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万维钢·精英日课》幸福来自“贡献感”?

今天咱们继续讲岸见一郎和古贺史健的《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这两位作者中,岸见一郎是阿德勒生活哲学的继承者和实践者,负责这本书的理论;古贺史健则是一位作家,负责把书写得好看。为了实践阿德勒的哲学,岸见一郎专门从事过很多年的心理咨询。他获得了一个洞见。

来寻求心理咨询的,没有任性的人。

在人际关系中遭遇各种困惑、特别不喜欢自己、甚至抑郁成疾的,都是过分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的人。他们处处感到被别人的期待牵着走,特别不自由。反过来说,任性可以让你过自己喜欢的人生。

阿德勒完全不反对你过自己喜欢的人生 —— 这可是人权!而且任性,说明你至少有“被讨厌的勇气”。但是,正如康德所说,任性也是服从于某一种 inclination,任性者其实是自己的欲望和冲动的奴隶。满足只是暂时的,任性不能带来长久的幸福。

那怎么才能得到幸福呢?康德这一套有可操作性吗?咱们今天就解决这个问题。

1.比出来的幸福

阿德勒说人际关系是烦恼的根源,但也是幸福之源。很多人相信幸福感是跟别人比较出来的。现代人的生活水平比几十年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是幸福感可没提高多少。人们最在意的总是在人群中的相对位置。

跟别人比,比赢了的确能得到幸福感,但是这种幸福不自由。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据我观察,人们发明了两个策略。

一个是假装幸福。中国有句话叫“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我不和上面的人比,我专门跟不如我的人比,强行给自己灌输幸福感。另一个办法是消极幸福:我刻意地告诉自己,别跟人比!别跟人比!因为我害怕跟人比。

这些做法都是自欺欺人。本质上,你仍然认为幸福感是比出来的。

这其实不叫幸福,这应该叫“苦”。我们以前讲《为什么佛学是真的》的时候说过这个概念,苦就是 dukkha,就是“不满足”。比出来的幸福都是短暂的。好不容易赢了一场,抬头一看前面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年薪10万的时候觉得如果年薪能达到20万就会很幸福,到了20万却发现周围好几个人年薪50万。

用岸见一郎的话来说,这样的人生就如同参加登山比赛。你认为只有登顶了,才算是幸福的 —— 登顶之前你只能算是在追求幸福的路上。这个游戏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如果你始终没有达成心中的大目标,那岂不是说一辈子都没幸福过吗?第二个是,就算登顶了,你还会发现有个更高的山头在等着你。

每个人对幸福有自己的定义 —— 但是你那个定义要想在逻辑上允许你获得幸福,它最好是主动的,不能这么被动。

2.共同体感觉

阿德勒提出的幸福,来自人际关系的高级状态,叫做“共同体感觉”。

对此我是这么理解的。比如有个小村庄,生活条件很一般,村长的收入更一般,村里很多人不论是学历还是收入都比村长高。但是,村里人大小事情都找村长,村长是全村人的主心骨。那请问,这个村长幸福吗?

我们可以想见这个村长是非常幸福的 ——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价值。他对这个村子有强烈的归属感,他是村里最重要的一员。

村里有个卫生所,主管的医生学历和收入也不高,医术也挺一般,但是村里人生了病首先来找他。他能治疗的就给治疗了,村民花不了多少钱。治不了的,他会给病人介绍最合适的医院。那你说这个医生幸福吗?

医生知道自己并不像村长那样被视为全村最重要的成员,但是他也会感到幸福。他是村民健康的第一道防线,他是村子不可或缺的一员。

那好,咱们再假设这个医生有一位助手,助手只会做一些最简单的工作,简单到如果他不做,随便找个手脚麻利的人也能做。今天晚上正好是助手值班,医生不在。那请问这个助手幸福吗?

我认为至少在值班的这一刻,这个助手也是幸福的。今晚他镇守卫生所!谁有事儿,他是第一个要负责的人。村子需要他。

这样的幸福不需要跟人比。其实咱们想想,所谓比出来的幸福,其实归根结底比的无非是每个人的“价值”。但价值真的是可以比较的吗?村长有村长的价值,医生有医生的价值,助手有助手的价值,这些价值是在不同的方向上,其实不能比较。

只要有一个理直气壮的价值在那,你就是幸福的。

所以阿德勒提出,幸福就是你出于对社会的关心,作为共同体的一员,积极参与其中,找到归属感。幸福来自贡献。

事实上,理解了阿德勒的哲学,如果我是那个卫生所里的助手,我不需要等到值班这一天就能感到幸福。我可以随时感到幸福。

3.贡献和贡献感

为什么像比尔·盖茨、J.K.罗琳他们,已经功成名就有花不完的钱,完全被社会认可,还要继续工作呢?特别是比尔·盖茨,一方面在非洲搞慈善,最近几年还成了书评人,整天写博客推荐书 —— 其实我觉得他写的不行,但那是另一个问题 —— 他图啥呢?

