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马一峰 能源前沿报告》07 天然气:为什么“大用户直供”是价格市场化的突破口?

上一讲介绍了石油赛道中,我国页岩油开始进行大规模开采的事情。这一讲,我带你看看天然气赛道。天然气在我们的生产、生活中被使用的越来越多,很多专家认为,我国在进入新能源时代之前,会先迎来一个天然气时代。最近,这个行业就发生了一个变化,会大大影响到天然气价格。

2020年9月份,广东省出台了一项天然气相关的政策,名称叫《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关于调整省内天然气直供有关事宜的通知》,核心内容是说:年用气量超过1000万立方米、靠近主干道的工商业用户可以选择天然气直供了。

政策刚一出来,当地一个年用气量超过1000万立方米的大企业,叫唯美陶瓷,就向政府提交了申请。得到批复之后,这家企业就开始修建直供管道,在2021年5月份终于完工,意味着天然气直供得到了实现,唯美陶瓷也成为了广东省第一批大用户直供试点。

“天然气直供”简单理解,就是你的企业使用天然气达到一定使用量,比如广东省标准是每年1000万立方米,就可以跨过中间商燃气公司,直接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上游的油气企业采购天然气了。除此之外,管道会给你开绿灯,收很少的运输费用,你的企业能大大减少用气成本。

要知道,在此之前,唯美陶瓷只能从当地的城市燃气公司新奥燃气采购用气。现在,唯美陶瓷的工厂里有两条管道,一条是连接中海油的,一条是连接新奥的,以后谁家价格便宜就用谁的。

实际上,从2017年5月开始,这类“天然气直供政策”在我国8个省市都有出台,包括安徽、福建、浙江、广西、成都等地。我们刚才说的广东省是最晚出台的政策,却是目前为止最有实质性进展的地区。

虽然大用户实现天然气直供的案例不多,还都是试点。但业内很重视,很多评价说这是天然气价格改革上的一大进步。随着试点逐步增多,会给行业带来很多实践经验,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也就迈开了坚实的第一步。

这在之前,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而刚才我们说的“天然气直供政策”,就让这一切变成了可能。

在搞明白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讲讲天然气行业此前的经营模式。

油田开采出的天然气,一般情况下,会先经过处理,再进入各省、市或者县城的管道网络,到达各地。然后,由各地的城燃公司负责最后一公里的输送工作,把天然气送到千家万户,和工厂等用气单位。

在这一公里工作中,城燃公司承担的义务相当多,要接通城市燃气公司到住宅的管道、负责设备维修、安全保障等工作,还要保证天然气的供应充足。如果是供应给居民,城燃公司还要严格按照政府指导价收费,获利实际非常低。

当然,城燃公司也有匹配的权利,就是拥有当地天然气的特许经营权,加上它们能进行管道建设,基本上就锁定了这一片区域的客户,只要涉及到管道天然气业务,就只能找当地城燃公司。

所以说,城燃公司实际是靠“交叉补贴”来盈利,居民用气便宜,工商业用气贵,相当于用工商业贵出来的部分,拉齐了收益。

如果企业绕过城燃公司,直接向上游油气企业采购,相当于拿走了城燃公司赚钱的业务,在不赚钱的居民用气上,城燃公司要继续提供服务,那权利和义务就不对等了。当然,就算有些企业真的这么干了,城燃公司建的管道也不会帮你送气的。

我们刚才说过,这类政策是从2017年开始出台的,为什么时隔五年多,试点工作才有实质性进展呢?

这个问题的背后,实际上关系到政策与法律之间的协调。“天然气直供”属于政策范畴,特许经营权却是地方政府与城燃公司之间签署的行政协议,属于法律范畴。此前,直供试点要用到城燃公司的管道输气,打算给城燃公司支付输送费用,来弥补它们的部分损失。但城燃公司不满意这样的方案,就产生了很多法律纠纷,甚至还提起了诉讼。所以,“天然气直供”的政策推行得并不顺利。

这样的问题,电力行业也遇到过。电力行业跟天然气一样,工商业用电贵,居民用电便宜,也是靠交叉补贴盈利。大用户刚开始向发电厂直接买电的时候,受到电网公司的阻力更大。

2015年,电力行业开始采取“网销分离”的办法。也就是说,之前,电力的调配、销售都是电网公司说了算。但之后,电网全部收到国家,还把发电和配售电环节放开,进行市场化竞争。电网就不再做配售电的业务了,无论哪里买来的电,传输上一律给开绿灯,电力直供的问题也就开始有突破了。

