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前沿课 陈序NFT 6讲》05 创意:当热度褪去,NFT还能为数字创意留下什么?

%title插图%num

前面几讲,我为你介绍了关于NFT的基本情况。课程的最后两讲,我们来说说NFT的两个应用场景,数字创意和品牌营销。这一讲,我们先来说数字创意。数字创意就是用数字技术实现的创意内容,我们前面提到的Beeple的画,无聊猿猴的头像,还有视频,包括用VR、AR技术创作的作品,这些都是数字创意。

为什么要把数字创意单独拿出来说呢?你可能也知道,NFT之所以能够大火出圈,主要就是数字艺术和收藏品的功劳。甚至,大多数人还不知道NFT是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过NFT艺术品的相关新闻了。

但出圈、大火,都不是我想跟你单独说这个领域的原因。我反而觉得,NFT的大火,让很多人忽视了它给数字创意领域带来的真正的增量。就是当热度褪去,当NFT已经是一个常见的词,但它依然能够影响数字创意领域的地方。我们这一讲,就来详细说说这些增量。

 

我们从最小的影响开始,看看NFT给数字创意的“形式”带来了什么?

在前面的课程里,我们提到NFT可以是确权工具。画家可以把创作的画铸造成NFT。还是拿Beeple来举例子,他的那幅《Everydays》,就是把他自己过去13年里创作的5000幅画,铸造成了1个NFT。

在这里,NFT就只是帮助Beeple确权的工具,有它没它,都不影响作品本身。其实,除了是确权工具,NFT这个合约也可以是创意本身。

举个例子。艺术家Pak创造了一个NFT项目,叫《Merge》。这个项目卖的就是一个一个的小球。买家可以任意购买,不限数量,但一个买家最终只能拥有一个球。也就是说,如果我买了两个,那这两个小球就会融合成一个球。在融合的同时,球的体积和颜色还会发生变化。

到2022年3月为止,《Merge》这个项目,已经有将近3万个买家参与。每个买家买的小球的个数不一样,不同的账户里最终融合成的球,体积和颜色也都不一样。你可以把这些卖出去的小球理解成一幅动态的作品。整个作品会随着你的交易,不断地发生变化,谁也不知道这个作品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你会问,这就是NFT的一个新玩法啊,和Beeple的画有什么区别呢?差别在于,我们刚刚说的所有变化,都来自Pak这个项目的NFT合约。不管是发售机制,也就是每个买家可以买多少个球,还是作品的变化的机制,比如球和球融合的时候体积和颜色怎样的变化,还有最终作品的呈现形式,所有这些,都来自合约的约定。

也就是说,Pak的这个创意并不仅仅是合约所指向的画,也包括了合约本身。现在,Pak的这个作品已经卖出去了5.8亿人民币,是截止到2022年2月,NFT历史上收入最高的作品。

你看,Pak的一个创意,通过一串代码就承载了5.8亿人民币。这就是有了NFT这个合约才产生的数字创意的形式。

 

NFT本身就是创意,这是它给数字创意领域带来的独特增量,但是这个增量还比较小。NFT能带来的远远不止这些,让我们把视野扩大一点。

很多人都说,NFT繁荣了数字创意市场。我们看各种报道,感觉好像也确实是这样。你看,那么多的NFT项目卖出了天价,Beeple的作品就卖了差不多7000万美元。但NFT是不是繁荣了数字创意市场,重点得看它能不能带来更长期的价值。在我看来,NFT能够打开数字创意市场的闸门,给这个市场带来源源不断的活力。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举个例子。想象一下,一部10万字的小说,你可能会花钱来买,但如果有人就卖给你几个词语,你会买吗?我猜你大概在摇头。但这件事情,NFT就做到了。一个由8个词语组成的NFT,售价竟然可以超过90万美元。我们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名叫Loot的NFT项目,总共发行了8000份,其中每一个NFT由8个词语组成一个词语的包。形式非常简单,就是一张黑底白字的图片。图片上的词语都是描述一个人物角色的装备,比如武器、头盔、腰带、护手、项链、戒指,等等。这些元素在每一个词语包里可能都不一样,比如同样是武器,在不同的词语包里,有的是剑,有的是刀,有的是斧头。

我猜你会问,这些词凑在一起怎么就值钱了?我们来看Loot想做的事情就清楚了。Loot项目方想最终实现的,是建成自己的元宇宙。而这些词语就会是每个进入元宇宙的人,创建自己角色的重要要素。来买这些词语的人,是未来可以利用这个词语包创造自己形象的创造者。

