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人形机器人:特斯拉和小米为什么都要押注

都说未来已来,这一讲我们借着特斯拉和小米都在入局人形机器人的事儿,说说未来到来的方式之一。

 

 

特斯拉机器人

我们曾经讲过,特斯拉正在把人形机器人定位成自己的下一个战略方向。最近马斯克又放风了,说是9月底的特斯拉AI日上就会展示机器人的原型机,而且2023年就要进入量产,价格还不贵,说是比电动车要便宜。

特斯拉的这个机器人其实一年前就开始剧透了。它被取名叫“擎天柱”(Optimus),身高定在了1.73米,体重56公斤,这个身形跟一个成年亚洲男性差不多。不过它的脸上没有鼻子、眉毛,只是一块纯黑的显示屏。擎天柱可以负重20公斤物品,最快步速8公里,跟成年男性的慢跑速度差不多。

 

擎天柱的使用场景是什么呢?我们以前讲过马斯克的战略宏图,这个机器人有两个用途是妥妥定下来了:一个是给特斯拉工厂提供劳动力,降低电动车的制造成本;再一个就是在未来殖民火星的时候,替代人类去建设火星。

 

 

小米机器人

马斯克在这个时候放消息,多少是为了提振特斯拉的股价。但效果上,也把中国科技界给带动得热闹起来了。到了8月份,小米集团的董事长雷军,也在自己的年度演讲里展示了自家的人形机器人产品。小米的这个人形机器人起名叫“CyberOne”,还有个快手风的昵称叫“铁大”。铁大身高1.77米,体重52公斤。你看,跟特斯拉的擎天柱在一个量级。

 

从雷军给出的信息看,铁大是侧重服务人类的。它能够感知45种人类语义情绪,还能够在自己的视觉系统里面还原3D的真实世界。不过它现在的版本,体型不够优美,行动也还不太灵活,成本更是没降下来,一台的造价就得六七十万块钱,距离量产也颇有距离。

那小米为什么也着急展示半成品呢?我猜啊,小米在这个时间把铁大晒出来,是为了最直观地站到高处,让上下游资源看到国产替代的存在,看到小米也在人形机器人这个领域耕耘。这样一来,就有机会从特斯拉手中截流一部分合作机会、资源和潜在市场。

 

 

特斯拉和小米先后发布了人形机器人的消息之后,中美两边的科技行业和资本市场都热闹了半个月,各家研究机构纷纷出报告说,新的风口来了。

我们再退一步问个问题:为什么特斯拉和小米都选择了人形机器人这个领域做风口认证,同时,为什么整个科技行业和资本市场也都愿意认同?

我看到的一个答案是:在科技行业看来,人形机器人,可能是智能手机和新能源汽车之后的下一个商业入口级别的消费产品。

什么是商业入口?你手里的手机就是一个典型的商业入口。你想要社交、想要找路、想要觅食、想要花钱,或者想要看视频和打游戏,甚至只是想要记录一个灵感,你可能都会通过手机这个入口来实现。基于这个思路,人形机器人如果能够成为人的玩伴和助理,那就也会有类似的入口级机会。

而在当下,全球智能手机销量从2020年起就已经停滞甚至下降了;新能源汽车行业,想象空间也已经在逐渐地兑现。而相比之下,全球的工业机器行业在2021年销量增速高达27%,消费服务机器人行业的增速也有25%。

这组增长数据就是全球资本和创业公司的动力所在。

 

 

工业机器人与服务机器人

请你注意啊,我们这会儿已经提到了三个名词了:人形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和消费服务机器人。它们有什么不同呢?

我们借着中国电子工业学会的分法来回答问题。智能机器人是一个大类,里面可以再分三类: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

其中,工业机器人是用在生产制造环节里的,是借助它的自动化能力来代替人类去执行一些简单、繁琐或者精细的工作,比如说做鞋子,或者焊接汽车的零部件,或者在物流枢纽转运包裹等等。

而服务机器人则更多是给人提供服务的,比如说陪小孩下棋、看护老人、拖地扫地、往酒店房间里面送外卖等等。你在国内的酒店和高级写字楼里面肯定也见过。服务机器人们的动作不需要像工业机器人焊接芯片那么精准,但它要是遇见了电梯满员或者遭到小孩调戏,它得能够处理。所以,服务机器人的人工智能水平要求更高。

第三种叫特种机器人,指的是代替人类在高危环境或者特殊工况下工作的机器人。比如说做手术、进行野外搜救等等。早2020年的时候有过一个大新闻,土耳其的一架无人机在没有人为命令的前提下,自主决策杀死了利比亚的一个国民军士兵,这样的无人机就已经是非常典型的军用特种机器人。

工业机器人的工作环境和任务是结构化、标准化的,而服务机器人的工作任务是在不断变化的环境里,满足人的非特定需求。比如绕过桌子给小婴儿递一瓶奶,或者打开门给姚明递一瓶可乐。从这个角度说,特种机器人也可以算是一种服务机器人。

