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美国大动作:《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

美国近期有两个大动作,对中国市场会产生直接和长效的影响,我们得了解了解。一个是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实施《芯片法案》的行政命令,另一个是中美达成了审计监管合作协议,为中概股的审计底稿问题找到了一条出路。

这两个大动作,《商业参考》得帮你梳理一下其中的关键信息。这一讲我们先说《芯片法案》。

 

 

《芯片法案》的全称是《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美国总统拜登8月9日签署了法案本身,26日又签署了实施它的行政命令。

整份法案很长,1000多页,涉及2800亿美元的财政拨款,但它的核心目标很聚焦,就是要全方位增强美国半导体产业在全世界的竞争优势,同时限制和削弱中国的产业竞争力。

这2800亿美元的拨款又分成两大部分,有527亿美元是直接给芯片产业的补贴,拿来刺激芯片企业们回美国建厂。

另外2000多亿是对基础科学和技术领域的研发投入,重点在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量子计算等等关键领域,还要在全美建立20个区域技术中心搞基础研发。

那这份法案怎么体现对中国的限制呢?

这份《芯片法案》点名要求说,接受了这些财政援助的半导体制造商们要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在10年内,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其他特别关切的国家,对半导体制造业进行某些实质性的扩张,尤其是新建工厂。

这个限制再简化一下,中心思想无非就是,用钱来阻止芯片企业们在中国大陆进行先进制程的研发和制造。

不过从法案来看,美国政府给出的这些财政补贴更多是针对半导体制造环节,这就让芯片企业们态度也有所分化:其中有一类整合组件制造商,像英特尔、美光、德州仪器,它们的业务范围是自主设计加上加工生产,它们就更容易从这份法案里获益;而另外一类企业的业务重心却只是芯片设计,像英伟达、高通、博通等等,他们就未必能够从这个法案当中分到多少利益了。后面这一类企业的态度就可能是观望或不响应。

那在美国之外的其他的半导体大产地,现在是个大概什么样的情况和格局呢?

直到目前,全球最大的芯片产能地是中国台湾和韩国。

台湾地区的芯片代工厂扛着全球超过90%的先进技术芯片产能。尤其是其中的台积电,是目前全球最大也是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已经吃掉了全球超过一半的半导体代工市场,像苹果、高通和英伟达,芯片代工都是放在台积电的。

而台湾地区和韩国,这些年根据产业转移的逻辑,也已经开始把相关产能往中国大陆转移。台积电在南京有16纳米和28纳米的芯片制造工厂;韩国的三星,在西安开有存储芯片制造工厂;韩国的SK海力士,在无锡和大连也有存储芯片制造工厂。

所以光给芯片企业们打钱,美国觉得还不够用。在《芯片法案》生效之前的3月份,美国还做了一个前置动作:它跟韩国、日本和台湾地区提议说,要联合起来组建一个“芯片四方联盟”(Chip4),想用这样一个芯片产业链的小圈子,来给中国大陆建一个半导体壁垒。

所以你可以注意了,芯片法案和Chip 4联盟,再加上已经执行了两年多的芯片技术和设备禁运,就是美国当下围堵中国大陆半导体发展的三板斧策略:

其中的技术禁运,是直接拦截中国的产业发展;《芯片法案》,是游说企业去加持美国的产业;而Chip 4联盟,是拉帮结派搞孤立。

美国的这些提议,对第三方的企业和地区来说是全然没有成本吗?也不尽然。中国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最近算了两笔账,他说,中国每年进口的芯片占全球芯片市场的60%以上;另外,同样一座晶圆厂,也就是芯片加工厂,在美国的建设时间要比中国多一年半以上,建设成本至少增加1/3,而且以后每年的运营和生产成本也要增加30%。

项立刚的话不是讲给美国听的,是讲给正在犹豫选边站队的企业和大产地们听的:你想,中国市场大、成本低,你要是跟着美国孤立中国,那这两个优势你就都吃不到了。

这也是过去半年,韩国和台湾地区媒体对Chip 4联盟的一个重点争议。拿韩国来说,中国大陆是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最大客户,也是无法忽视的全球最大半导体市场。2021年全年,中国半导体市场的销售额达到了1925亿美元,增长了27.1%。这个诱惑力还是很明显的。

所以Chip 4联盟能不能成,会不会对中国大陆形成实质性的孤立呢?这个联盟9月份要开预备会议,我们可以关注一下它的进展。

美国张罗的这个《芯片法案》如果能够成气候,对中国的威胁当然很大。中国就不太容易按照产业周期规律来继续发展,而是需要花更大的力气去进行原始创新了。

 

 

不过,《芯片法案》也有实施短板,其中最核心的短板就是缺乏足够的中高端劳动力,来把美国想要“振兴本国芯片产业”这件事给撑起来。

在这份法案的早期版本里,曾经有一部分条款是用来讨论借助外来移民解决本国的用工荒的。但最终通过的版本里,这部分条款被删除了。这是为了回应美国国内的反移民情绪。

但外来移民对美国芯片产业非常重要。按照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社区调查数据,从2015到2019年,美国半导体制造业聘用的STEM博士有75%出生于海外,硕士有60%是外籍。所谓的STEM,就是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四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统称。

