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被挑战

这期《巡山报告》的主题是人类智慧。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有两项和大脑有关的研究震动了国际学术界。

第一项研究发表于2019年3月27日的中国杂志《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

来自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科学家们在一种微型灵长类动物——恒河猴体内,转入了一个名为MCPH1的人类基因。

研究者们发现,携带人类MCPH1基因的小猴子们,似乎呈现出了一定程度的“人类特征”。具体来说,这种转基因猴子的大脑发育和人类一样较为迟缓,同时它们表现出了超过同类的学习记忆能力。

 

第二项研究发表于2019年4月17日的英国《自然》杂志。

来自耶鲁大学的科学家们声称,他们发明了一套名为BrainEx的人工生命支持系统。这套系统有点类似于外科手术里常用到的人工心脏,可以模拟血液循环,给大脑的血管泵入某种人工“血液”,为大脑提供氧气和营养。

利用这套系统,他们能显著延缓猪脑的死亡过程,甚至,还能在猪脑死亡几个小时之后,让它们重新显示出某些生存的迹象。

 

一个聪明猴子,一个猪脑复活,两项研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而且说句老实话,在下面的深度解读里,我还会证明给你看,这两项研究都分别存在一些科学层面的问题。

但如果把它们放在一起分析比较,你会发现它们不约而同地在做同样一件事:挑战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

顺着这两项研究的路径继续推演,我们可以预期,人类智慧在未来世界,会有各种各样突破想象的表现形式。

因此,在这期巡山报告里,我就从这两项研究出发,和你好好聊聊人类智慧,聊聊人类智慧的边界,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被突破。

【深度解读】

在接下来的篇幅,我会试图和你一起讨论如下几个问题:

聪明猴子的研究,到底发现了什么,存在什么争议和疑问?
猪脑复活的研究,到底发现了什么,存在什么争议和疑问?
这两项研究,如何挑战了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
当挑战人类智慧边界的时候,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在未来,我们可能会遇见什么样的人类智慧?

1.“聪明”猴子的研究:发现和疑问

咱们先说第一项研究。来自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研究者们发现,携带人类MCPH1基因的小猴子们,似乎呈现出了一定程度的“人类特征”。

 

比如说,这些猴子的大脑发育速度会变得更迟缓,但大脑发育持续的时间会变得更长,从200多天延长到370多天。

这个现象相当有趣。因为我们知道,大脑发育迟缓恰恰是人类的标志之一。人类的大脑在出生的时候功能是非常弱小的,连最简单的抬头、翻身、坐起都无法自主控制。

人类大脑的急速发育和长大是在出生后完成的,而这个过程可以持续十几年的时间。

与此同时,这些小猴子的脑功能似乎也表现出了那么点优越性。

研究者们训练这些猴子完成一个简单的学习任务:首先屏幕上会有一个色块一闪而过,再过几秒种,当触摸屏上同时出现两个彩色方块的时候,猴子们要用手指点击刚出现过的那种颜色。

这个任务并不复杂,猴子们本来就能完成得相当不错。不过,研究者们还是发现,转基因猴子作出正确选择的比例和速度,都要比其他猴子更加好一些。

也正因为这两方面的证据,这项研究被世界各地的媒体冠以“人类基因让猴子更聪明”的标题广泛传播,甚至还引发了不少伦理方面的争议。

但是就事论事地说,这项研究远没有到让猴子接近人、变成人、上演“猩球崛起”的程度。

根据我上面的描述你大概也能看到,植入了人类MCPH1基因的猴子,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说有了点“人类特征”,其实是非常成问题的。

你可以说大脑发育延迟是个人类特征,但发育延迟也可以说是某种大脑疾病,对吧?至于学习记忆能力的那么一丁点提高,是不是就能代表人类智慧,其实也很牵强。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不会简单粗暴地说,谁记性好谁就更聪明吧?那些真正能够代表人类智慧的特性,比如人类的自我意识、语言机能、同理心、同情心等等,研究者们并没有进行分析。

而更重要的是,这项研究在技术上是有明显的漏洞的。严格说起来,这项研究其实压根没有证明这些变化——不管是发育延迟,还是记忆能力提升,真的是由于植入了人类MCPH1基因引起的!

