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中国经济这三件事,重要而不紧急

7月28日的政治局会议通稿里面有一句话,不是谈论具体的经济工作的,上次我们没有讲,但它很有意思。这句话叫作“当前经济运行面临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要保持战略定力,坚定做好自己的事”。

这句话是政治语言,但是换成大白话你就很熟悉了。其实就是“不能只被紧急的事牵着走,要关注重要的事,要基于战略而不是战术来做选择”。

那什么是接下来中国经济里重要的事,什么样的选择算战略选择呢?会议发布的新闻通稿里没有讲。但我想起了一个人:4月份给政治局委员们讲课的经济学家刘元春。

当时的刘元春教授还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副校长,主要分管智库工作,他日常主持的一个项目就是“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分析”,国家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他是要常规出席的。在4月份那次给政治局讲完课之后,不到一个月,刘元春教授就被调离了人民大学,去往上海出任上海财经大学的校长。

一位经济学家,常年研究中国经济,常年为决策层提供智库支持,最近又被委以新重任,他对中国当下的经济形势有什么样的观察和见解,我认为可以用来回答前面那个问题。所以,我去看了刘元春教授过去一个月在几个不同场合的演讲和讨论,我还真发现了几个挺特别的观点,很值得跟你说一说。

 

 

刘元春教授的第一个观点是,现在不用加码刺激经济了,反而应该去多创造政策腾挪空间。

再翻译一下,也就是政策要留一点余力,不要现在都用完。要解释这个观点我们可以从两个关键词说起,一个是字母W,一个是“三季度”。

刘元春说,中国经济的复苏应该是W字形的,在三季度会出现加速反弹,GDP的增速可能会冲到6%~7%。而此后又要承受两个季度比较严峻的下行压力。

他这个判断的依据是,上半年因为疫情的扰动,4、5月份中国经济的表现落到了低谷。但是上半年仍然实现了2.5%的增长,这就意味着我们6月份的经济增速拉回到了4%左右。这说明,5月底出台的一揽子33条稳增长的政策是对路的,中国经济也仍然有很好的韧性。

那为什么三季度的表现能够比6月份还要好不少呢?很重要的原因是5月份的一揽子政策有滞后性,其中有一项是让地方政府加快发行和使用3.45万亿元规模的专项债券。在节奏上,要求的是6月底发完,8月底使用到位。

专项债券发行来是干嘛的?是拿去投资和布局特定项目的。也就是说,整个三季度,各地都会有一批资金到位,去修铁路,建城轨,布能源网络,或者采购职业教育和托幼、医疗、养老服务等等。

另外,全国各地还在减税降费、延缓贷款和社保,很多城市还出台了汽车消费补贴政策,在降低房地产贷款利率,还在发消费券。所以我插一句,你要是有换车和换房的计划,三季度你也可以重点研究一下你所在的城市政策。

总之有了这些种种刺激,三季度中国经济加速反弹几乎是必然的。

但是,这很可能不是快乐终局。刘元春说10月下旬开始到2023年一季度,中国可能又会面临比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

为什么呢?几个原因:

第一个,现阶段的政策发力太过积极,到了那会儿,存量的政策可能会用完,四季度会出现“政策悬崖”。

那存量政策用完了,再出台一些新的增量政策不就行了吗?这也挺难的。

难在哪儿呢?这是第二个和第三个原因要解释的。

第二个,全球原材料价格上涨,欧美为了应对通胀而连续加息,这就使得我们中国的货币政策空间变小了。

第三个,地方政府的财政力量在三季度会用力很猛,这可能会出现一些耗尽的现象,到了四季度地方政府想要再用财政政策来提振市场,可能会有心无力。

这是前三个原因。

第四个原因,房地产市场的烂尾断供潮,可能会使得房地产行业的低迷持续到四季度,今年年内,房地产销售不太可能同比增速转正。

所以基于这个逻辑,刘元春这两个月在跟一些学者争论说,短期内不应该再加码刺激经济了,反而应该想办法提前把一些政策空间腾挪出来,比如去发行特别国债,成立房地产收购基金,增加汇率浮动幅度等等,以便到了四季度有兵器可以用,来应对严峻的形势。

你看,这可以算是一种“保持战略定力,坚定做好自己的事”。

 

 

刘元春的第二个有意思的观点,是关于新能源布局。

俄乌战争以来,全球能源价格就各种动荡。欧洲的处境尤其惨,因为制裁俄罗斯遭受了能源断供,到了夏天又赶上全球高温,以至于这几个月,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和荷兰都纷纷表态说,要重新启用燃煤发电,而且还要增加燃煤发电的产量。

