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较量将向何方?

你好,我是徐弃郁,欢迎来到《全球智库报告解读》。今天我们来聊一下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较量。

从今年2月底开始,台湾问题的热度就一直很高,各种猜测、各种喊话层出不穷。到了8月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台湾彻底引爆了这个话题。我们马上在外交和军事上采取反制行动,中美在台海的紧张关系一下子升级。

在很多分析人士看来,这次的紧张局势已经上升到了危机级别,外界不少人把它看成是继1995-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机之后的“第四次台海危机”。

更重要的是,这次危机是在“中美竞争”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发生的,那它对中美竞争到底是一个什么影响?下一步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较量又会怎么发展?说实在的,这些问题和我们以前讨论的不一样,这是关系到战争与和平的大事,同时也是我们前方最可能的颠覆性风险,需要深入分析。

现在距佩洛西窜访台湾差不多正好一个月。总体来看,情绪性的东西有所降温,深层次的东西有所浮现,可以说分析这些问题正当其时。今天我们就通过智库报告的视角,来挖掘一下台湾问题与中美竞争下一步的走向。

先看第一部分内容:

一、外界如何看待佩洛西此次行动?

这次台海出现危机事件,直接原因就是佩洛西的访问。所以这里先简单梳理一下外界对佩洛西访台的评价,我们由此可以对这件事形成一个总体看法。

从这一个月出台的各种材料和观点来看,西方对佩洛西这次行动评价很多,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还是非常意识形态化的,就是把台湾地区看成是所谓“民主力量”,说佩洛西这次是支持“民主”去了。

欧洲对外关系理事会(ECFR)8月4日出台一篇报告,题目是《民主威慑:为什么欧洲人应该挑战中国对台湾的叙事》。这个题目你一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了。不过我这里也要插一句,这种非常意识形态化的观点,西方政客说的多,西方媒体这么说的也不少,但智库公开发表这种观点的情况,实际上并不多见。我们看到现在,西方大智库里面持这种观点的,好像也就ECFR这一篇。

那第二类看法就要务实得多,主要是批评佩洛西这番举动的。就在佩洛西出发大约一周之前,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了一篇报告,题目是《从美国角度看台湾地区在中美关系中的作用》。作者是美国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Ryan Hass,中文名字何瑞安,曾经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官。

这篇报告的核心观点是,台湾问题是容易引发中美冲突的重大问题,美国政府对台政策和言论要恢复连贯性和纪律性,不能一会儿一个态度;同时要防止台湾问题成为美国两党斗争中一个有利可图的得分项目,防止台湾问题成为政客们展示对华强硬的工具。你对照美国这段时间的做法,会发现报告提出的这些观点都很有针对性。这篇报告我在周报栏目里面曾经介绍过,这里就不多说了,来看另外一篇。

8月6日,也就是佩洛西访台的第4天,美国昆西研究所发布一份报告,题目是《佩洛西访台与美国战略的局限》。报告一开篇就明确指出,佩洛西访台的真正含义并非在于美国对台政策发生了什么变化,而是显示出美国全球战略的局限性。

为什么这么说呢?报告认为,拜登政府试图在世界上构建一种所谓“民主对抗威权”的态势,以便争取国际支持,重新获得“对全球叙事的控制”。换句话说,就是想通过重新举一下意识形态的大旗来巩固自己的国际地位。但是报告说,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象征性姿态,会加剧全球紧张局势,但并不会真正增加美国的权力。

具体到佩洛西访台的事情上,报告认为这就更有问题了。报告说,佩洛西在台湾期间强调台湾是美国的所谓“民主伙伴”,但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这场争端根本不是关于什么“民主”,而是侵犯了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历史上的中国身份。那在对事情的处理上,拜登政府虽然做了一些战术性的动作试图缓和局势,比如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下令推迟美国空军的“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的例行试射,以免进一步加剧中美剑拔弩张的态势,但这些基本上没有起到效果。