这句话听着可能有点绕,我来稍微解释几句吧。

你看,这些转基因猴子体内,本身就携带了猴子版本的两个MCPH1基因。

通过转基因,它们又拥有了数量不等的人类版本的MCPH1基因(在2~9个之间)。也就是说,这些猴子大脑里的MCPH1数量是远远高于正常猴子的(4~11 vs. 2)。而且,这些新转入的人类MCPH1基因,其活动性也被人为地调高了。

那么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猴脑发生的所有变化,都仅仅是MCPH1基因数量和活动性显著变多的结果,和这些基因到底是猴子的版本还是人的版本,其实毫无关系!

因此,基于这些讨论,我必须得说一句,这项概念上非常吸引眼球的研究,具体的科学价值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抛开这项研究的具体结果不提,这种研究方式却实实在在地值得好好探讨一下。

你不妨先自己思考一下这么几个问题:

在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体内,转入和人类智慧可能高度相关的人类基因,这件事会带来什么结果?
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这样的操作,让猴子和猩猩们具备人类特有的某些能力,甚至是全部能力?
这种操作如果真的可行的话,会不会彻底模糊人类和动物之间的界限?
类似的操作是不是也可能用来提高人类的智慧水平?

2.猴子能变成人么:人类智慧的基因边界

这些问题,开始触及到了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

所谓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其实理解起来也简单。人类智慧固然复杂难懂,但是它归根结底,是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物质载体的:

它只能存在于人类特有的大脑结构当中;
它需要完整的人体循环系统,为它提供不间断的氧气和能量支持;
它需要人体的感觉系统,为它采集信息;
它也需要人体来执行它所发出的指令……

所有这些要素,构成了人类智慧的物质载体,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

而在猴子体内操纵人类基因,有可能会突破这条边界。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还是从MCPH1基因说起。

MCPH1这个基因是干吗的呢?为什么研究者们会选中它作为研究对象呢?

其实你只要看看它的英文全称就能说明问题了:Microcephalin 1——小头基因1号。显然,这是一个和人类大脑的尺寸直接相关的基因。

早在20多年前人们就发现,人体当中如果缺乏这个基因,婴儿的大脑发育会受到严重影响,出现明显的小头症状,智力水平也会较为低下。

反过来说,这个发现其实也就意味着人类的MCPH1基因,对于人脑的正常发育是非常关键的。

而人脑尺寸和人类智慧之间,确实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人类的演化历史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在过去200万年的时间里,从能人、直立人到智人,人类祖先的体型并没有发生巨大变化,但是脑容量却有超过两倍的提升(从大约500毫升到大约1500毫升)。

与此同时,在这个漫长的演化历程中,MCPH1基因的具体序列也在被持续地筛选和优化。

 

结合所有这些信息,一个可能的推测就是,MCPH1基因参与决定了大脑的尺寸,也就构成了智慧的基因边界。人类版本的MCPH1基因大大拓宽了这条边界,也就为我们带来了独一无二的人类智慧。

因此,如果让猴子和猩猩们也拥有人类版本的MCPH1基因,是不是确实有可能让它们在智力层面上更“拟人”呢?或者反过来说,这样的研究会不会有一天让人类智慧出现在其他灵长类动物当中呢?

不管用哪一种问法,我们都是在人为地拓展人类智慧的基因边界。

当然我们已经讨论过,给猴子装一个人类版本的MCPH1基因,“拟人”效果看起来还是非常微弱的。

实际上,研究者可能最期待的一个结果——让猴脑变大,压根没有出现。但是,我们如果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开展研究呢?

你肯定能想象,MCPH1肯定不是唯一一个影响人脑发育,影响人类智慧的基因。

类比MCPH1,我们应该还可以找到成百上千个和人类智慧高度相关的基因。说到底,这些基因的筛选标准其实就两条:

和MCPH1基因一样,这个基因出现问题,人类智力的某些方面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和MCPH1基因一样,这个基因在人类演化历史上曾经被持续地选择和富集。

按照这个标准筛选,除了MCPH1基因之外,一个可能更著名的例子是FOXP2基因。

FOXP2基因如果出现缺陷,人类会出现严重的口吃,甚至完全丧失语言能力,运用语法的能力也会大大下降。与此同时,FOXP2基因在人类过去数百万年的演化史上,也是被持续筛选的。

因此,和MCPH1基因一样,FOXP2基因也被看作是人类智慧的基因边界之一。

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可能性就是,如果找到越来越多的人类智慧基因,比如MCPH1和FOXP2,然后逐渐地把越来越多的人类智慧基因转入猴子体内,那猴子会不会逐渐地具备越来越多的拟人特征,最终表现出可见的,甚至是完整的人类智慧特征?

