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长沙:新消费之城的秘密竞争力

上次讲完芜湖,很多同学点播说,再讲讲长沙吧。

说起长沙我的第一反应是,新冠疫情是长沙的催化剂。

催化什么呢?延续了两年多的新冠疫情,让长沙加速成为了全国的娱乐产业中心,和全国人民心目中排名第一的网红城市。

6月底我在微博看到过一个热搜话题,叫“半个娱乐圈都在长沙”。什么意思呢?之前主持人何炅在湖南卫视和芒果TV的招商会上,提到过一句话说,为了录制综艺,有差不多百位艺人常住长沙。

顺着何炅这句话,有人就凑热闹去数了数,发现当时,同一时期有接近30个影视剧组和综艺节目组都在长沙开工,一时间,长沙汇集了接近200位娱乐明星。这个数量级,确实相当于中国半个娱乐圈了。这是那个热搜的由来。

B站当时也在做一个新节目叫《哔哩哔哩向前冲》,一听说这事,马上做了一条横幅,挂到了明星云集的长沙北辰洲际酒店门口,这个横幅上面的话简单粗暴:“听说半个娱乐圈都在湖南,《哔哩哔哩向前冲》来抓人参赛了!”这个横幅一拉,它不但马上约到了几个明星,还给节目做了一波预热。

 

 

长沙为什么会成为热门综艺录制地点呢?三个原因:

第一,湖南卫视和芒果TV常年有大量稳定的综艺录制需求。

湖南广电有一个称号叫“电视湘军”,从2000年代起就特别敢想敢干。在今天的中国市场上,几乎每一代电视观众的青春记忆里面都会有一两档湖南广电出品的综艺节目,《超级女声》《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爸爸去哪儿》《明星大侦探》等等,你肯定也有。这些节目借助着湖南广电旗下的湖南卫视和芒果TV来辐射全国。

其中,芒果TV是一个以综艺内容见长的视频网站,它光是在2022年这一年,计划录制、播出的综艺就高达49部。一般来说,一期综艺节目得用10个左右的艺人,像《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样的综艺,专门鼓励女明星组成偶像团体的,整个节目全程就得邀请60多个明星。这之外,湖南卫视还有一些长年更新的综艺节目,什么《你好,星期六》《天天向上》等等,这些综艺也要不断地更换明星面孔来吸引观众。所以需求量摆在这里,有些艺人就干脆常驻长沙了。

所以,饭圈女孩们也有一个共识:长沙是全国最容易遇见明星的城市之一。

第二,长沙有充裕且成熟的综艺产业链供给。

这个产业链其实也是被电视湘军给调教出来的。因为湖南广电常年有采购服务的需求,也就锤炼出了很多专业的外部综艺制作团队,在长沙光是有名的综艺制作公司就有20多个,那些没有名气的数量就更多了。所以,你只要带着点子来,有明星,有制作团队,都能够服务你。

那如果是外地的制作公司来长沙呢?也可以不用自带化妆师、造型师、音响师、灯光师、摄像师、剪辑师、后期特效等等,这些都可以直接在长沙本地找到很专业的“散装人才”,组建临时的项目团队。

至于录影棚、演播室这种资源,长沙更是比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要便宜不少。

第三,疫情的推动。

在这两三年的疫情反复过程当中,在北京、江浙沪和广东的文娱重镇,录制资源都变得高度不确定。于是剧组和节目组们左看右看,还有哪里适合做事儿?长沙就成了首选。

一开始是单期、单个项目飞到长沙来,慢慢地,不少主创和制作人也干脆驻扎在长沙了。大家发现扎堆儿也有好处:主创能够同时抓到好几个明星,明星能够同时接好几档通告,粉丝来一趟可以同时看好几个偶像,其他环节上的从业者也乐得不用全国奔波。

于是,长沙这两年有了一个新名号,叫“内娱诺亚方舟”,也就是在疫情反复当中能够拯救内地娱乐行业的城市。

所以不只是湖南卫视和芒果TV,哪怕像腾讯视频这种视频网站,明明更熟悉北京和深圳环境,也愿意把自己的节目放在长沙录制。你今年要是看过腾讯视频,你可能看到过《登录圆鱼洲》《沸腾校园》《是很熟的味道呀》这些综艺,都是在长沙录制的。

 

 

好,娱乐产业不是我要讲的重点。我想说的是,从20年前湖南卫视带起《超级女声》,到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综艺娱乐项目组去往长沙驻扎,在这个漫长的周期里,娱乐产业也给长沙带来了一种巨大的价值:它替整座城市培养出了强大的内容叙事能力。

我们讲几个长沙本土的新消费公司当例子。

文和友,2019年从长沙本土崛起的餐饮门店品牌。它的出现启发了全国一大批商业地产商。很多的创业者都想去复刻女性版文和友、西部文和友、江南文和友等等。

文和友跟普通大排档不一样在哪里呢?它有镜头和综艺意识,它是像搭建录影棚一样,用旧房屋、旧电视、缝纫机、煤油灯这样的老素材,去搭建起一个超时空的复古街区。游客们前来的主要目的是游览、感受和拍照打卡,至于吃喝消费只是附属动作。而哪怕是附属动作,文和友最高的时候一天能够翻台8.5桌。

