的第一步,就是把合约和标的物分开。

 

但更多人对NFT的误解,来自NFT的英文翻译,我也得回应一下。“Non-Fungible Token”中的“Token”很多人翻译成了“代币”,也就是一种虚拟货币。

这完全是一个误解。我们回到“Token”的原意来说。在计算机语言里,Token的本意是“令牌”。咱们不说太晦涩的定义,就想一想古装电视剧或者是小说,里面也常常出现令牌。你亮出了皇帝给你的令牌,别人就知道你有一些相应的权限,或者是可以调兵,或者是可以出城,等等。

所以,NFT也是一个令牌,当区块链网络识别了你的令牌,识别了你的NFT,就会给予你这个令牌,这个NFT相对应的权利。比如,允许你的标的物进行转移,或者是交易。另外,这个令牌上的信息是公开的。我们前面说的,那些写在NFT合同里的信息,比如NFT的生成时间,所有者是谁,这些大家都能看到。

除了这些合同上的信息,这个令牌,还代表着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信息,就是这个被NFT标记的物品,和其他的物品不一样,它是独特的。这就要回到我们的定义了,NFT是在数字世界里标记数字资产独特性的合约。我们做个缩句,NFT是标记独特性的合约。

这也是目前很多数字艺术家非常看重NFT的原因。因为被NFT指代的物品,可以和其他同类的作品区别开。

区别开为什么这么重要?我打个比方。画版画的画家一般只会在限量的几幅作品上签名,这些被签名的作品才是他们认可的作品。如果有人偷走了他版画的模板,偷偷去复制,这些偷偷复制的版画上是没有签名的,那么这些版画就没有市场价值。

这件事放在数字艺术品上,该怎么区分复制品和原作品呢?

我们想想,数字艺术家画了一幅画,发到社交平台上就是一张图片,顶多多个水印。别人看到了,下载下来,抹掉水印,也发到社交平台上,这么做的成本几乎是零。这幅画被复制得越来越多,独特性就完全消失了。原创者付出的努力都浪费了,也没有人知道这幅画是他画的。

而现在有了NFT,数字艺术家就可以用很低的成本保证作品的独特性。你看,NFT上会写着作品被铸造成NFT的时间,其他人的发布时间晚于这个时间,那他们一定是抄袭者;NFT上也会写着作品的所有者是谁,无论这个NFT流转多少次,人们都能知道作品是谁创作的。

当然,这只是NFT在数字创意领域里面的基础应用。在后面的课程里,我还会说到它在这个领域应用的更多玩法,以及目前存在的种种问题。

 

好,我们说完了“NFT是标记独特性的合约”。我们还是回到定义,NFT是在数字世界里标记数字资产独特性的合约。我们还剩下最后两个关键词,“数字世界”和“数字资产”。

“数字世界”比较好理解,我们刚刚说NFT是一连串代码,只存在于数字世界。但我想请你注意的是,NFT虽然只存在于数字世界,但它所标记的物品,却既可以在数字世界,也可以在物理世界。

我们看到的很多新闻,不管是画作,是头像,是音乐,它们都是数字世界里的东西。但其实,物理世界的资产,比如一栋房子,一瓶红酒,也可以被NFT所标记。这栋房子或者这瓶红酒,就是物理世界投射到数字世界的“数字化资产”。

我就认识一位海外的红酒收藏家,他给自己的一些红酒拍了照片,同时记录下年份、产地、葡萄品种、酿造方法,等等,在链上铸成了NFT。别人想要和他交易红酒,就可以只交易这个NFT,红酒本身放在酒窖里是不用移动的。

NFT在类似红酒这样的市场里有一些优势,是因为保存红酒需要的条件非常苛刻,搬动、运输都可能影响酒的品质。而有了NFT之后,买卖双方可以一直在线上进行交易,直到最终有买家想兑换成实物了,只要运输那一次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我猜有些人可能迅速意识到了,用NFT标记线下的物品有个显而易见的风险,就是如何确认这个物品存不存在。比如有瓶红酒被NFT标记了,文森特买了这瓶红酒。但这瓶红酒的实体在国外的一个酒窖里,文森特去看一趟非常麻烦,如果有人拿走喝掉了,他要到真正兑换的时候才能知道。而如果要保证没有人拿走喝掉,成本又非常高。

所以在我看来,NFT能最先发挥价值的地方,并不是在物理世界里做标记,而是在数字世界里做标记。

好,到这里,我就为你拆解完了这句话。我再完整地说一遍,NFT是在数字世界里标记数字资产独特性的合约。我相信,带着这句话,你再看到各种关于NFT的消息,能迅速抓住热点背后的价值。

最后给你留个小任务。现在有一句话叫“万物皆可NFT”,请你带着我们这一讲的定义,去查一查现在有什么其实还不能被NFT所标记的?欢迎你把你的发现写在留言里分享给我。

我们下一讲见。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