而且你要知道,这件事听起来似乎非常疯狂,但在逻辑上是完全成立的!

我们可以作一个简单的推演:

给猴子体内转入一个人类特有的基因(比如MCPH1或FOXP2基因),大概率不会引起任何革命性的变化。

但是如果给猴子体内同时转入人类的全部两万多个基因,同时把猴子原本的基因去除,那技术上其实就相当于重新制造了一个人,它当然会呈现出鲜明的人类特征。

那么一个合理的推测就是,如果给猴子体内植入X个人类基因,而且这个X一定处在一和两万之间——我们就会在猴子身上看到明确的人类智慧特征。

更要命的是,这个X很可能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数字!

理由很简单,即便是在人类世界当中,所谓人类智慧的表现也不是千篇一律的。

就像你在真实世界中早已习以为常的那样,不管是说话写字、学习记忆、使用工具,还是表达同情,不同人类个体的能力千差万别。

既然如此,我们又该怎样判断,转入多少个基因会让猴子开始出现人类特征呢?

如果转入100个会比较危险,那转入99个难道就是绝对安全的吗?我们又怎么判断,一只可怜的转基因猴子到底像不像人,甚至是不是人呢?是从它学会和饲养员捉迷藏开始算,还是要等到它开口说“你快把我从这个该死的笼子放出去”的那一刻呢?

相信这些问题已经让你非常头疼了吧?

但我还必须警告你,在我们逐渐揭示人类智慧秘密的过程中,这样的问题还会反复和持续地出现!伴随着生物技术的进化,人类智慧的边界会越来越受到挑战,人类智慧的表现形式可能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科幻”。

3.死而复生的猪脑袋:发现和疑问

能有多科幻呢?

先把聪明猴子的研究暂且放下,我们来看看第二项研究。

如果说咱们刚刚讨论的聪明猴子的研究,是在突破人类智慧的基因边界。那这里要说的第二项研究,就是在挑战人类智慧的存活边界和交互边界。

2019年4月17日,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试图“复活大脑”的学术论文。

在论文中,来自耶鲁大学的科学家们声称,利用一套精密的人工生命支持系统,他们能在猪被屠宰死亡几个小时之后,让它们的大脑重新显示出某些生存的迹象。

具体来说,他们设计的这套名为BrainEx的生命支持系统,有点类似于外科手术里常用到的人工心脏,可以给大脑的血管泵入某种人工“血液”。

这种人工血液里没有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但是有能够运输氧气的血红蛋白,有大脑所需的营养成分,也有一大堆起到细胞保护作用的化学物质。

不仅如此,这套BrainEx系统还密切监控和调节人工血液的血压、流动速度、氧气含量、温度等等要素,尽可能地模拟出血液循环系统的特征。

 

在实验中,研究者们把已经死亡了四个小时的猪脑接入BrainEx系统。

结果他们发现,就算再过六个小时,猪脑的“血液”循环、大脑的整体结构、神经细胞的形态都仍然得到了很好的保全。相比之下,死亡十个小时的猪脑早已经是一滩烂泥——我猜,可能类似烧烤店里脑花的状态。

与此同时,BrainEx支持下的猪脑甚至还表现出了一些生命活动的迹象。

比如大脑仍然能对毒素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仍然有比较明显的新陈代谢活动,大脑中的神经细胞仍然能够放电,等等。

总体而言,这些猪脑的状态要远远好于死亡十个小时以后的正常猪脑;甚至,某些方面还要好于死亡四个小时的猪脑。

也就是说,这套BrainEx系统,看起来不光能延缓大脑的彻底死亡,甚至还能让已经死亡的大脑部分“复活”。

你可能最关心的问题是,这些猪脑袋是不是真的“活动”起来,是不是能产生情绪、回忆乃至智慧。

很遗憾,BrainEx似乎还没有做到这一步——这些猪脑没有表现出任何脑电波活动。

换句话说,至少在现行的法律条文和医学实践层面,这些猪脑还仍然是100%的脑死亡状态。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很多媒体用“死而复生”或者“成功复活”来描述这项研究,那肯定是夸大其词了。

但我必须得说,让这些死猪脑袋恢复某些高级功能,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想象的。

提供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细节信息吧。

研究者们在做这项研究的时候,其实已经准备好了这样的一套行动预案:如果在研究中发现猪脑开始出现脑电波活动,就会立刻给它们注射大剂量的麻醉剂,避免这些可怜的猪陷入亘古未有的疯狂体验当中。

你看,连科学家自己,其实都已经做好了猪脑真的重新开始活动、重新思考的准备!