那美国呢?美国虽然没有直接遭受类似的能源断供,但他们也通胀很厉害。所以物价飞涨之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个月也出了一个裁决说,美国环境保护署,没有权力限制各州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不得要求发电厂放弃化石燃料。你看,这不是也等于说美国的减碳计划也推不动了。

这让我一度猜想,全球的碳达峰、碳中和计划会不会不了了之,或者至少放慢速度,不用那么赶了。

可是,刘元春教授的主张是,中国的新能源战略要进一步布局,进一步抢占战略性高点。

我们为啥要在别人摆烂的时候对自己提高要求呢?刘教授的理由一下子就说服我了。他说:

“必须进一步布局未来能源体系,快速形成其他发展中国家难以企及的能源成本优势,从而对冲这些国家在工资成本上的潜在优势。”

你看这个思路就有趣了。我们在118讲专门讨论过一个很有危机感的问题:越南的经济腾飞会不会威胁到中国?

其实在这个问题里,越南可以换成其他的各种发展中国家,我们担心它们威胁到中国的最大原因就是,它们的人力成本、工资成本跟中国10年前甚至20年前差不多,这就有可能把我们想要转移到中西部内陆地区的产业给划拉走。

那咋办,怎么应对这些威胁?我们当时说,中国应该往上走去吃佛跳墙而不是死守方便面。

而刘元春提出了另外一个思路,他说:中国不一定非要在人力成本上跟其他的发展中国家硬刚,而是可以想办法把能源成本优势做出来。

你想,制造业正在往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本身就是要用能源和信息效率去减轻人力依赖;而新能源主要是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等,把这些能源用起来,本身又是在减轻我们的能源进口依赖。

一双鞋子,放在东南亚某国,假设总生产成本是2块钱能源+1块钱人工+1块钱土地,总共4块钱;但要是放在中国,能够把成本做到1块钱能源+1.5元人工+1.5元的土地,那也是4块钱,那中国就有机会重新拿回主动权。

所以,按照刘元春的逻辑,欧美对双碳目标有没有动摇,不应该影响中国的加速布局。新能源对中国来说不仅仅是个考试,也能够帮着中国夯实制造业地位。像过去这些年,中国的新能源发电量已经超过了1万亿度,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超过了400万辆,都是世界第一的水平了。

这些规模效应带来的是相应产业的扩张。2022年上半年,中国的光伏产品出口额同比翻了一倍还多,光伏组件的累计产量也在全球占比超过3/4。这也能说明,全球传统能源价格上涨,虽然拉升了中国的制造成本,但也创造了新需求,助推了中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所以,欧美的态度不应该影响中国对新能源产业的布局和投入,这也算一种“保持战略定力,坚定做好自己的事”。

 

 

第三个观点,刘元春认为,中国应该给出一些惠及外部的贸易政策,来彰显中国的技术进步和成本改善对世界的贡献。

你看,在世界各国都在逆全球化、加高贸易壁垒的时期里,他的这个主张也很特立独行:我们不要也去拉小圈子,也去各顾各的,而是在动荡时期,加倍去当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怎么样的贸易政策呢?比如说降低关税,或者降低其他的国内销售要求等等。我们在64讲提过中国在2月初的一个政策变动:在俄罗斯承诺小麦品质的前提下,开放了俄罗斯全境小麦进口。这就是一种非关税的贸易政策。

另外关于“中国技术进步和成本改善”对世界的贡献,新冠疫苗可能是你最熟悉的一个例子。疫情以来,中国已经向1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超过22亿剂的新冠疫苗,还向20多个国家转让了技术,帮对方搭建了疫苗生产能力。我最近还发现,中国国家生物信息中心还做了一个开放给全世界的新冠病毒信息库,这个信息库收集分享了1000多万条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目前已经被下载过接近30亿次了。

还有中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也在帮着巴基斯坦管理港口,帮着泰国建设智慧城市,帮着莫桑比克驾驭植物保护无人机,帮着中欧班列定位导航。这也是中国进步,世界受益的表现。

那这是在当老好人或者冤大头吗?不是,算政治账的话,这是在论证:中国的崛起合乎全世界的利益。

这也是在逆全球化的大潮里,“保持战略定力,坚定做好自己的事”。

 

 

好,这是我想跟你分享的,上海财经大学校长刘元春教授的三个独到观点,它们恰好都能够解释,在今天的压力环境里,对中国来说,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是什么。

顺着刘元春所说的经济发展节奏,我们其实也可以想一想自己未来半年的个人节奏。

在未来半年里,对你个人来说,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是什么?它有没有被什么紧急的事冲走?你打算如何保持自己的战略定力。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