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蔡钰·商业参考2》怎样处置一笔银行不良资产

%title插图%num

上次聊不良资产行业的时候我们梳理过它的上下游。当时我们说,在2000年前后中国的不良资产市场刚起来的时候,高盛、黑石等等外资PE们吃到了最肥的肉,同时也帮中国市场教育出了一波尾部的掮客式的玩家团队。他们没有牌照,也不是机构化的私募,也没有机构化的募资和运作,所以资本能力是没法跟高盛、鼎一们比的。但是整个不良资产处置行业想要运转起来,有时候却必须有他们的存在。

他们在当中承担怎样的角色,又怎么活呢?正好,《商业参考》的老朋友张赞松,他曾经在一家国有AMC工作了很多年。赞松给我做过一个简单的梳理,就是从小体量的尾部掮客视角来理解一笔不良资产的处置的。特别有意思,我来简单跟你讲讲。

 

 

这事我们就不聊具体案例了,我们还把事儿栽在王富贵身上。我们假设王富贵是牛家镇人,他在不良资产行业里面已经鼓捣了六七年了。

现在,牛家镇上有一个企业老板叫牛斯克,他三年前拿一个小铁矿做抵押,找牛镇银行贷款,结果现在还不上了。连本带息再加上滞纳金,欠了牛镇银行10个亿。牛镇银行决定,要把这笔资产划成不良资产,作价3个亿,处置掉,卖给牛镇的地方AMC。请注意,牛镇银行转卖给AMC的可不仅仅是这笔10亿的债权,同时还包括了那个抵押品小铁矿的抵押权。

好,牛镇AMC花了3个亿把这笔债权+铁矿抵押权拿到手了,然后打算公开拍卖,按照行情AMC的预估是卖到3.5亿,我赚5000万就可以了。

而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两个买家,一个是本镇人王富贵,还有一个是海外大PE黑石头。如果这两家都想买,那除非是黑石头把价格砸高,比如直接开出6亿来,否则,它是很难竞争得过本镇人王富贵的。因为它跟王富贵比,不熟悉牛家镇的方言、文化,更是不知道这个铁矿的深浅,所以它光是获取信息和尽职调查,可能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而王富贵,可能从本地朋友的口中就能够听说这件事。他就可以直接去问别的铁矿老板:这笔价值10亿的债权+铁矿抵押权,我要是能够弄过来,4.5个亿卖给你,你要不要?铁矿老板们多半是想要的,毕竟这个铁矿抵押贷款的时候就值十个亿,现在4.5个亿能够弄到手,何乐而不为。

这样一来,王富贵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对铁矿开采行业有多了解,只要有老板愿意接收,那这个项目就可以启动运作了。

好,我们简单化处理,假设牛斯克本人不愿意放弃这个铁矿,还想要拿回来经营。王富贵确认了他这个意向,又可以再去找牛镇AMC谈:你的期待不是拍卖拍到3.5个亿吗,我直接给你4个亿,你直接卖给我得了?牛镇AMC一听,大概率也愿意。

这样一来,两边意愿就都有了。王富贵就会跟牛斯克签一份协议,约定王富贵用4.5亿帮牛斯克买下这个铁矿的抵押权。为了撬动这个项目,牛斯克得先给王富贵10%的预付款,也就是4500万。

你看啊,王富贵花4个亿把铁矿买来,再4.5亿买回给牛斯克,这一进一出王富贵就有机会挣5000万。

好,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给牛镇AMC支付这4个亿的收购资金?这是一笔大钱,小镇青年王富贵拿不出来。

但是,他懂一个行规。AMC行业为了加快处置资产,是愿意给不良资产的购买者一个通融期限的。它们通常会要求,你来收购一笔不良资产,可以首付总价的30%,剩余的70%钱款你在两年内付清就可以了。这是一个非常合规的通融,因为大多数不良资产是需要通过重组和运营来走出困境、恢复价值的,这需要时间。

也就是说,在做交易的当下,王富贵需要付给牛镇AMC的真金白银,只有4亿的30%,也就是1.2亿。

但1.2亿也是一笔大钱啊,王富贵这样的小镇青年,还是没有。那是不是生意就没戏了?也不是,还能运作。不良资产行业里面还有一个规矩:只要你那个项目的抵押物是有实打实价值的,很多机构愿意给你1:1的杠杆配资,也就是如果你有6000万,就会有投资机构愿意再借给你6000万来干这件事,条件是你要支付15%-18%的年化利息。你想,6000万我们要是用半年,也就是500万左右的利息。