讲到这里,报告又进一步往下挖掘:为什么美国还要这么做呢?它说,其根源还是在于美国国内的政治分裂。要知道,现在美国国内的政治极化现象已经发展到相当程度,对抗中国是一个非常罕见的能够把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拉到一起的话题。

我这里插一句,共和党虽然和民主党闹得非常凶,但是对佩洛西这个民主党大佬的访台,美国国会有26名共和党参议员居然联合提出表扬。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佩洛西一旦决定访台,拜登政府就不可能真心实意地阻拦,最后只能演变成一场毫无意义的危机。

更重要的是,报告认为,佩洛西这个举动只是美国所谓“民主对抗威权”大框架下的一个例子。这种战略就像佩洛西此行一样,是戏剧性和象征性的,但不能真正解决大国竞争带来的挑战,而且会带来很高的、不必要的风险。

最后报告的结束语引用了现实主义政治的先驱者马基雅维利的一句话,这个人太有名,我这里就不介绍了。它说,马基雅维利在他的书中就警告(政治家),(千万)不要无目的地去冒犯对手。但这“正是我们(这里指的是美国)现在在冒的风险:没有实实在在收益的情况下去侮辱另一个大国”。

所以总体上看,西方主流智库对佩洛西访台持批评态度的居多,而主要批评集中在两点:第一,政客把高风险的台湾问题作为自己的一场“政治秀”,这违背了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第二,这次行动属于毫无必要地挑衅中国,反映出美国在战略层面的缺陷。

不过,这些只是对此次台海事件一个非常粗线条的评价。一般来说,要看清一件事,关键在于看清楚它的特殊性,或者说它和其他类似事情的不同点。

这次事件既然外界有不少人称之为“第四次台海危机”,那我们很自然就要问一句,这次和上一次危机到底有什么区别?中美在台湾问题上是不是正在面临一种新的态势?搞清这些,这次事件整个就清晰化了。

好,我们来看一下第二部分。

二、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形成什么样的新态势?

在分析佩洛西访台的时候,不少智库报告都把这次事件和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作比较。关于那次危机我稍微说两句。

1995-1996年的危机一般被称为“第三次台海危机”,当时美国克林顿政府允许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访美,完全违反“一个中国”原则,所以我们在台海方向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包括导弹越顶试射,震慑“台独”势力。但美国马上派遣航母编队进入台海,和我军形成针锋相对的对峙局面,整个局势高度紧张,而且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这就是1995-1996年的情况。

那这次有什么不一样呢?多数报告的关注点是在中国实力的变化上,比如前面介绍的昆西研究所的那篇报告就说:现在的中国比当时更自信,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是1997年的17倍多,军费开支是当年的15倍多,有能力在多条战线进行反击。

应该说,这种实力对比的变化肯定是此次台海事件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但它充其量只是区别之一,此次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新态势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我这里有一份美国卡内基基金会8月17日出台的报告,题目叫做《佩洛西访台如何为美中紧张局势设定新的现状》。这篇报告的看法和其他的有些不一样,它认为,这次事件和1995-1996年台海危机相比,有两个深层次的不同,是要引起警觉的。

第一个区别,是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不一样。上一次台海危机爆发的时候,中美关系总体是稳定的,但这次佩洛西的访问则是在中美关系特别脆弱的时刻发生的。

报告说,由于俄乌冲突,原本紧张的中美关系更加紧张。而且今年中美两国都在准备国内政治大事,美国下半年要举行国会中期选举,民主党因为高通胀等原因有点焦头烂额,所以国内压力也很大,更不利于缓和危机。

第二个区别,是中美之间的“不信任螺旋”已经出现。报告认为,佩洛西访台不是一个孤立的环节,这和上次台海危机不太一样,当时中美之间还有一些基本的信任。报告认为,实际上在她访问之前,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就已经处于一种“不信任螺旋”。

