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怎样设计自己想要的人生?

2021年6月:48岁的王先生,高学历、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在知名外企做过近20年的高管,他写信给上海市市长求救,说自己失业两年了,四处投简历求职未果,家里有两个孩子,目前靠微薄的失业金度日。

我想任何一个中年人看到这种新闻,都会长叹一口气,心头五味杂陈。中年危机、职场内卷、年龄歧视……这些词在这个故事里几乎都有了。

但如果你再想深一层,这件事最令我们寒心的地方在于——王先生这么多年一直勤勤恳恳、老实听话地按照组织的规定来要求自己、打磨自己,让自己在组织的梯子上慢慢往上蹭。被老板压着、怕平级斗争、防下级冒头……好不容易爬到了梯子的上半截,突然有人把梯子给你撤了。苦练十年要当黄飞鸿,结果没有人看舞狮了。你说尴不尴尬?

但是站在2022年6月,今年,我们就知道了,原来这只是一个多米诺骨牌逐渐翻倒的过程——外企在撤离、大厂在裁员、一些行业在倒掉,当然,也有很多新机会在崛起、一群人叫着“躺平”,又实在躺不平重新坐起来找机会……到了今天,我们都意识到了,原来企业不一定靠得住,甚至行业都不一定靠得住,要想发展好,还是要靠自己。每个人都需要当自己的CEO,自己把握自己的职业发展之路。

但是,当我们真的坐到驾驶位上,握住了职业的方向盘,却又一下子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行进——“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到底想往哪里去”,这些问题又困住了我们的脚步。

如果你有这样的困惑,其实你并不孤单。因为在过去的职业教育、商业教育里,也许有教过你如何管理别人、如何识人、如何设置组织架构,但很少有人教你,如何认识、成就自己、以自己的幸福、福祉和意义感来设计自己的职业和人生。而这,就是职业生涯规划所要解决的问题。

职业生涯规划是心理学和管理学的交叉学科,和从组织的角度出发的管理学不同——从第一天开始,职业生涯规划就试着以“我”的视角来回答这些问题:

“我有什么优势和特长?”

“我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最适合我的工作是什么?”

“我如何在组织里发展更好?”

“我如何应对职业上的变化和转型?”

“我如何保证自己的职业持续发展?”

但你也许会问了,“如何保证自己职业持续发展”这种事,能规划吗?公司倒掉这种事,我们谁能想得明白,谁又能预测得准呢?就算预测了又能怎么应对呢?我要说,当然可以。

职业遇到瓶颈的最大问题,在于我们没有看透职业的本质。职业生涯规划认为,职业的本质,是“个体通过组织与社会的价值交换”。

比如,今天我在这里为大家讲课,是得到的罗老师和花姐组织的,但我并不是在服务得到,而是在服务得到的用户——如果我的服务能给大家创造价值,大家会拿钱来买,得到会把价值分配给我。如果没有价值,那我不应该拿一分钱的收入,哪怕我是十年功勋的老教师,讲到喉咙冒烟支气管炎都没用。我看上去在为得到这个组织工作,其实我是在通过得到创造社会价值。好的组织不让我纠结搞关系、评职称,就让我用我的产品说话,获得我该得的收益。

你的职业也是一样——每个人必须穿透组织,聚焦自己的社会贡献,警醒地问自己:我的贡献在今天是否还有价值?如何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竞争力,让自己越来越有价值?

带着这种视角,回到刚开头说的那位王先生,他已经48岁了,但他其实应该在35岁的时候就意识到,他的核心竞争力在变弱——随着他年龄增长,他的体力在下降、经验在上升。他需要把这些经验变成管理的竞争力,而不是体力,否则他一定会在40多岁被更年轻好用的“平替们”刷下来。这是每个人职业生涯周期的必然。

然后,王先生也应该看到趋势的变化。外企的职业经理人过去之所以光鲜,是建立在跨国大企业的品牌、全球化资源配置和中国快速发展的时代红利之上的,而不是纯靠自己能力有多强。

但在过去10年,民企在崛起,跨国企业在祛魅,全球在地区化,这些,都在逐渐抽离他的竞争力。过去10年,那么多朋友离开外企,那么多同学在民企崛起,他应该睁眼看看世界,和他们保持联系。关键时刻,朋友们能拉他一把。