王富贵一算账:这笔生意做完,我不是能赚5000万吗,500万的利息我还是付得起的。于是,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又简化了:他只需要弄到6000万,就可以通过配资,拿到1.2亿给牛镇AMC公司付首付。

好,6000万怎么来呢?别忘了,牛斯克给了王富贵4500万的预付款,王富贵只差1500万了。

那么要是王富贵连这1500万也没有,他只有200万甚至只有20万。这事还能做吗?竟然还能!你看,别忘了,王富贵是个在行业里面已经鼓捣了六七年的老手。他可以在几个亲近的朋友之间通通气,告诉他们自己要做一个「不良铁矿项目基金」,大家有钱一起赚。这么一听,可能刘秋香和吴Tony就都看好这件事,噼里啪啦各给他转了700万。

走到了这里,王富贵自己就只需要再填个百十来万,就能够把1500万凑齐,拿上牛斯克预付的4500万,去找投资机构配资,配成1.2个亿,然后当作30%的首付,从牛镇AMC那里把那笔原价10个亿的不良资产买到手。这个过程,真正考验的并不是王富贵的资本雄厚程度,而是他对牛家镇本地的了解,和在本地攒下的信任和资源。

等他给牛镇AMC首付了1.2亿,拿到了这10亿的债权和铁矿抵押权,再按照约定4.5个亿卖给牛斯克。前面牛斯克已经付过4500万了,所以这次再付4.05亿,就跟王富贵钱货两清。

你看,对牛斯克来说,他只付了4.5亿,就把自己价值10个亿的债权拿了回来,而且还拿回了铁矿抵押物。这个铁矿到手之后,无论是他继续经营还是在市场上转卖,他都不亏。不过这也有代价,牛斯克在牛镇银行那儿已经是失信人了,所以他不能直接持有这个铁矿,而是得找一个代理人。

王富贵这边,现在手里有4.05亿的现金了。他接下来去找牛镇AMC 付70%尾款也就是2.8亿,跟牛镇AMC也两清了。

这时候他手里还剩1.25亿。这笔钱还给配资机构6000万本金和500万利息,还剩6000万在手里。这6000万里,不是还有那个1500万的项目基金吗,亲朋好友攒的,也先把本金还给大家,刘秋香和吴Tony各收回700万,王富贵也收回自己的100万。6000万里还剩下4500万。

这4500万就是王富贵鼓捣整个铁矿项目的纯利润。具体怎么分,就按照他和刘秋香、吴Tony事先约定来了,有可能三个人约定好就是按出资比例来分红,也有可能王富贵作为操盘者要多拿一些。我们假设三个人平均分吧,每人能够净赚1500万。

这就是一笔银行不良资产常见的尾端处置方式。而这笔生意能够运作起来,底层基础是因为那个抵押物的高价值是确定的。

你可能会说,如果银行一开始就知道,牛斯克虽然还不起10个亿,但愿意花4.5亿买回这个铁矿,那银行直接跟牛斯克交易不行吗?何必要3折卖给牛镇AMC,白白多了1.5亿的损失呢?

这事儿还真的不能随便减免。因为在1986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银行管理暂行条例》里面就规定:「……未经国务院批准,任何单位无权豁免贷款。」所以你看,想要减免债权,那得国务院批准。这么规定主要是为了避免造成不良示范,甚至引发银行的从业者主动跟贷款方私相授受、侵吞资产。

 

 

好,这是我从张赞松那里听来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方式。我猜你还会说:那这对牛斯克来说是一个逃避债务的好思路啊!有了这条路,他哪怕能还上那10个亿,也可以装成还不起,串通王富贵把这笔债权低价买回来啊。

但事实上王富贵们只要想做长久生意,也得帮着银行和公检法把关。因为政府这些年也开始把恶意逃废债当作失信犯罪来高压严打了,来防止它们伤害金融稳定。

2022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还专门印发了一份《关于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意见》,明确要求说,要健全债务违约处置机制,依法严惩逃废债行为。你看,在这份意见看来,恶意逃废债,是会影响新发展格局成型的。所以,监管更认同也更想鼓励的事更多的合规的、市场化的机构来参与处置不良资产。

后面要是有机会,我们可以再讲一讲另一个大分支,也就是困境企业救助的一些玩法。你要是也身在不良资产行业,也有你处置不良资产的独特策略,期待你给我留言。

再见。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司敞开聊,股票别瞎买。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