还有,这项研究中用到的毕竟是已经死亡了足足四个小时的猪脑子(在正常情况下,它们大概早就已经变成动物饲料或者涮脑花了)。

如果使用新鲜出“颅”的猪脑子,BrainEx会不会让它们继续活动很长一段时间?

还有,如果调整BrainEx用到的人工血液成分,更好地激发和保护神经细胞的活动,或者用电击之类的抢救病人的办法抢救一下这些猪脑子,我们会不会让猪脑子重新活动起来?

这些问题,在这项研究里并未涉及。

我无法猜测研究者们的具体考虑是什么——毕竟这些实验操作并不复杂,也不难想到。

也许他们是为了在这个阶段避免更多的伦理争议,也许他们其实尝试了这些操作但并未成功,也许他们想把更科幻的研究留到下一篇论文……

不管怎样,因为缺乏真正的脑电波活动,这项研究的科学价值实际上也要打一个大大的折扣。毕竟一个真正活动的大脑和一个仅仅有点生命迹象的大脑,科学意义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但是和聪明猴子的研究类似的地方在于,具体研究成果上的遗憾,并不能遮盖这条研究路线的重要意义。

在我看来,和聪明猴子的研究一样,猪脑复活的研究,同样在挑战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

直到今天,人类智慧这种东西,都还只能存在在一个完整的大活人的脑袋里。但是这条边界能被突破吗?

4.缸中之脑:人类智慧的存活边界和交互边界

我们一般认为,人类智慧只能存在在一个活人体内。如果这个人被宣告死亡,他所承载的智慧也就烟消云散,而且再无重生之日。

这种理解当然是有它背后的医学逻辑的。人脑是一个高度发达,但是高度脆弱的器官。一旦血液循环停止,大脑得不到及时的氧气和能量供应,只需要几分钟,就会引起永久性的脑损伤乃至脑死亡。

因此,一个还活着的人本身,构成了人类智慧的存活边界。

与此同时,大脑本身不光脆弱,而且其实还非常“无能”。它需要人体的感觉系统来给它“喂”各种各样的信息,它也需要人体的运动系统来执行它的决策。

如果没有这些系统的配合,一个孤单的大脑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实际上,我们可能都无法想象,一个没有任何输入输出的大脑到底处在一种什么状态。

也就是说,一套与大脑相互配合的输入输出系统,构成了人类智慧的交互边界。

 

BrainEx这套系统的出现,同时挑战了人类智慧的这两重边界。

存活和死亡的定义就首先出了问题。

你看,即便已经死了四个钟头,猪脑的死亡过程居然仍然能

够被显著地延缓甚至是逆转。

那我们该如何定义大脑的存活和死亡?我们还能不能找到一个清晰的时间点,让医生们可以正式宣告一个人的死亡?如果对死亡的判断标准出了问题,那把死者的器官移植给活人用,到底是救死扶伤还是故意杀人呢?

然后,交互边界上也出了麻烦——而且这是一个更加科幻的麻烦。

早在上个世纪中叶,哲学家普特南就提出了著名的“缸中之脑”的思想实验。

他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把一个大脑解剖出来,泡在营养液里让它继续生存,然后用微型电极把大脑所需的输入输出直接写入和读取,那这颗大脑是不是会以为自己仍然在正常生活?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我们人类自己呢?我们是真的生活在一个真实世界里吗?还是说,其实我们都是一颗颗泡在培养液里的大脑,我们所有的生活体验都是一个更高级的智慧体用电极输入给我们的?

著名的科幻电影《黑客帝国》,其实就构建在这个思想实验之上。

在影片里,所谓的真实人类世界早已不复存在,更高级别的智能Matrix通过一根电缆把虚拟世界的信息,输入到每个人类的大脑当中,让我们以为自己仍然在幸福生活。

 

当然了,长期以来,缸中之脑只是一个纯粹的思想实验和科幻设定。但是BrainEx系统证明,这个设想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也许在未来,更强大的生命支持系统(BrainEx Pro?)会让猪脑乃至人脑在体外长期生存和活动。

与此同时,实际上科学家们已经发明了一些简单的脑机交互系统,能够直接利用电信号将外界环境信息输入大脑,也能够直接读取大脑电信号,将其翻译成某种具体的输出。

我举几个比较著名的例子吧:

输入端的一个著名例子是人工耳蜗,它能让失聪者重新听到声音。

简单来说,这套装置能够通过麦克风采集声音,将声音转换为某种电信号,直接输入听觉神经当中,彻底绕过“耳朵-耳道-鼓膜-耳蜗”这一整套天然的声音采集装置,让人脑直接“听”到声音。

输出端的例子也不少。其实通过读取脑电波信号,让瘫痪病人直接操纵机器手的运动,帮助他们拿水杯、拿苹果,甚至玩一把石头剪刀布,都已经是一项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研究了。

就在我准备这期《巡山报告》的时候,这个方向上还有个新鲜出炉的重大进展。4月25日,《自然》杂志,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群科学家,能够读取人脑皮层的电信号,将其对应到人体发声器官的微小动作,然后再解读出这些动作反应的词汇和句子。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用电子发声器代替人类来说话了!

说到这里,缸中之脑所需的所有元件已经呼之欲出了。我们简单总结一下,主要是三个元件:

以BrainEx为代表的大脑支持系统;
以人工耳蜗为代表的大脑输入系统;
以电子发声器为代表的大脑输出系统。

等这些元件在技术层面真正成熟以后,人类智慧的定义,人类世界的面貌,又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5.挑战智慧边界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

说到这里,相信你已经看到,聪明猴子,复活猪脑,这两项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研究,正在从不同的侧面挑战人类智慧的边界。

我们不妨再次总结一下我们前面涉及到的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

基因边界:人类特有的基因,决定了人脑特殊的形态、功能,和人类智慧的存在;
存活边界:人体的生命支持系统,保证人脑的健康生存和人类智慧的活动;
交互边界:人体的感觉系统为人类智慧提供信息,人体的运动系统则执行人类智慧的决定。

聪明猴子和复活猪脑的研究,正在同时挑战上述三重边界。

用历史眼光审视,在更长远的未来,我们可以预期的是,人类智慧一定会逐渐突破生物演化历史形成的物理边界,以更丰富、更不可思议的形式呈现出来。

当然了,其实真要较真的话,拓展智慧边界倒是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从某种程度上说,各种智能设备,特别是和现代人形影不离的智能手机,早就在拓展人类智慧的边界了。

你看,用地图软件指路,你可以看成是我们人脑长出了一套和鸽子一样的精确定位系统;用翻译软件交流,就像是我们人脑安装了一套全新的语义识别外挂;用维基百科查资料,不就像是人工拓展了我们大脑皮层的记忆储备吗?

 

但是智慧拓展这件事,如果是发生在生物学层面上,意义仍然是极其重大的。

因为它会把本来比较模糊的“人类智慧”拆解成一个个具体的指标,落实到一个个微观的边界条件,然后试图给人类智慧重新划界。

这样一来,人类智慧是什么,人是什么,就没有了非黑即白的判断标准。我们在张开双臂欢迎人类智慧的无限可能的同时,可能也不得不面对发生在边界地区的一大堆麻烦。

无限可能我们留在最后。在这儿,我们先多说说麻烦。

麻烦可能发生在基因边界上。

如果给猴子转入一个或者更多的人类基因,能让猴子具备某些人类特征,那这样的猴子是不是应该拥有人类专属的权利——比如生存、自由,乃至受教育和选举权?

反过来,如果一些人类个体因为遗传缺陷失去了这些基因,是不是就不再是人,不再享有这些权利了?

还有,如果一些人类基因能让猴子在学习记忆和情绪情感问题上接近人,但是逻辑思维和自我认知问题还不行;而另一些基因恰恰相反,那这些猴子都算人,还是都不算人,还是都算部分的人?这些基因出现了缺陷的人又怎么算呢?

类似的麻烦当然也存在于人类智慧的存活边界上。

这个问题刚才咱们已经涉及到一点点了。

如果人脑的死亡是迟缓的,甚至是可逆的,那人死了到底要等多久做器官捐献才能免于故意杀人的嫌疑?

这问题还没完,因为BrainEx的研究提示了一个更加复杂的可能性:也许大脑各种机能的丧失不是完全同步的,可能神经活动消失了,代谢活动还在,可能免疫功能消失了,感觉机能还在。

那到底哪个机能可以作为判断依据,来决定人类的生存和死亡?这些肯定会成为行业内长期争论的问题。

而最高级的麻烦,当然会出现在人类智慧的交互边界上。

如果人类智慧的各种体验——从吃到美食之后的大快朵颐,从克服困难以后的心满意足,到自我实现之后的志得意满——都可以通过人工系统直接输入,那人类生存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想啊,无论如何,在现实世界里吭哧吭哧地打拼,收获巅峰体验的速度绝对比不上人工交互系统。

人类也因此发明了宗教,发明了各种让人上瘾的电子游戏,发明了VR眼镜。在未来某一天,人类赚够了钱以后,缸中之脑会不会成为每个人梦寐以求的目的地?

