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九州”从哪里来?大禹事迹+司马迁的空间智慧

这一模块的核心线索,是《史记》中隐藏的六次地理大开拓。选择从地理开拓角度来读《史记》,其实是因为,这些年来我发现,很多现代人读历史时常常缺乏地理思维,割裂历史和地理,就是割裂时间与空间,因此与很多精彩的内容擦肩而过。

在我看来,只有时间和空间结合,才是一部完整的人类文明发展史。

因此,在《史记》的三千多年历史中,我为你选择了八个最典型的开拓人物,通过他们,我们可以看到华夏文明是如何通过六次突破,将一个小地域、小部落的文明,不断发展壮大,最终成为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模样。当然,这六次地理开拓,并不仅仅是对中国的疆域规模有巨大的影响,而且每一次地理开拓的背后,还分别隐藏着一件对中国历史影响深远的事件,我也会一一给你讲到。

好,说回我们今天的主题。其实提到地理开拓方面的典型人物,第一个要说的,肯定是大禹。

说到大禹,你一定会想到“治水”。没错,大禹作为一个治水英雄的形象,可以说是深入人心。但在《史记》里,大禹治水的历史反而只占了很小一部分,司马迁花了大量笔墨写的,恰恰是大禹对地理的开拓和天下九州的划分。在我看来,大禹不仅仅是一个治水的英雄,他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进行全面深入的地理调查和地理开发的领导人。如果说,后世的地理大开拓是一部悠长的史诗。那么大禹的事迹,就是这史诗的序曲。

我为什么会这样说?我们一起来看看《史记》你就明白了。

《史记》中的大禹事迹

大禹的故事确实是从治水写起的。

按照司马迁的记载,大禹是黄帝的玄孙,在舜的时代奉命治理大洪水,他无私奉献,“过家门不敢入”。在治水的过程中,大禹历尽千辛万苦,深入了山地、江河、沼泽等多种地理环境,他借助各种各样的工具,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史记》中就是,“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檋(jū)”。

最终,大禹成功克服了地势地形带来的阻碍,用了十三年时间,终于解决了自尧时代以来的洪水灾害。

这就是著名的大禹治水的故事。

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檋。左准绳,右规矩,载四时,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史记·夏本纪第二》)

但治水只是一个开始,在《史记》中,大禹紧接着对他走过的地方进行了全面而深入的地理调查。

他探明了重要山脉的走势,重要河流的源头和河道变化,以及重要的湖泊、沼泽分布,与此同时,还将各地的土壤是什么颜色的、质量如何、有哪些特殊的物产等等信息,都列入了调查的范围,并且根据这些信息,对土壤土质进行了上中下的等级划分。

而且,在确定了基本的活动范围之后,大禹按照勘查收集到的这些地理信息,把华夏世界划分成了九个大的行政区(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明确了每个州对中央政府的经济义务,以及中央对地方的责任。比如治理洪水,兴修水利工程,遇到灾荒时跨地区进行救灾物资的调度。

食少,调有馀相给,以均诸侯。(《史记·夏本纪第二》)

从此,九州都向同一个中央负责,人们居住的范围也以此为基础,不断向四方延展、开拓。这就是司马迁所说的“九州攸同,四奥既居”。

这个过程,《史记》的记载非常详细,我在文稿里给你选了两段,感兴趣的话,你可以看看。

禹行自冀州始。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覃怀致功,至于衡、漳。其土白壤。赋上上错,田中中,常、卫既从,大陆既为。鸟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海。
济、河维沇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雍、沮会同,桑土既蚕,于是民得下丘居土。其土黑坟,草繇木条。田中下,赋贞,作十有三年乃同。其贡漆丝,其篚织文,浮于济、漯,通于河。(《史记·夏本纪第二》)

听到这里,你大概也发现了,大禹的历史,不仅仅是一个过家门不入、无私奉献的道德教化故事,更是一个早期文明对地理深入探索、开拓的艰难过程。通过大禹的调查,华夏世界的疆域格局,第一次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司马迁的空间智慧

当然,有对中国历史非常了解的同学可能要提出质疑了,因为严格来说,按照现代历史学的标准,《史记》里记载的这些大禹的事迹,和黄帝的事迹一样,其实掺杂了很多传说。

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咱们与其纠结事实,不如去研究古人记录的这些事迹背后的意义。而在我看来,大禹的事迹本身是给后人进行的一次重要的地理启蒙,同时,也是中国早期知识分子具备空间智慧的证明。

如果你还记得,我在第2讲(《02|书名之谜》)曾经给你讲过,司马迁自己就是一个非常重视地理调查的人。他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对黄土高原、华北平原、东南丘陵、云贵高原以及内陆沿海地区,都进行过广泛的调查和思考,这才最后开始动笔写《史记》。

所以,在《史记》中,你不仅会看到刘邦君臣根据地理信息,争论首都选址问题的过程,还会看到司马迁从地理多样性的角度探讨经济多样性的思维方式。比如,司马迁在《货殖列传》里,就根据地理特性,把全国分成了若干个经济区。他还明确指出,地理环境的不同,造成了物产的不同,而不同物产的交易流通,能够极大促进社会的繁荣。

无论放在哪个时代,司马迁对地理重要性的洞察和判断,都是非常厉害的,也正是从司马迁为我们建立的这个宏大的空间视野之中,我们看到了历史的另一种读法。

寻找遗失的空间智慧

其实,不仅仅是司马迁的《史记》,你去看《周易》、《周礼》等早期经典,也都可以看到中国古人对山川地理的丰富记载。到战国时代,《孙子兵法》更是全世界最早、最深入探讨地理和战争关系的著作。同一时期,还出现了著名的“大小九州”理论。也就是认为天下共分为九个大州,每个大州又分为九个小州,而大禹划定的九州,合起来只是一个小州。所以,华夏世界只占全世界陆地面积的八十一分之一。

正是有了这个认识,当时的中国人对未知世界充满了好奇,向外探索的脚步也从未停止。西汉为了寻找传说中的乌孙国,派出了张骞使团,后汉为了寻找罗马帝国,派出了甘英使团。

不过可惜的是,到了中国古代历史的后期,这种空间思维,或者说这种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越来越淡薄,知识精英普遍失去了对地理探索和开拓的渴望。

结果就是,明代,中国虽然在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上一度领先全球,最终还是与大航海、全球化擦肩而过。

又比如李鸿章,他是中国早期近代化的推动者,他年轻时写过一句很著名的诗句,“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从字面意思来看,这个“一万年来”,确实气象宏大,代表着我们的时间积淀非常深厚。但是,接下来的那个“三千里外”,还是个打内战的距离,就有点小家子气了。而同时期的西洋列强,早就以一万里为单位,进行全球性的战略竞争和战略布局了。

而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的空间探索,从海洋扩展到天空、太空,乃至虚拟空间,形成了一个持续五百年的空间探索。时至今日,空间思维仍然是一种重要的智慧,为海内外学者所重视。回到咱们自己来说,我们要学会从世界看中国,就更是要学会从空间读历史。因此,《史记》中的空间智慧,值得我们一起去探索,去发掘。

接下来的课程里,我也会立足《史记》中的六次地理大开拓,寻找遗失的空间智慧,再现华夏文明筚路蓝缕的发展历程。

这里,我要特别提醒各位同学注意的是,从空间看历史是一个重要的能力,但也是一个艰难的探索。尤其是对那些地理学的不太好的同学们,希望你能准备一张中国地形图,耐下心来,图史结合,重新回顾这段历史。我相信,你一定能够从中得到很多颠覆性的思维突破。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