照这个分类,虽然特斯拉和小米的机器人都是人形机器人,但特斯拉的擎天柱旨在替代人类去做危险、重复和无聊的工作,算是工业机器人。而小米的铁大虽然步态笨拙,但它强在识别和回应情绪,可以算服务机器人。

 

 

为什么要做人形机器人

你发现没有,从“工种”上看,是没有一个类别叫人形机器人的。但特斯拉和小米在分头做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把它设计成了人形。

这还不只是它们两家的选择。你肯定知道美国有一家做仿生机器人的公司叫“波士顿动力”,它做出来的机器人,行走和弹跳的时候,发力方式跟人非常相似。在中国这边,第一家做商业化人形机器人的公司名叫“优必选”,有小孩的家庭可能知道它。优必选现在人形机器人已经出到第三代了,它的机器人能够捶背按摩、下象棋,还能够拧瓶盖和当讲解员。还有做洗地机的中国公司追觅,最近也在筹备入局人形机器人。

科技公司们为什么执着于让机器人像人呢?这可能是因为,让它像人更有助于打开巨大的C端市场。

要解释这个问题,我得给你讲一个理论:恐怖谷效应。

恐怖谷效应是一个假设,它的提出者是1970年代的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森昌弘认为,一开始,机器人在外表和动作上跟人类越相似,人类对它的喜爱度就越高。所以你今天看到的动物漫画、毛绒公仔都愿意模拟人类的动作和形态,他们都是为了讨你喜欢。

但同时,这种相似度到了一定高度之后,人类对机器人的情感会突然到达一个拐点,觉得它非常恐怖,这就是所谓的“恐怖谷”。而等迈过了这个相似程度,机器人跟人类已经真假难辨了的话,人类又会忘记它是假人,会把它当成同类来相处。

人类对机器人的情感为什么会穿越这样一个恐怖谷呢?因为机器人在明显像人却又很生硬的那个阶段,容易让人联想到畸形的同类或者僵尸,所以恐惧和反感也就来了。

所以,机器人开发者们对付恐怖谷的办法就是,让人形机器人在行动和体态上尽量像人,同时通过把面部做成电子屏幕,或者露出金属关节的方式来提醒人类用户,它跟人类明显不一样。也就是暂时不触碰恐怖谷那个拐点,做远离恐怖谷的人形机器人。

这个思路放在服务机器人身上是很合理的,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这样的机器人能够更快地适应各种给人类设计的工具和生活环境。你看擎天柱和铁大身高都在170~180厘米之间,你不需要给它单开一个3米高的门;它们要是也爱做饭的话,站在80~90厘米高的人类灶台面前也不容易磕碰。

 

 

不过话说回来,像特斯拉这样,拿同样的思路来设计工业机器人,这我觉得就有点奇怪了。给工业机器人做人形设计的必要性在哪儿呢?意大利有个教授就提出来过说,把机器人设计成人形之后,电动机的力量其实是不如人类的肌肉力量大的,所以能耗反而很高。

我们看我们中国市场,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的工业机器人产销国,主流的工业机器人也不是人形的。在全国各地的生产线上,工业机器人通常被简化成一根机器手臂,在固定范围内做精准的固定动作就可以了,不需要有个脑袋去想问题,也不需要有个屁股坐在工位上。

我觉得智能机器人行业所处的现在这个阶段,有点像2010年,也就是iPad刚刚问世的那一年。在那一年乔布斯把iPad摆到大众面前之后,我印象特别深,全世界所有的杂志、报纸都成立了专项组,来设计自己的杂志、报纸App。但10多年过去之后我们知道,并没有哪份传统报纸、传统杂志能够在移动互联网世界里延续自己的威望,哪怕获得了移动新生,也不是原来一整本一整本电子刊的模样。在今天海内外用户获取信息,刷的都是微博、推特、TikTok和抖音了。

所以啊,站在未来回头看,用人形机器人去从事生产和服务人类一定是最优的解决方案吗?你想,如果一个机器人,它需要承担洗碗、洗车、扔垃圾和取快递的工作,它没准会像章鱼一样有八条触手,遇到了具体的工作任务,在工作的时候再根据不同的任务和环境,来自行决定这些触手们的用途,哪几条用来下楼梯,哪几条用来拿货,哪几条用来替狗子打伞,哪几条用来帮狗子捡便便。这就不用花太多的力气去给机器人套用人体工学了,没准它的大脑袋里面装的也不是负责计算决策的芯片,而是提供能量的电池。这没准是个成本更低的研发方向。

当然啦,这也得说服人们接受克苏鲁才行。你要是不知道克苏鲁,自己搜一搜。

好,也期待你对机器人的演化方向开一开脑洞。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