什么叫做“不信任螺旋”呢?报告说,就是每一方都认为对方的表态是假的,而自己是在对另一方的做法进行反应。具体到台湾问题,就是中美都认为对方在改变现状,自己是要保持现状,由于对方做了“初一”,那自己只好做“十五”。对中国来说,美国一方面口头上重申“一个中国”,行动却在不断掏空“一个中国”,所以只好做强硬反应,而对于中国保持台海和平的说法,美国方面也表示不相信。这里我要强调一下,这是引用的是报告的说法,我方的立场可不是这样的,你听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分辨。

报告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佩洛西的访问大大加强了中美之间的这种“不信任螺旋”,现在中美之间不少原有沟通渠道已经中断,整个形势更难控制。从短期来看,这种“行动-反应”循环可能使政治危机升级为武装冲突,而从中长期影响来看,报告认为,中美在台湾问题上也会进入一个更加不稳定的阶段:中国会把跨越所谓海峡“中线”的军事行动常态化,进一步增加对台压力,美国则会进一步在政治和军事上挺台。

所以在报告看来,虽然这次还没有出现1995-1996年那种我军和美军航母的对峙,但从管控难度和造成的冲击来看,这次事件已经超过了第三次台海危机,而且下一步的风险仍然很高。

说到这次台海局势的风险,我这里还有一篇报告,美国和平研究所8月5日出台的,题目叫做《佩洛西台湾之行说明中美关系的什么问题?》。这篇报告主要谈的就是这次事件带来的风险。

要知道,现在美国那边有不少政客在嚷嚷,说大陆很快就要“武统”台湾,什么2025年“武统”、2027年“武统”,说法很多。有些朋友私下里也问我,这些说法有没有道理。这里我也坦率地说一句,对于所有拿不出可靠证据、但又说得特别肯定的东西,你是没办法评价的。美国和平研究所的这篇报告没有提这些猜测,而是选择了另外一个分析角度,那就是“临界点”。

这篇报告和前一篇卡内基的报告一样,也认为这次危机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中美在台湾问题上严重不信任,中美关系现在充满着“相互猜疑和深度不信任的有毒空气”,这种情况下双方发出的信号都很难被对方接收到。但报告认为更重要的是,美国必须关注这次危机是否已经触及了“临界点”。

这么是“临界点”呢?报告说,就是一旦跨过这个点,整个状态的性质就变了,而且发展趋势也不再可逆。

它说,具体到台湾问题上,“临界点”指的是中国政府是不是形成了这样一个判断:

台湾的发展轨迹已经不可阻挡、不可逆转地偏离统一;
“和平统一”战略已经完全失败;
对台湾地区全力使用武力统一中国的时刻已经到来。

报告认为,如果中国政府形成了这三点判断,那相当于到了“临界点”,最后的武力解决不可避免。

那么这次危机是不是已经到了“临界点”呢?对这个问题,报告并没有给出明确判断,但它指出,这次危机至少已经接近了这个“临界点”,而美国方面可能还没有认识到一点。这是真正危险之处。所以报告最后强烈建议,中美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加强沟通,让局势的发展轨迹尽可能地远离这个“临界点”。

所以你看,这些报告其实都认为这次佩洛西访台引发的态势比1995-1996年台海危机的风险更大,而中美在台湾问题上也在形成一种更加不稳定的新态势。这样一来,未来台海爆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这就涉及台湾问题最极端的一种可能性,同时它也是中美博弈过程中最极端的一种可能。

很多人关心的是,现在台海的紧张局势到底会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中美真的会在这个问题上刀兵相见吗?要回答这种问题,我们就需要从“政治-军事”的逻辑来分析一下台海局势的发展趋势。好,接下来我们看第三部分:

三、台海局势的政治-军事逻辑会如何发展?