文和友为什么会有这个灵感呢?因为它的创始人文宾早年开龙虾馆的时候,就接待大量的长沙明星顾客,还作为长沙小吃界的老板代表,好几次上过《天天向上》这样的综艺节目当嘉宾,接受过综艺的启蒙。

再来一个,茶颜悦色,2015年崛起的长沙本土奶茶品牌。虽然它的400多家店绝大多数只开在长沙,但却不影响全国各地的年轻人特意飞来排长队下单喝它。前两年小红书上给到茶颜悦色的神话甚至是,它是长沙的名片,去长沙不喝一杯,就算没去过。

茶颜悦色为什么能够吸引全国年轻人飞来喝奶茶呢?它的核心能力也是内容能力。

你看,茶颜悦色给自己的定位是“新中式茶饮”,怎么算新中式?就是用中国风去跟奶茶这个新品种做碰撞,做国潮。

一杯茶叫“声声乌龙”,是用蜜桃乌龙茶和牛奶等原材料来冲兑的。“声声乌龙”还借用的是“声声慢”这个传统的词牌名。一盒苦丁茶加莓茶的混合茶叶,起名叫“苦一阵子,甜一辈子”,暗示的是苦丁茶的苦是短暂的,莓茶的回甘味道才是持久的。

这些茶饮,还有茶饮的杯子、包装盒也是满满的中国风设计。所以,年轻人们这次买了下次还愿意买,因为每次都有新鲜的内容可以拍照打卡。

茶颜悦色为什么有这个灵感呢?它的创始人吕良,早年一直在长沙本地做小生意,做过文创,摆摊画过画。他跟其他奶茶店老板不一样,一开始就非常舍得花大价钱从国内知名的插画师手里买插画的版权,来用在自己的品牌和产品包装上。

同时,吕良还特别喜欢借着茶颜悦色的公众号和点单小票,来跟用户们聊天絮叨。什么“奶茶做出来几分钟内喝最好”“哪家线下门店的冷柜没有洗干净被罚了”,他都发在公众号上。这两年他迫于疫情要开放外卖了,吕良又在小票上面打印一封大几百字的信,来跟消费者解释自己的苦衷,还预告说外卖的奶茶口感可能有折扣。

这么一玩,茶颜悦色就借着“中国风”和“接地气”,很是收揽了一批粉丝。

再看一个公司,三顿半,也是从长沙走出来的冻干咖啡粉品牌。三顿半的玩法我们在第一季讲过。它把不同口味的咖啡粉分成了不同的编号,还时不时出一个特别的隐藏款。它还号召自己的消费者参与“返航计划”,意思是请消费者把装过咖啡粉的空罐子送回到指定的回收点,来支持环保。三顿半说:我们的空杯子、空罐子是散落在这个星球各处的小飞船,你把它送回来,就像送巡游太空的舰队返航。

你看这内容能力。哪来的?创始人吴骏本身大学读的广告专业,2007年开始回长沙同时做咖啡馆和广告公司。到了2015年,开始做三顿半。吴骏的合伙人王炼参与过《超级女声》。他这个内容团队也是用内容能力来把咖啡孵化成了不同于雀巢、麦斯威尔这样大牌的本土新消费品牌。

 

 

所以,强悍的叙事能力,这是我想要请你注意的,长沙这座城市的第一个重点。

长沙的叙事能力,是湖南广电的综艺娱乐内容能力的外溢。这使得长沙有机会在这一轮新消费大潮当中,孵化出一些挺特别的新消费品牌。除了文和友、茶颜悦色、三顿半,在本地还有墨茉点心局、炊烟时代等等。你肯定也体验过不少。

这还不算,这种能力其实也外溢到了长沙的旅游业和线下娱乐业,比如说剧本杀。长沙的剧本杀门店多达467家,这也是被芒果TV的综艺《明星大侦探》给带火的。

叙事能力造就了今天长沙身上两个非常特别的标签:一个就是“新消费”,另一个叫“网红”。这也让长沙在所有的中部城市里,在所有的省会城市里,甚至在长江中游城市群里都显得相当另类,更容易吸引省内其他城市和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前来。

不过,光是前来也不够,得留得住,整个城市才能够持续发展。长沙市市长郑建新曾经说过:“如果未来长沙每年都能增加至少30万人,80%还是年轻人,长沙就充满了活力、充满了希望。”

道理大家都懂,谁不想要年轻人呢。但你别说,长沙这还真不算妄念。过去十年,长沙人口增加了300万。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叫《蹲个城市——年轻人选择城市新需求洞察报告》,它们调查发现,长沙还真是年轻人心目中的“2022热门宜居城市”第一名。

怎么做到的呢?我们下一讲继续。

再见。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司敞开聊,股票别瞎买。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