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以色列如何做政府引导基金

关于怎样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以色列政府摸索出来过两个举世闻名的办法,一个是它的企业孵化器机制,另一个是它的政府创投引导基金YOZMA。YOZMA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政府创投引导基金之一,目前在市场上拥有80个产业投资子基金,促进了以色列大量的创新科技成果转化。中国在政府引导基金层面的探索也受到了它的启发。

我们借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研究,来讲一讲YOZMA的经验。

 

 

先讲大背景。

早在1969年,以色列就在国家工业与贸易部下面成立了一个办公室,叫“首席科学家办公室”,请首席科学家们帮着把关,看本国哪些创新技术适合商业化。随后,以色列又推出了一个地平线商业研发许可计划,规定说,任何企业致力于新产品开发、技术革新或者增加出口的,都可以去找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申请资金补贴。

这个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就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牵头实施了一系列研发支持计划,每年通过各类研发基金来给本国的科技创新项目提供支持。

这期间,以色列还在大力发展教育,培养理工科人才,还利用全世界犹太人的力量去吸引Intel、Motorola、IBM这类大型科技公司到以色列来开实验室,开生产基地。

到了1990年前后,以色列又经历了两个很重要的变化:一个是,国防工业大裁员,把一批很能干的工程师从军工企业释放到了市场上;另一个是,中亚大陆上的前苏联解体了,有100万的移民流向了以色列,其中有一半仍然处于工作年龄,而且还有1/3是有学术界、科学家和研究者背景的。

市场上突然多出来这两批技术人才,这就带动了以色列的高科技创业热潮。所以1988年到1992年这5年间,以色列的初创企业增加了3倍,而且大部分都是以色列所期待的高新技术企业。

但以色列政府高兴之余,发现本国的创业陪跑能力还不行。虽然是有“首席科学家办公室”这个机制,是能够给初创项目们补贴研发资金,但这远远不够。有官方调研发现,首席科学家办公室批准支持,也确实取得了技术成功的项目里面,仍然有60%搞不到钱做研发之外的营销和运营,也仍然推不动商业化。

而初创企业们商业运作所需要的资金,也没有理由从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的管辖范围里出,应该靠市场化的风险投资来推动。但当时,以色列市场上的风险投资基金只有两三支,根本不够初创企业们抢的。

怎么办呢?以色列政府做了两个动作:一个是做企业孵化器,这一讲我们先不讲;另一个,就是设立政府产业引导基金。这个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也就是我们要讲的YOZMA。

 

 

1992年,首席科学家办公室里的一位首席科学家叫作伊戈尔·厄里克(Yigal Erlich),他向政府提出申请,由以色列政府拨款1亿美元组建了YOZMA公司和YOZMA的第一期母基金。

YOZMA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是“初创、首创”的意思。以色列政府希望用财政投入来做示范,撬动社会资本特别是外国资本进入本国的创投市场,来推动本国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

这支基金成立之初就定了几个很特别的原则:

第一,要有产业侧重。YOZMA基金重点关注的领域是通信、IT和医疗技术。

第二,要用直投子基金来给社会资本做引导。YOZMA基金最初的启动资金不是1亿美元吗,其中20%用来做了一支直接投资基金,另外的80%是以参股的方式去分别设立10家合资子基金。那跟谁合资呢?这就有讲究了,通常是找一家知名的国外创业投资机构,再找一家以色列本国的金融机构,三家一起当出资人。这么一撮合,本国的金融机构就有机会跟着外国机构学习怎么做风投了。

YOZMA自己不是还有一支直投基金吗,这支直投基金的管理人,也会加入所有合资子基金的董事会。管理人在日常发现了符合自己价值观的项目——通常也就是前面说那些硬科技的项目,就会先推荐给合资子基金们,如果子基金们不愿意投资,YOZMA这支直接投资基金再去单独地投,用行动来告诉子基金们:以色列想要这类项目。

第三,要向合作方让渡主导权。YOZMA不是入股了10家合资子基金吗,这10家子基金的资本架构就相当于是“政府-母基金-合资子基金”。在这些子基金里,YOZMA母基金的参股比例一般不超过40%,只要子基金的投资方向在说好的路线上,母基金就绝对不介入管理和运营,把主导权都交给合作方。YOZMA自己的注意力更多是把在子基金里获取到的信息和知识,拿去反推以色列政府做人才、法制、市场、知识产权等方面的配套建设。

第四,要向合作方让渡投资收益。你看,不但让渡主导权,还要让渡投资收益。YOZMA对于前来合作的私人资本,统统给出了两个承诺:一个是,在未来的利润里,YOZMA给合作方让渡7%;另一个是,5年内对方可以以优惠价格买走YOZMA持有的子基金股份。有多优惠呢?除了本金,YOZMA只要退出应得收益的7%,其他的都留给你。

你看,不盯着回报,不盯着主导权,跟常规意义上的股权投资基金很不一样吧。那YOZMA是怎么想的呢?

 

 

我们先来回答一个基本问题:以色列政府设立YOZMA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尽可能营利,而是让有限的财政资金在有限的时间内,周转的次数尽可能多,撬动的市场化资本尽可能多,以便扶持到尽可能多的初创企业,尽快把本国想要的高科技产业发展起来。

换言之,YOZMA是一支政策性基金。它的主要任务是引导和催化战略产业发展;它的行动原则是,让渡高收益来换取高周转率,让渡子基金的主导权来换取产业的引导权。

这种设计还有几个好处:

第一,让对方有足够的动力来把子基金做好,愿意投入资本和人才做事。

第二,这不但给本国的初创企业找来了钱,还不断给本国的初创企业引进了资本和国际经验,培育起了本国的职业化VC市场。

第三,因为海外创投机构的深度介入,以色列初创企业也更容易实现海外上市,这又给以色列政府资金和本土的市场化资金增加了一条退出通道。也因为这样,今天的以色列是美国境外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

YOZMA在做第一期母基金的时候,以色列政府不是出了1亿美元吗,它跟美国、荷兰、德国、日本和新加坡的成熟机构合作,三年里先后设立了10家子基金,这些外部的合作方总计又出了1.56亿美元,各方合起来,先后在以色列投资了201家创新型企业。

这之后,YOZMA又发起了YOZMA II和YOZMA III基金。等到了2008年,YOZMA的三期母基金合起来,总共参股了55只创投子基金,投资了862家创新型企业,实现了41%的退出率。这个退出率,远远高于同期行业20%的平均退出率,也远远高于同期以色列所有创业企业8%的创业成功率。

10年下来,YOZMA的基金规模从最初的2.56亿美元增长到了40亿美元,增长了15倍。而活跃在以色列创投市场上的10家最大的VC当中,至少有4家是当年YOZMA参股过的。你看,硬科技产业和创投行业都带起来了。

 

 

好,这是以色列做政府引导基金的思路和打法。你发现没有,政府引导基金的“引导”二字,在操作当中体现出了一种边界感。YOZMA的参与,确实掰着创业者和资本往以色列想要的硬科技方向去做了投资和布局,但它又不是全然地主导和干预,没有让市场失去自主性和创新动力。

“引导”等于是在“国有主导”和“全然市场化”的两端之间,摸出了一条兼顾的中间路线。而母基金+子基金这种组织架构方式,又能够使得它不至于跑偏,偏离到任何一端去。

下一讲,我们继续回到中国的市场上来。

再见。

 

 

技术顾问:鼎一投资、张赞松

参考文献:

以色列政府引导基金经验借鉴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司敞开聊,股票别瞎买。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