英国皇家联合军种防务研究所(RUSI)8月3日发布了一份报告,题目是《中国在新台海危机中的选择与目标》。RUSI这家智库在政治-军事领域一直比较出名,这篇报告分析的重点实际上是此次危机的短期军事态势,主要有三点判断:

一是解放军在台海大规模演习令人不安,但应该不是进一步升级的前奏。换句话说,它认为目前还不至于真打起来。你看,这是报告的一个总体判断。

第二,此次演习类似1996年台海演习,但力度更大。报告说,在演习的科目和思路上,这次解放军的演习和1996年演习类似,但投入的力量大得多,更关键的是演习更加靠近台湾本岛,所宣布的临时禁航区离台湾海岸只有9海里。报告认为,这些“突破”更加值得关注。

第三,此次演习的一些做法如果走向常态化,将进一步削弱台湾方面的传统防御。报告说,这次演习超过以往大陆采取的威慑行动,比如解放军战斗机频繁越过所谓海峡“中线”,而这类行动如果常态化,将大大消耗台湾方面的传统防御能力。

为什么呢?报告说,以往我方战斗机在台海上空巡航时,台湾当局都要采取相应的战备措施,而这种战备都是要花钱的。

根据报告的数据,台湾当局在这方面的成本每年大约是其军费的10%,所以已经相当高了。如果我方此次演习中的一些措施常态化,那么台湾方面只能进一步提高战备等级(也意味着付出高得多的成本),而且因为我方行动更加靠近台湾本岛,一旦发生冲突,台湾方面的预警时间更短、目标更加暴露。所以,报告认为,这次的演习如果为今后开先例,那意味着对台军事压力进一步增加。

应该说,RUSI这篇报告把近期内台海地区的军事态势讲得比较清楚,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它只关注大陆和台湾。我们都知道,台海如果发生军事对峙甚至冲突,涉及的绝不会仅仅是海峡两岸,美国作为最大的外部力量一定会以某种方式介入其中。如果把美国介入作为一个要素考虑进去,那么台海局势的政治-军事逻辑就是另一种样子。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如果要介入的话会怎么介入?我们先来看一下,美国人在这方面的总体看法。美国智库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8月上旬出台一份报告,题目叫做《美国人赞成用武器而不是军队来帮助台湾》。这篇报告是以最近的一个民调结果为基础写的,主要关注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大陆对台湾实施“武统”,美国人支持政府以什么样的方式介入?

报告说,根据民调结果,在大陆对台实施“武统”的情况下,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干预,但在方式上似乎更愿意采取目前对俄乌冲突的方式。其中宣称支持对中国实施经济和外交制裁的人占受访人数的76%,支持向台湾增加武器装备供应的人数占65%,比前一项略少,另外还有62%的受访者支持动用美国海军来阻挠我军封锁台湾。所以从这项民调来看,美国方面干预的动机还是非常强。

不过报告也指出了事情的另一面,那就是美国人虽然大部分支持干预,但在“是否直接派遣美军参战”这个问题上,还是倾向于规避风险。报告说,这次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反对在台海冲突时直接派遣美军。对于“大陆一旦攻台,美国是否应派兵援助”这个具体问题,报告说赞成的人数不到半数,只有44%。这里还需要说明的是,类似问题的民调实际上这几年一直在做,报告还附了一张曲线变化图表。

 

这张图上的四条线分别代表了受访者整体、共和党受访者、民主党受访者和独立受访者。其中共和党在这个问题上比较强硬,这类受访者支持派兵的比例比民主党和独立受访都要高。同时你要注意,这种支持派兵的比例每年都有变化,今年的支持率和去年相比出现了明显的回落。

应该说,这篇报告把当前美国人对介入台海冲突的反应展示得比较清楚。不过讲到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民意测验可以揭示某种倾向,但它与政府决策肯定有差异,尤其是在涉及战争与和平的重大问题上。那么,如果从更接近决策的角度,美国对台海冲突会持什么样一种政治-军事逻辑呢?

