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全球化黄金时代结束”,中国如何破局?

《何刚·全球投资报告》第7场直播,主题聚焦“贸易变局如何影响你的投资?”

本期主题,何刚老师为你请来了重磅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教授。互动问答环节,何刚老师和张燕生老师共同为九九、未央、Fancy 梵希、吴科言、金戈铁马、游张洋、陈学乾,7位同学解答了全球贸易相关的一系列问题。感谢这7位同学提出的精彩问题,期待更多同学继续在评论区和知识城邦互动提问、分享学习笔记。

下面我们系统呈现何刚老师、张燕生老师与7位同学的精彩问答。

九九:全球化黄金时代的结束,是否意味着中国的对外贸易增速会长期放缓?进而会影响到中国现有产业的格局?中国如何寻求破局?

张燕生:我的基本判断是,世界经济贸易增长的黄金时代结束了。严格来讲,2009年开始(全球贸易增长的黄金时代)就结束了。我们有大量的数据和实证来证明。

这个大趋势对中国的影响是什么?我认为对中国最本质的影响是,中国以离岸外包为主的阶段会告一段落。我们学工业经济和外向经济的时代结束了。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参与跨国公司离岸外包的外包链。比如从太平手袋厂和牛仔裤的代工贴牌开始,学习外向型经济。后来,逐渐打造世界500强,打造完整的创新链。

离岸外包第一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第二没有自主品牌,第三没有自主营销渠道,靠的都是搭西方跨国公司的车。

因此,新时代是什么?下一步中国的外贸会是怎么样呢?我认为,是知识产权的自立自强,品牌的自立自强和营销渠道的自立自强。今后的贸易比拼的不是规模和顺差,而是质量和逆差。我们给别人订单、需求和动力,带别人玩儿。

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过去40年我们的外贸企业终于在2021年“成年”,那么未来,我们将在世界上,在技术、品牌和渠道等领域,开始进入世界前沿。

何刚:张燕生老师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转折,我们看什么时候可以持续性地发生。中国贸易顺差表明我们的出口很强,生产能力很强。当有一天我们逆差的时候,我们给全球发订单,意味着中国的经济真的是足够强大了,这代表我们进入了消费高附加值的领域。

张燕生:何刚老师讲得很好。我们将一步步从顺差到逆差,而且是给别人机会、给别人奶酪。

何刚:因为我们的市场足够大。

张燕生:研发创新投入的规模和增长率是非常高的。这意味着你给全球的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家“发包”,你会紧紧地把全球的科学家、企业家、工程师团结在你的产业链、供应链里面。

未央:中国哪些行业核心竞争力是具有世界范围内话语权的?不随供应链转移而失去的?

张燕生:过去40年,我们的恩格尔系数大概是60%,支出主要花在了吃上。改革开放的前20年,发展最快的就是轻工业和纺织工业。2000年,我们的恩格尔系数大概是40%,吃穿的问题解决了,要解决住和行。从2000年开始,建筑业、房地产、重化工业等开始加速发展。2019年,恩格尔系数是28.2%,生活越来越向好。

现在,我们能看到中国在新能源汽车、5G和光伏等高端技术制造、高端技术服务领域,逐渐形成国际竞争力。

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过去外资到中国来,70%以上是进入制造领域。现在外资到中国来,70%以上进入的是服务领域。比如,生产性服务、研发服务、设计服务、咨询服务、人才服务和专业服务等。因为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和制造业高质量,非常重要的需求是现代的生产服务和工业服务。从这个角度来讲,跨国公司对中国的机遇的把握,是非常精准的。

另外补充一个指标,过去几年,哪一个要素的投入增长是最快的?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的比例,在过去6年的增长都是10%以上,去年超过14%。未来5年,国家的“十四五”提出的指标是保持在7%以上。研发创新产出,2021年有22.6%是有效发明专利,2020年是18.8%。技术进步这方面,无论是投入还是产出,都是最快的。

短板是什么?第一个就是应用基础研究。国家现在开始推出基础研究十年规划。第二个短板是科研。这方面国家开始三年攻坚。对于做企业和投资的人来讲,如果一个要素的投入和产出是增长最快的,而且它的短板是最下力气去改变的。我相信它一定是未来30年的新增长点。

何刚:这个问题太重要了,中国制造的优势已经被证明了,无论是轻工业还是重工业。但是,中国服务、中国研发和中国创新的潜力正在呈现,而且策略很清楚。我们一方面要看到中国制造的持续优势,但也不用担心中国制造的部分外迁,因为服务的部分补上来了,服务研发有可能成为友邻周边地区外包的起点,我们来做连接和外包。

张燕生:中国未来30年的战略,我自己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讲,叫“有饭大家吃”。我们和强者,强强分工、合作互补,和弱者开放、共享、包容,就是带着大家玩儿。中国是一个大国,要“有饭大家吃”。

何刚:这是一个大的战略和长远规划。张燕生老师回答这个问题把制造的基础、研发的长期价值和服务的巨大潜力讲得非常清楚,投资趋势就在其中。

Fancy 梵希:后疫情时代,很多制造型品牌商将工厂往东南亚国家如泰国、越南,和拉美国家如巴西、墨西哥转移,这对中国的离岸外包和近岸外包的影响是什么?以及国内的制造型企业如何实现转型?