事实上,天然气行业也是靠“网销分离”的办法,取得了突破。

2019年12月,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成立。计划把全国的天然气管输管网都纳入进来,包括西气东输、川气东送这样的跨省主干线,也包括省级管网。最终形成全国一张管网,面向全社会公平开放,天然气想送到哪儿就能送到哪儿。

有了这样一张管网,天然气的市场格局就改变了。

分销商要想赢得市场,不能再像原来一样靠“三桶油”从国外买气,而是发动社会力量,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更多的天然气来源。2021年,我国的液化天然气(LNG)的进口量达到7879万吨,比起上一年增加了17%,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大LNG进口国。高速增长说明有更多的海外气源被发现,我国供气安全也在提高。

工商业用气上,大用户可以自主选择供气方,成本大大降低,更刺激了市场活跃度。山东淄博有个百年企业,叫金晶玻璃集团,每年使用天然气高达5亿立方米。成为中石油的直供试点后,每立方米的用气成本下降了8.9%,全年的用气成本省下了近6000万。

天然气的价格受到市场驱动,期货市场就逐步能建立起来了。我咨询了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专家,液化天然气期货在2021年8月份正式获得了证监会的立项批复,目前在加速推进上市工作。未来,大用户可以套期保值,分摊风险,稳定经营。

讲到这里,貌似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但任何产业的改革,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大用户直供的落地很难。我们刚才讲到的金晶玻璃集团,在开通中石油的直供气之后,就被当地城燃公司和其他供气公司层层增加管输费,算下来并没有节省多少成本,最后也就放弃了。

管网整合也是困难重重。三桶油是央企,把它们手里的管道划归国有相对容易。但到了省级就难办了,各省的管网公司股权极其复杂,很难厘清,而且谁都不想轻易放手。比如,江西省、湖南省就成立了不止一家管网公司;再比如,陕天然气、皖天然气等管网公司还上市了。

但国家在管网整合上的决心非常大,目前已经有6个省的管网全部划归给国家,其他省份的工作还在推进。我相信,随着改革不断推进,问题应该能被逐步解决。

网售分离如果完成了,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没有解决,就是城燃公司的生存问题。

俄乌冲突以来,天然气价格猛涨,城燃公司不能对居民用气涨价,意味着气卖的越多亏的就越多,一个名叫九江深燃的城燃公司就呼吁大家省点用气,因为实在赔不起了。

城燃公司面临巨大竞争的同时,地方政府的监管要求却在不断提升。要求每个城燃公司要建设一定比例的储气装置,目的是保证供气稳定,但这需要巨额投资。

一位在城燃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诉过我:“一个年盈利几千万的公司,在储气装置上就要投资上亿,根本负担不起。很多地方的小城燃公司甚至连维修管道都支持不了了,造成了很多安全隐患,还出过不少事故。”

这些经营困难的小型城燃公司,在全国有2000多家,被收并购基本是它们的命运。从2020年开始,昆仑燃气、新奥燃气、华润燃气等巨头并购的城燃项目已经超过了100个,每个都是上亿元的规模。

而这些巨头公司的成本优势却非常突出,比如像新奥,它有独立气源,能买到便宜的液化天然气,还有煤制气公司,与三桶油的合作更是紧密。除此外,它们有多元化服务能力、融资能力和品牌效应,足以支持它们在行业转型期大规模并购。

巨头吞并市场份额,导致城市燃气公司集中度不断上升,看似是行业垄断,实际上也符合产业周期发展规律。这跟我在第二讲中介绍的光伏电站产业发展类似,如果你感兴趣,推荐你去听一听。

我们总结一下:唯美陶瓷成为广东省第一批天然气直供试点,说明天然气价格市场化迈开了坚实的第一步。天然气行业是靠“网销分离”的办法,取得了“天然气直供”的实质性突破。建设全国管网,不仅能保障我国供气安全,还会刺激市场活跃度,建立起天然气期货市场。城燃公司会面临巨大竞争,集中度不断上升,这些变化是符合产业发展周期的。

好,听完这一讲,你还关注到哪些行业突破了改革难题呢?欢迎你留言分享,一起交流。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