我们最后来看一篇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8月14日出台的报告,题目是《跨越海峡:中国大陆对台军事斗争准备》。

这家智库我稍微多说一两句,它和我们之前介绍的绝大多数美国智库(像布鲁金斯学会、兰德公司、CSIS)都不一样,那些属于社会型智库,而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是美国国防部正式的下属单位,用我们的话来说是“体制内”的智库(这在美国非常少见)。它的强项就是对中国政治-军事的研究。顺便插一句,这家智库也是我老单位的对口交流机构,这篇报告的负责人Phil Sanders我们打交道的时间也超过了20年。

好,闲话不说了。我们来看这篇报告。这篇报告就是分析台海军事斗争形势走向的,篇幅非常大,分析了很多决策层面和作战层面的问题。对我们认识台海政治-军事逻辑比较关键的主要有三个点:

第一,美国是否真的判断大陆2027年要“武统”?我们前面说过,现在美国很多政客都在宣称中国大陆要在2027年对台实施“武统”,这篇报告没有直接反驳这个说法,而是梳理了这种说法的来龙去脉。

2021年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是最早这么说的,但是美国国防部其他主要官员并不持相同观点,接替他任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的阿奎利诺就拒绝重复这个说法。所以你看,对于美国政客宣称的“2027年中国大陆攻台说”,美国军方(也就是专门负责这个事情的部门)实际上并不认同。

第二点,美国如何看待当前中国政府的对台战略。报告说,中国政府对台战略有两大目标,近期是“反独”,远期是“统一”。对于这两个目标中方的决心都非常明确,但在具体操作上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战略模糊”:一是没有明确说台湾走到哪一步就算是“独立”,二是没有明确划定统一的时间线。

为什么呢?报告认为,这是一种战略智慧,也是一种博弈手段。因为你一旦明确说什么样就算是“独立”,那么台湾当局就可以采取切香肠的手段,“无限接近”这条红线但不碰它,这样你的主动权就全部被对方拿走。不明确宣布统一的时间线也是一样,因为这样做就把自己战略上的弹性全部取消,完全不顾条件,不顾代价,同时又给对手提供了充分的准备空间。

这是报告对我们对台战略的总体解读,或者说是政治层面的解读,那军事层面的判断呢?

我们来看第三点。报告说,军事手段是中国大陆对台战略不可缺少的环节,但具体使用何种军事手段是由战略目标决定的。

报告认为,如果以“统一”为目标,那么大陆方面不太可能采取“海空封锁”和“远程火力打击”这些作战样式,而是会优先选择跨海两栖登陆作战。为什么?因为封锁也好,远程火力打击也好,都不能快速达成目标,还会给美国充足的反应和动员时间,使得美国可以最大限度地阻挠解放军的行动。

但听到这里你可能有个问题,那就是这类作战我们有没有成功实施的把握?我告诉你,报告还是很详细地谈了这个问题:一方面,它认为我军这几年在指挥体制、组织结构和硬件设施方面提高非常快,实施此类作战的能力迅速增强;但与此同时,它认为我们还面临一些短板和挑战。

比如,它认为如果要实施大规模跨海登陆,那投送能力必须得够,必须在实战损耗的条件下可以向对岸运过去足够的兵力,否则这仗就不好打了。但报告认为,我们现在的投送能力可能还满足不了这种需求。它还说,我们如果要保证对台的空中压制,那沿海的机场也不够,可能没法出动足够的架次。另外它还提了其他一些短板。当然我这里要提醒你一句,这些都是美方报告的观点,你看的时候自己要留意。

总的来说,报告认为我们克服这些短板也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在台海军事形势方面,报告得出的判断就是“近期不会打,但远期存在大打的可能性”。听到这里你可能发现,这篇美国“体制内”智库的报告在判断上并没有太多出乎我们意料的地方(实际上前面几篇也是这样)。我这里想说的是,涉及战争与和平的重大问题一般都经过反复博弈,体现出来的更多是常量,而不是变量。在这一过程中,坚决维护核心利益和战略慎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最后引用一句我国兵圣孙武的话:“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句话在今天依然适用。

好,这期《全球智库报告解读》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下期再见。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