不过,向元宇宙进军的项目方有很多,但Loot的这个做法很不一样。 打个比方,很多项目方都是直接给人们一栋别墅,但是Loot项目方给的是砖头、钢筋、沙子这些原材料,你得自己动手。这样的好处是,你不只能建别墅,还可以建桥,建仓库或者生产车间。

Loot的这些词语也是一样,不同的买家创造出来的人物形象可能完全不同。比如风格上可能有的人是像素风的,有的人是3D的;呈现形式上呢,哪怕我们买的词语包里都有“剑”这个要素,我们打造出来的也可能是看起来完全不同的剑。所有这些,全看买家自己的喜好。

Loot这个项目,就是我觉得最能体现“NFT是一个闸门”的例子,它能不断给数字创意领域带来活力。

在以前,这些抽象的词语最终要落实成创意产品,一定需要设计师把人物具体的形象画出来,交付一个完整的作品。但是现在,NFT可以包裹更小的元素,让那些非常碎片的创意要素可以独立存在,它们最小化的组合就能发行NFT,去市场上交易。

比如Loot项目的8个词语组合在一起,就可以用NFT确权了。想象一下,我就画了游戏角色中使用的一件武器,哪怕没有游戏,我也可以发行NFT;我就想出了一句有趣的话,哪怕我写不出10万字的小说,单凭这句话我也可以进入NFT的创意市场,并且有可能获得收入。

这就大大降低了创意者进入市场交易的门槛。这也是NFT市场的卖家,从2020年的大约3万人,飙升到2021年的120万人最核心的原因。当成千上万的创意者不断进入数字创意市场,整个市场规模才有可能不断增长。

 

好,讲到这里,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NFT给数字创意市场带来了新的创意形式,合约本身也可以变成创意的一部分;NFT还降低了数字创意的生产者入场的门槛,给整个数字创意市场带来了活力。但是,这些还不是NFT带来的最大增量。

那么,最大的增量是什么?我觉得,NFT有可能转变一个人们由来已久的传统观念,它可能慢慢让更多的人认为,数字资产比物理资产更重要。

在NFT出现之前,不少人都会觉得,线下的实体艺术比线上的数字艺术更有价值。同样一幅画,和数字的版本相比,你大概率会买有颜料、有真实笔触的作品。但现在有了NFT,开始产生了一个非常反常识的转变。有人开始把实物“毁掉”,把一个实体的东西完全变成线上的数字作品。

我们来举个例子。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画了一幅实体画,叫《Mornos》,卖了9.5万美元。买家拿到画之后,并没有装裱精致的画框,也没有转手再卖,而是直接点火把画给烧了。他们还干了这么一件事,就是用视频记录了这幅画被烧毁的全过程,然后把这段视频铸造成了NFT。也就是说,一幅实体画,最后只剩下一段毁灭它的视频,如果你想看这幅画,就只能通过这个视频来看。

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这个NFT卖了36万美元。还记得班克斯的实体画是多少钱吗?不到10万美元。你看,一幅画从实体变成数字,这么一转换,价格竟然翻了3倍。

但我拿出这个案例来,想让你关注的可不是几万美元变成几十万美元的事。我认为它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它标志着实体艺术作品第一次被彻底转变成一个纯数字资产。

这件事在NFT出现之前,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NFT的出现能够为数字资产确权,能够给一个视频、一张图片确权的保障,这个确定感,才让人们敢于做这样的实验,不怕把一个物理世界的东西,变成一个完全数字世界的东西。这个实验在挑战大家的传统观念,通过NFT赋予数字资产的价值,让数字资产变得比物理资产更为重要。

在这件事之后,我相信你可能也看到过类似的报道。每一次类似的报道,都在把这个颠覆性的观念不断地传递给更多的人。当然这只是对数字资产价值的一种认知,至于未来会不会形成共识,还不好说。

但是我们不妨尝试推想一下,如果这样的观念不断影响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人认为线上的画越来越重要,线上的房子越来越重要,线上的自己越来越重要。那这可能就是我们在进入元宇宙前,需要在认识上做好的准备。

总结一下,这一讲我们讲到了NFT给数字创意市场带来的增量。创意上的增量,NFT不仅是确权工具,也可以是创意本身的一部分。市场上的增量,NFT能够包裹非常小的创意元素,为更多人进入数字创意市场打开了闸门。观念上的增量,NFT有可能让更多人认为,数字资产比物理资产更重要。

最后给你留一道思考题,我想请你一起查一查,NFT还给数字创意领域带来了什么增量?期待你的留言。

我们下一讲再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