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小支撑”带来哪些新机会?

2021年我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些过去的大板块的坍塌,比如说今年的教育双减,大量培训机构的人失业,这当然是一个悲剧,如果站在他们个体的命运上来看,全国大概1千万人因为这个社会变化而失业。有一次我跟我的朋友聊起这个事,我说1千万人失业好可怕,在座有一个人有公安的背景,他就说这种事多了去了,你就想想这几年因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中国有多少扒手失业?他说光公安部门的反扒大队就得有上百万人失业。所以这就是在社会剧烈变迁时刻,我们看见那些大的老的原来我们熟悉的板块哗啦啦地坍塌。

但是刚才这一个小时赵嘉老师讲的桩桩件件,又让我们看出这个社会在长出各种各样的新东西,它们在浮现,它们虽然好像是毛茸茸的,好像还没那么壮大,但是它们分明就在。就像电动车,那么多新势力,我们武汉有岚图,好像岚图的朋友今天还有在现场的,各种各样的新事物都在浮现。

去年我们办公室来了一个年轻人叫何初晴,她是中央戏剧学院的高材生,到我们办公室实习,也参与了我们跨年演讲的创作。当时我就特别希望她留在我们公司,但是因为她父母在武汉,她后来坚决地要回到武汉。本来我是憋着一肚子话想跟她说,你不要回武汉,留在北京多好,可是我突然发现这个话我没法说了,因为我说不出北京任何一桩好处。那一刻,我琢磨到了现在,将近一年了,我们这一代人当年在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北京,我们是拼尽全身力气要奔跑到北京,想尽一切办法要去到那个更高处,我们得使劲才能活好这一生。可是你想,今天的一个年轻人回到武汉有什么不好呢?有什么东西是北京有,而武汉一定没有的呢?几乎不存在了,这代人没必要飞得那么使劲了。

前两天我看了一篇旧文章,是百姓网的CEO王建硕写的,他觉得自己要多喝水,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多喝水,于是想尽办法怎么让自己多喝水。后来找到了一个方法,很简单,就是永远在自己的桌上摆上那么半杯水。他测算了一下,大概因为永远摆上半杯水,所以他一天要多喝六杯水,然后他写了一篇文章,对我刺激可大了。

我们原来想改变一个行为,通常都是想着从哪个方面入手,我们通常认为要么你认知不足,意愿不足,要么是因为你能力不足。所有家里养孩子的人,动不动教训孩子端正要学习态度,这是从意愿认知上改变他;要么就是我给你报个辅导班吧,这是从能力上提高他。可是你会发现,成年人根本不是这样,请问人要多喝水这需要改变你的认知吗,你不知道吗?请问喝水需要提高能力吗?你只缺一样东西,叫“提醒”。

我这个人跟减肥这个大业搏斗了一生,少吃多运动,需要提高认知吗?不吃东西,需要能力吗?我需要的,无非就是一个负责任的健身教练,勒令我每次吃什么东西拍照片给他看,我迅速就能瘦个十斤。成人世界,好像你回到它的真相,跟我们原来以为的不一样。我们原来以为自己要活得很费劲,我们改变自己、改变认知、提升能力,然后我们才能赢得一场竞争,我们把人生看成这样。但是2021年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不是这样的,人要想过得更好,包括企业要想发展得更好,其实很简单,给人一些特别简单而具体的支撑就够了。

刚才赵嘉老师提到北京有各种各样的新型的购物中心,有新型的住宅社区的改变,我给大家看一个人,这个人叫青山周平,是一个日本人。

 

他的工作室和我的办公室很近,算是邻居,他说在武汉,当然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说在武汉市中心他正在设计一栋大楼,50层,能有700多户。它里面的设计很简单,就是把所有的公共生活全部放到这栋大楼里,你可能到20层看电影,也可能是去40层打游戏,去18层喝咖啡。它的房间很小,但是它的公共生活都建立在这个大楼里。我看到他这篇采访的时候,好想住在武汉市中心的这个大楼里。

青山周平就讲了一个问题,他说人的生活是被很多具体的东西支撑着。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你看北京有一种人叫板儿爷,中年男人在胡同里夏天的时候光着上身,特别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人在胡同里光着上身,但是往往一出胡同他就要把衣服穿上,为什么?他说其实很简单,因为北京老四合院住在胡同里的人,他的观念里胡同是他的客厅,他在自家的客厅里穿什么上衣,他出门了才要穿上衣。所以你看,胡同四合院对那些人是真实的生命支撑。所以青山周平说,我要在武汉搞这样一个公共建筑,新型的社区的建设的实验,我就要做这样的实验。现在年轻人的生命需要一点支撑,没有那么难,你只需要提供一丁点的社会可能,他的生命质量就会上升。