我相信,这些潜在的麻烦会让每个善于思考的人头皮发麻。这其实也是为什么,这两项研究尽管在技术层面上的进步非常初步,但在公开发表之后仍旧引发了大量的争议和讨论。

基于这些麻烦,也许一个理性的态度是,在拥抱未来可能性的同时,当下的我们首先需要想一想该怎么接近这种未来。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问题现在就该积极推进?什么问题最好留待后人探索?

我就用聪明猴子和猪脑复活的研究作例子,作一点具体的讨论。

刚才咱们讨论过一个细节:猪脑复活项目的研究者在实验中准备了一套预案,一旦发现猪脑出现脑电波活动,就立刻注射麻醉剂,让它重新“昏死过去”。我认为,这就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在今天,我们当然可以深入研究,到底怎么才能让一颗大脑在离开身体的时候长时间存活,甚至逆转其死亡。

但既然我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精神和制度准备,接受一颗在培养液里自然苏醒、面对黑暗世界痛不欲生的“活动”大脑。那干脆在技术上做好防范,先不要让这样的场景有任何出现的可能。

相比之下,我个人的看法是,聪明猴子的研究,可能就缺乏这方面的严肃考虑。

当然我们可能都同意,人类智慧的基因边界是一个重要的、需要好好研究的科学问题,而研究这个问题,可能也确实离不开制作转基因猴。

当然,我们可能也同意,技术上讲,引入人类MCPH1基因,就让猴子表现出人类特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这方面的准备,却不应该因此被忽略。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因为咱们刚才讨论过的一些技术问题,这项聪明猴子研究本身的科学价值是很有限的。它并不能帮助我们理解人类版本的MCPH1基因,到底在促进大脑发育、提高智力水平等方面究竟有什么用处。

既然如此,特别是考虑到可能的麻烦,我的看法是,至少在今天,这项研究根本没有做的必要。

退一万步说,如果我们真的必须做这项研究,那至少也需要更好的实验设计,比如需要严格控制MCPH1基因的数量和活动性对结果的干扰,比如需要做更多的和人类智慧特征直接相关的行为分析,等等。

6.结束语:人类智慧的无限可能

这期巡山报告的主题是人类智慧,这是一个天然带有神秘色彩的话题。

我们经常会说,相比地球上其他所有生物,相比我们的灵长类亲戚,人类拥有独一无二的智慧。

这种能力让我们在短短一万年的时间里,摆脱了纯粹自然状态的生存,建立了文明,创造了科学和艺术。

但在几千年的追寻之后,人类智慧的内涵仍然远超人类的理解,我们很难用几句话来清楚界定和客观描述它。

更重要的是,在我们对智慧本质一无所知的时候,我们尽可以骄傲地认定人类智慧是多么神圣,和其他动物相比,是多么与众不同。

但是,当我们真的理解到一点点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比如说基因边界、存活边界和交互边界的时候,我们马上会发现,其实从其他动物到人,从人到其他各种各样的智能体,这条边界的变化一定是连续的、没有黑白分明的界限的。

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人类智慧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可塑性和拓展性。

而我们在搞清楚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摸索边界和突破边界,是天然无法分割的两件事——因为很多时候不往前一步突破边界,我们根本无法意识到脚下其实就是边界!

这也就意味着,人类智慧的物理边界将持续地被理清、被突破。我们在未来,会遇见人类智慧的各种各样的全新形态。

你不妨放飞一下自己的想象力,想象一下伴随人类智慧边界的拓展,我们会看到什么:也许是真正善解人意的伴侣动物,也许是拟人化的人工智能,也许是给大脑更换更健康的身体,甚至是人脑的独立生存、脑机联网、人脑联网,等等。

到了那个时候,你一定会觉得,今天咱们讨论的两项研究实在是太粗糙、太简单了,甚至是太缺乏考虑了,这些都有可能。

但这两项研究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一起看到了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看到了可能会随之出现的麻烦和争议。也许今天的这些讨论,会帮助你看清我们会迎接一个怎样的未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