张燕生:我刚刚讲到产业外迁是发生在2007年,因为人民币贵了,劳动力贵了,土地贵了,原材料也贵了。部分外企把一些低技术、低成本和劳动密集型的环节工序,迁到了中国的中西部,或者中国周边国家。然后把高增值、高技术的部分留在总部。

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就是我刚刚讲的“腾笼换鸟”。一些低端的、用人工的、用土地的、高消耗的大量转移到周边地区,腾出更多的土地、资源和要素,中国开始发展高端。其实广东“腾笼换鸟”了12年。

何刚:佛山最典型,我去调研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例子。

张燕生:中小微企业缺技术、缺人才、缺资金、缺品牌、缺渠道……没有这些经验和能力,很难往上走。佛山人在2009年喊的口号就是学习德国,发展强大的现代工业服务、生产性服务,解决前面讲的“六缺”的问题。

对东莞来讲,2008年金融危机,外资撤了,笼子腾空了,鸟不进来怎么办?他们把完整的、一流的创新链做起来了。中国需要把中低端腾出来,有饭大家吃。美国为了保存自己的高端制造和服务,选择跟中国打贸易战、科技战、产业战和金融战。这是零和博弈,什么叫有饭大家吃?就是我们要跟强者强强分工合作、错位差异互补。我不动你的奶酪,你也不动我的奶酪,我们共同寻找差异化的、错位的互补机会,这是中国现代化很重要的选择。

何刚:总结一下张燕生老师说的,中国不会像拉美国家那样产业空心化。我们原来替外企造耐克鞋,现在外迁到了越南、孟加拉国。但是,引进了特斯拉的制造工厂,我们进入的是高附加值的制造业。

张燕生: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前面讲到的新发展格局,国内大循环是主导。2035年以后,我认为中国市场规模会是美国和欧盟的总和。企业家、投资家需要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国内的大市场,尤其是统一大市场。你怎么拿住这个蛋糕,有谁能够在中国市场和你竞争。

何刚:不要忘记了我们本土市场的巨大潜力。如果你能在本土市场做得好,全球市场也不在话下。

吴科言:中国近些年来建立的自贸区,对我国贸易的未来发展有哪些影响,对人民币国际化会有正向的影响吗?

张燕生:自贸区有两种概念,一种是FTZ,一种是FTA。

FTA是国际自贸区,中国要做好的文章是RCEP,有十五个经济体,有三个经济合作圈(东盟、日韩和澳新)。这三个经济合作圈涉及产业链、供应链和市场的合作。

我认为,这背后有一个大的趋势,全球经济重心东移,全球需求的重心东移、供给的重心东移,和服务、金融、资本的东移。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是,怎么在RCEP的框架下,把握住全球经济重心东移的机会。

第二是FTZ。以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为代表的十来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借鉴了美国TPP的思路。我对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想法很简单,今后这些自由贸易试验区解决三个问题,第一科学、技术、工程的创新。第二,规制、标准、管理的现代化和制度性开放。第三,绿色共富。自由贸易试验区很重要的一点是,通过开放推动经济的现代化、治理的现代化和文明的现代化。

第三是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美国的通胀是长期的,中国的稳增长是长期的。全球的投资人怎么投资中国?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开放和资本市场开放是必备条件。从这个角度来讲,中美的宏观政策不同步,中美的经济周期不同步,中美的结构不同美,这是历史给中国创造的绝佳机会,关键在我们,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我认为,这影响着中华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打造。

何刚:如果中美完全同步,可能从经济上和金融上就真的只能是美国经济的附庸了。正因为不同步,我们有了40年的积累,我们又有全链条、全产业各方面的布局和市场巨大的潜力。中美的不同步给我们带来了结构性的机会。前面张老师讲的这些,要给大家提醒一下,40年前不同步,我们麻烦,现在不同步是好事。

金戈铁马:数字贸易正在催生大量的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我们中国应该如何把握先机,在未来的国际数字贸易中占据领先地位呢?数字贸易的蓬勃发展,是否会促进全球化的再次回归呢?数字贸易对于我们普通人的工作生活而言,又会带来哪些全新的机遇呢?