我现在正在准备我今年的跨年演讲,在成都,我们和飞书发起了一个活动,我们就跟我们的用户讲,你愿意把支撑到你的美好生活的那些小物品,请注意千万不要贵,贵的东西咱不说,你有了飞机有了游艇因此你幸福,那事咱管不了,得是特别便宜的东西,交出来写出来吗?这个飞书文档我们上周发布之后,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所有的用户写了6万多字,访问人数有好几万人,推荐的好物有600多件。

 

我建议大家如果要加入这个文档你们要小心,因为你们会忍不住下单的。我随便举几个小例子,比如说我刚才提到喝水,大家看这个杯子,我们刻意地把人家品牌P掉了,不愿意给它做广告。

 

这个杯子设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就是盖上多了个把儿。这是我们办公室一个女生跟我讲的,说这个杯子今年给她的幸福感提升帮了好大的忙,她喝水真的就多了。我说为什么,她说很简单,想让自己多喝水最简单的方法,买个大杯子,但是女生在办公室里捧着一个大杯子窜来窜去,一会儿这办公一会儿去开会,大杯子要捧,笔记本电脑她拿不了,经常这个大杯子就带不动,所以当她的一个朋友送她一个礼物,一个把儿,多了这么一个把儿,她可以用一个手指扣着这个杯子在办公室四处晃。她说我今年的喝水问题解决了。你看这是一个多么微小的改变,她的人生就被实质性地支撑。

再比如说,这个东西我不知道大家认识不认识,这个东西叫发际线笔。

 

你如果觉得自己的头发哪里稀疏了可以用硬的那头刷一刷,头发上显得毛茸茸的,那个感觉。我去年做了植发手术,我深知道人拥有一头自己满意的头发意味着什么。过去这一年我奔忙在各个美容机构之间,我做了植发手术,自己的感受,我不是为了吸引什么异性,这个岁数了,我就是为了对自己满意。每天早上一起来,第一眼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时候,幸福指数真的提高了。当然,当时我不知道有这么好的替代品。去年我还做了近视眼和老花眼手术,我这个眼镜是个框,你家里买一个4K高清的电视得多少钱,一个近视眼手术不过就是那个价格,但是你的世界彻底变成了8K高清,幸福感提升。我们70年代的人生下来就遭遇了一种药物叫四环素,所以我一辈子是一口烂牙,但是大家看看我今天这口牙,我贴了瓷片,幸福度又提升。

一个40多岁的男人天天忙着修理自己,我并不是想干什么,这是我这一两年非常重要的体验,就是我们幸福度提高真的需要那么一丢丢对自己好一点,花一点小钱,你会让自己整个生活的饱满度就起来。当然我说的并不是一些生活建议,我只是在说这个时代的商家其实也在这么干。

刚才赵嘉老师讲手机这么一个大宗消费品,它们的搏杀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开始卷,卷也没有用啊,那个市场的上升就是结束了。当你盯着产品的时候,这是有尽头的一条路,可是刚才赵嘉老师帮我们梳理的《第一财经》杂志这一年12个月关注的那些主题,大家发现没有,它背后其实有一个特别清晰的主线脉络,就是关注对人的那个具体支撑。

人是这么一种动物,就是你把他服务得越好,他越满意,他生活的幸福度越高,他的需求就越大。结过婚的都知道,老婆怎么可能最终满意?总是你们两口子感情越好,老婆对你提出的需求就越多。这就是人,人就是这样的。所以当有的人说这个产业不行了那个产业也不行了,这个板块也坍塌了那个板块也坍塌了,我想我们整个社会可能正在完成一个特别巨大的转型,就是回到为人服务。那是一条无穷无尽的道路,就像今天我们请《第一财经》杂志的赵嘉老师来,我今天就在这张好物清单里面填了一个东西,什么呢?就是《第一财经》杂志。

过去我们理解杂志,它就是信息,就是载体,得到App上有电子书,《第一财经》杂志每次出刊,基本上我们加班加点两天之内,就会把电子版上架,然后迅速就到了畅销书的榜单上。问题是,《第一财经》杂志真的是一本书吗?只是那些信息吗?不,我到现在还有买纸质杂志的习惯,它是我的“小情人”呀,每个月来一回,每次都带着全新的妆容,它的全新的见识,像乳雁归巢一样扑到你的怀里,然后你咂摸着它,那个纸质,那个油墨,那些设计,这是电子书无法取代的体验。当一本新杂志扑到你怀里的时候,你今天的幸福感就会好一点,就会被支撑一点。

2021年就快过去了,我们会很怀念它。我们怀念它,可能就是在于这个转型我们已经感受了,人的尊严,人的幸福被支撑,因为支撑人的幸福而带来的庞大的商机和庞大的机会,属于每个人的机会,正在我们面前铺展开来。

好,这就是本期的启发俱乐部,也是我在刚才一个小时之内受到的启发。我再说一遍,刚才我们那个好物清单,如果你想旁观,你也想贡献支撑到你生命的好物清单,欢迎大家扫这个二维码(下图),加入到这个文档共创里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社会实践,每个人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放进来,也看看别人喜欢的东西,看见整个世界繁茂地生长。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