阿德勒的幸福定义可以解释这种行为。J.K.罗琳几乎不可能成为比J.K.罗琳更成功的作家。比尔·盖茨的书评事业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但他们需要保持对社会的贡献感。

贡献感能解释很多幸福。比如有一位妈妈,每天全家人吃完饭,孩子玩游戏丈夫看电视,总是她一个人默默地收拾碗筷。你说这个妈妈会不会感到不公平呢?

如果她想的是,丈夫挣钱我不挣钱所以他有权不收拾,孩子们太小不会收拾,只好我收拾 —— 就算她居然真的认同一家人还有地位差异,她也绝对不会感到幸福。

可是为什么千千万万个妈妈却能心情愉快地收拾碗筷呢?因为她们知道那是在照顾家人。她是在为家庭这个共同体做出贡献。

所以你承不承认,阿德勒这个定义其实挺好。而且请注意,幸福不是由具体贡献的大小决定的,而是由“贡献感”决定的。

算贡献的大小,那是*行为标准*,中国话叫“论事不论心”,那样的话一个因为疾病而失能的人还能有幸福吗?他躺在病床上什么事儿都干不了,还需要别人整天照顾他,他岂不是会感到非常不幸福?

而“贡献感”,则是*存在标准*,中国话叫“论心不论事”。在亲人看来,这个人其实并不需要做什么,他的*存在*,就已经是一种贡献。

在我看来最妙的一点,是阿德勒这个“贡献感”,恰好符合康德对自由的要求。因为贡献感是由你自己决定的。

贡献感并不在于你的行为起到了什么结果,不是“如果……就……”。贡献感是你认为自己做出了贡献,你就做出了贡献,你就立即获得了幸福。

如果说贡献难分大小的话,贡献感根本就不需要分大小。你不需要非得达到一个什么客观标准才能获得贡献感,从这个意义上讲你不被任何外界的东西牵引。

贡献感是非常可控的,你随时可以单方面认为在这件事上你已经做到贡献了 —— 只要你能说服自己的内心。所以贡献感也不是被内心的某个永远不可满足的欲念驱使。事实上,阿德勒反对为共同体牺牲自己 —— 别人的命是命,难道你的命就不是命吗?你自己也不是工具!有贡献感就可以了。

也许你做的这件事别人根本看不到,也许别人还误解你,但是没关系,你自己知道你做了贡献。

当然,我理解,这个贡献感必须得真能说服自己才行,不要自欺。生活中有很多帮倒忙的事儿,有时候你以为你是在做贡献,其实别人不需要你的贡献 —— 这种可不算贡献感。关于这一点阿德勒有个“课题分离”理论,咱们后面再说。

总而言之,以贡献感为指引,你就既是自由的,也是幸福的。

4.更大的共同体

如果你经常思考“什么是幸福”,阿德勒的这个“贡献感”肯定不会让你吃惊。各路哲人研究的幸福理论,最后都会得到类似的结论,可以说是殊途同归。比如我们专栏爱说人生要找到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其实也可以说是要求有贡献感。

说到贡献感,我们必须知道你并非只属于一个共同体!有些人对工作单位有很强的归属感,结果一旦被裁员、或者退休,就很难受了,就好像被共同体抛弃了一样。

你要知道你除了属于那个工作单位之外还属于很多共同体:你属于家庭、你属于社会、你属于国家、你属于全人类,就算你死了,你还属于这个宇宙。

比如你在学校和老师的关系很不好,老师成天数落你,同学们也在老师的带动下笑话你 —— 这等于是被自己特别在意的一个共同体排斥,这个感觉很不好。那么阿德勒的建议是在一个共同体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应该想想更大的共同体。

往大了看,你在这个小集体里的这点冲突,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暴而已。当然也不是说就应该回避问题,但是首先你要想到,别的地方并没有排斥你。

阿德勒这个“共同体感觉”的前提是我们必须和别人建立横向的关系,也就是人人平等。再进一步,你要把别人看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其实绝大多数人和你并没有竞争关系,没人一天到晚盯着你较劲。现代陌生人社会中平等合作的关系其实是最简单的。

说到这里你可能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说如果我把别人当做伙伴,可是别人不把我当做伙伴,我怎么办呢?我为共同体做了贡献,可别人就是不认同,我怎么办?最后一讲,我们讲讲系统性的操作方法。

一旦理解,你就会发现阿德勒这一套不但是强者的人生哲学,而且是最简单的处事方法。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