张燕生:数字贸易对推动数字全球化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都知道,在数字经济、数字贸易、数字技术方面,现在走在前面的是中国和美国。2021年5月,美国的互联网平台亚马逊封了中国5万多家跨境电商企业的号,涉及金额一千多亿。通过这个封号我们能得到什么启示?对数字贸易、数字经济和数字全球化来讲,有什么启示呢?

第一,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就是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刷单的时代结束了。与其别人对我“零容忍”,首先我们要对自己“零容忍”。

第二,亚马逊这么做合不合理?这就涉及维权。懂国际法的人才、机构的能力具备吗?包括企业、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我们缺少能够在世界前沿与这些大型律所和跨国公司博弈的人才,懂国际法的律师不够、机构不够、能力不够。

第三,我们的大贸是世界第一,但定价是FOB。中国的话语权、定价权和规则制定权,需要在新业态中取得。

FOB:船上交货。按“船上交货”进行的交易,买方负责派船接运货物,卖方应在契约规定的装运港和规定的期限内将货物装上买方指定的船只,并及时通知买方。货物在装船时越过船舷,风险即由卖方转移至买方。理论上,如果进口地征收关税,关税由进口商承担。

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你会动谁的奶酪,这个时候就会产生贸易战、科技战、产业战和金融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寻求合作,数字全球化需要大量的同盟者,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和印度等等。

何刚:今年上半年,中国的出口非常强劲。下半年中国的出口态势能不能延续,还是说有一些意外因素可能让增长态势被打断?也有人说,上半年是因为有一些积压的订单爆发出来了,因为去年上半年的数字也很好。您怎么看?

张燕生:2021年我们的外贸增长率是21.4%,突破了6万亿美元大关,创下历史新高。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我预测2022年中国的外贸增长率会保持在10%左右。从前5个月来看,按人民币计算的进出口是8.3%,按美元计算大致是9%,接近10%。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个人对下半年的看法是,下半年政策方面,大概率会统筹新冠疫情、经济社会发展和外贸外资发展的平衡。如果下半年能够比较好地统筹新冠和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经济社会生活的发展。也就是说国内的基本盘是稳的,出口是外需的函数,进口是内需的函数。国内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稳了,进出口的基本面就稳住了,剩下的就是外需和内需的变化。

对出口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目前的国际局势,一个是俄乌冲突,一个是印太战略,尤其是美国的印太经济框架,会对我们的外需和贸易市场产生影响。

当然,总的来讲,我仍然坚定地认为,今年的进出口会保持在10%的增长。我相信下半年的形势会比前5个月的形势要好。

游张洋:今年,如果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的汽车贸易国,请问会对中国和世界的汽车产业带来什么影响?

何刚:这个问题很重要。中国早就是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和销售市场。生产销售2000万辆的数字早就达到了。但我们的更多生产销售是在本土,出口量的占比没有那么大。

2022年的前5个月,汽车出口同比将近1倍的增长,全年的汽车出口应该是比较乐观的。我个人认为,中国汽车产业的制造能力、成本控制力,以及全球主要汽车公司在中国的制造布局,都决定了中国必然会是全球最大的最重要的汽车贸易国。

除了满足内需,它一定会大量出口。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布局在中国,市场在全球,上海工厂相当一部分是出口。随着上海工厂的扩产,更大的生产部分可能也是出口。这部分对中国汽车产业总体上是利好的,无论是传统汽车还是新能源汽车。

对于日本、欧洲的制造厂商来讲,确实带来很大的压力。低附加值的中低端汽车产业、规模化的汽车产业制造,中国的时代已经全面来临。

陈学乾:请问美联储加息,人民币相对贬值,会使我们的出口受到很大的影响吗?外贸企业有没有什么的手段来避免不好的影响?

何刚:比较成熟的外贸企业可以做一点外汇的套期保值。如果你坚定地相信今年人民币还会继续贬值,为了避免在人民币美元结算的过程中产生汇率损失,可以做一个反向的套期保值。这是外贸企业经常采用的方式。

但是,请注意套期保值的目的是规避汇率给外贸业务带来的风险,而不是去炒外汇和赌人民币的升值还是贬值。如果真的去炒外汇,可能会把你带入万劫不复的状态。

关于人民币的走势,我认为,恐怕单向贬值的趋势要结束了。你不用太担忧美元加息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的致命影响。美元加息对欧元的影响可能会更大。因为欧元继续贬值、日元进一步贬值,可能是注定的,但是人民币不一定。人民币汇率的有所回升,恐怕是更值得期待的事情。

谢谢张燕生老师的展望和分析,跟我们分享了内部政策的稳定、内需外需的变化、外部因素的风险,供大家参考。希望大家在未来的几个月,不断地消化和学习张老师提到的对全球贸易变局、中国贸易形势,乃至于中美贸易关系的分析。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