最后说到能力和贡献。王先生其实应该意识到,外企的大脑基本还在本土总部,中国的高层,是执行高层,也就是说“大脑”其实在国外,中国这些高层是“大胳膊、大腿”,发挥的更多是执行能力。而快速发展的民企刚刚从泥土里爬出来,他们的高管需要的不是执行能力,而是更深层次的建立系统、架构组织的能力。所以外企高管去了民企之后往往会失手,就像是开惯了法拉利跑车的赛车手们,到了农村开拖拉机,他们不一定开得比当地老乡好。因为虽然过去干的岗位也叫高管,但做的事、锻炼的能力却完全不同。至于能流利地说一口英语这件事,满大街的海归们都流利能说英语脱口秀了。

你看,当一个人盯着“高管”“年薪”“职级”这些词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你的视线会越来越狭隘,只能看到组织里这点事,只能看到这些title,和一堆虚假的指标,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而当一个人的视角穿透组织,看到自己的核心贡献和竞争力,才不会斤斤计较于到底干A工作还是B工作、拿这个还是那个Offer更合意。他会思考:到底什么工作有助于提高我的社会贡献?什么选择会持续增强我的核心竞争力?他会知道,“铁饭碗”不是某个自己控不住的职位,而是到哪里都有饭吃的能力。你说,这难道不是你能把握的吗?这个不就是带你穿越一次又一次裁员和转型的东西吗?这正是我们职业生涯规划研究的,可控的东西呀。

当然,变强并不是职业的唯一理由,职业更是一个人贡献价值的方式,是我们自我实现的手段。所以职业的定义,除了“是个体通过组织与社会的价值交换”,还有下半段:“通过这种交换,个体和组织得以更好地生存、发展和自我实现,最终获得个体、组织和社会的三方满意”。

你可能看出来了,职业生涯还有一层心理学基因在推动我们往内、更深的思考:

“我到底想要什么?如何才能满意?”

“什么是需求、什么是欲望?”

“工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如何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天赋?”

“自由职业者真的能获得自由吗?”

“我如何为更长久的老年做准备?”

“如何帮助自己孩子找到适合自己的专业路径?”

所以,我们的研修班学习“职业生涯发展”——就是帮你拆解怎样应对一个又一个的变化、解决问题、找到出路,设计自己喜欢的人生。当你一个个地解决问题、找到出路,就形成了我们职业生涯的推进路径。

当然,时间有限。研修班的这4周,我会找到最关键的4个问题,一步步给大家拆解:

第一周,我们会谈到职业发展的底层逻辑,以及围绕这个逻辑,个体如何提高自己核心竞争力,以及定义自己的价值。

第二周,我们会展开整个个人发展的地图,你会清晰看到自己从25-60岁,要突破的关键任务以及核心成就。

第三周,我们会通过三叶草模型,分析下什么是最适合你自己的职业。如何调整自己的最佳工作状态。当然,我也会提供一些测评和工具,帮你更好地认清自己。

第四周,我们会分析一些发展困境的脱困之术,个人如何突破当前瓶颈、转换赛道、打开第二曲线。

对了,最后向你介绍一下我自己。

从2007年起,我从事这个行业15年了,是职业生涯行业标准的制定者之一,全国30多所大学“大学生职业生涯发展”课程的教材主编,是全球生涯教练认证的引入者,也曾任亚太职业生涯发展协会的第一任中国区会长。更重要的是,我还是一个实践者,因为职业生涯规划是一门实践的学科,在这期间,我咨询过5000多名高管、创业者、职场人、全职妈妈……中国的职场有独特文化和经济规律,他们的故事和经验,也会融入课程之中。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说,他自己一生都在追寻一个话题:“如何让组织变得即有效率,又仁慈?”。当他谈及自己的成果时,他说:“我大概是帮助一些好人做了正确的事情”。

我想职业生涯规划可以这样来定义:

生涯的追寻是,如何让个体变得既有价值、又自由?让每个人都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天赋,贡献更大价值,获得个体和社会的双重满意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