而这其中,中国又是美国的STEM外来人才的最大来源国。曾经有一个智库统计发现,2015年以前的15年,美国大学毕业的国际STEM博士当中,有77%定居了美国,成为了美国的人才力量。而中国留美博士选择定居美国的比例最高,达到了90%,其次是印度,达到87%。

本来这事应该是中国来心疼。但是到了特朗普时代,美国特别减少了给中国STEM类留学生的签证数量。

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奇特的格局:在当下的美国,芯片产业振兴是政治正确,反对移民也是政治正确。美国的工作签证叫H-1B,能拿到这个签证的人,只占美国劳动力和移民人口的一小部分。而且持这个签证入境的人数每年是有上限的,从2014年起,得靠摇号来决定发给谁,高新企业们根本不够抢。

台积电的创始人张忠谋在过去一年里已经两次抱怨说,美国芯片制造业没有扩张和成功所需要的人才资源,这种情况下大动干戈去增加芯片产能,是“昂贵、浪费,又白忙一场”。 张忠谋最近一次表达这个观点,还是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做分享的时候,特意说给美国听的。

张忠谋为什么有这个感慨呢?是因为2020年5月的时候,台积电曾经迫于美国压力,宣布斥资12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建立一家5纳米的芯片代工厂。

之所以选亚利桑那州,本来是因为这个州的生活成本低,个人和公司税率也低,监管障碍也少。那对应的理论上,人力成本和制造成本就也应该低。在历史上确实也如此,从1980年代起,像英特尔等几家美国的主要半导体制造商就已经在那里建厂了。

台积电一开始也雄心勃勃,它本来计划2021到2029年要给亚利桑那州创造1600个新工作岗位。

但没想到,台积电的代工厂动工之后不久,英特尔也宣布要再投资200亿美元扩建工厂,也要在本地再招3000人。

1600人和3000人,这种人才的数量级,要是放在中国的半导体行业里看不算什么,但放在美国,却已经是大规模的人才争夺战了。台积电的亚利桑那工厂本来计划在2022年9月份进行设备搬入的,结果就是因为劳动力短缺,不得不推迟了6个月,得到2023年的3月份才可以干。

台积电除了头疼抢人,还要头疼制造成本。张忠谋说,台积电在俄勒冈州有一个工厂已经运行了25年,这个工厂的经验显示,在美国制造芯片的成本比台湾贵50%。所以俄勒冈州这个工厂为了维系利润,几乎放弃了产能的扩建。

由小见大,这也是美国当前面对的两难。怎么能在压制移民数量的同时,给芯片产业贡献足够多的人才,实现本土的芯片产业振兴?那就只能自己花心思培养人才了。

所以美国这次的《芯片法案》里也提出说,2800亿美元里有大概2000亿要用于科研,给国家科学基金会810亿,给地区科技中心100亿,再给能源部680亿。

而另外那527亿直接给芯片产业的补贴里,也有2亿是劳动力和教育基金,要用来激活美国的半导体劳动力的就业能力。

但自己培养人才这事需要时间,不一定来得及补上缺口。按照美国劳工统计局的预测,2020到2030年,美国的STEM工作职位空缺将要增长11%。

而且在这期间,美国跟中国的高端技术人才的储量差距可能还在拉大。

美国有一个智库,叫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这个智库2021年发布过一份研究报告,提出说,从2007年开始,中国大学每年培养的STEM博士毕业生数量就超过美国了,而且在不断地拉大差距,按照目前两边的招生模式,预计到2025年,中国每年培养的 STEM 博士毕业生将达到77179名,而美国一年只有39,959 名,中国几乎是美国的两倍。

张忠谋说,美国在1970和1980年代选择了一条道路,让制造业人才继续接受教育培训,而后从事高薪工作,这个选择不见得对美国不好,但对美国的芯片制造业来说不好。因为制造业人才接受了继续教育培训之后,发现金融、互联网等等产业的薪酬回报更高,纷纷离开了制造业。

而相比之下,台湾地区的岛内人口众多,这是台积电成为全球最大晶圆代工厂的关键条件。也是台湾地区这些年能够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区域的重要原因。

 

 

好。我们梳理完了《芯片法案》,请你记住这两件事:

第一,美国对中国的芯片产业压制,正在形成一套三板斧打法:技术禁运、《芯片法案》和Chip 4联盟。

第二,接下来十年,两国的芯片产业竞争的赛点,可能会集中在高技能劳动群体的培养上。

《商业参考》在第二季用了不少篇幅来讲中国职业教育的升级探索。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市场对人才的需求方向变了。在接下来十年里,高级职业人才受到的青睐和追捧热度,大概率不会低于过去20年的金融人才,和过去10年的互联网人才。

拜了个拜。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