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学习是为了成为你自己

终身学习,名词,意思指社会每个成员为适应社会发展和实现个体发展的需要,贯穿于人的一生的,持续的学习过程。

*

我个人算是终身学习这个词的忠实拥趸,没办法,选择的余地很少。如果可能的话,我更愿意劝人多读书。但是有一天我突然醒悟,劝人多读书这种话听起来像是一种羞辱,于是当天我就转而支持终身学习。意思相差不大,但是人们听到之后的态度却有天壤之别。

教别人如何终身学习我做不到,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不过我可以分享一下我个人的终身学习经历,也许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更有参考价值。这里,我想具体分享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我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学高等数学。听起来有点奇怪是吧?我上大学的时候,高等数学的课程令我很是头疼,虽然最后考试都还能通过,但我自己很清楚,那是因为我有考试技巧,并不是我当真理解得很透彻,学习得很扎实。等到我开始工作,一般是值一个24小时的大班,然后休息2-3天。有时候和同事调换一下,可以随随便便弄出一周休息时间。所以我突然有了很多时间,当一个人没事可做的时候,他身上的习惯就会开始发作。那时我22岁,之前有16年的时间都在校学习,我最习惯做的事情就是打开教科书开始学习。

于是,我回家翻出大学时代的教科书,开始补习高等数学课。大学时代由于学得很痛苦,让我对自己的智商都有所怀疑。这种隐忧直接影响到了我的自我判断,所以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重学高等数学。然后奇怪的事情就此发生,在没有老师,没有学校,没有课表,没有作息时间规定,没有考试的情况下,我发现一个人的确可以凭借个人兴趣进行学习。而且从我的亲身体验上来讲,当这一切压力都消失的时候,高等数学也变得不是那么难了。在毕业之后,我突然发现我还是能学一点数学的,以前解不了的题目现在突然间也有了灵感,总而言之,我感到自己的脑子就像有一阵清风吹过,吹散了里面的雾气,发现这颗脑子还能用。

这是终身学习概念对我产生的最大触动。当我终于可以顺畅解题的时候,内心其实非常悲凉,因为我第一次意识到学校和学习之间其实没有必然关联。没有校园里的那一套东西,一个人也是可以自学的。相反,如果一个人运气不大好,在学校里却有可能遭到来自教育的打击。因为那套叫做教育的东西,其实是说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内反复训练一个人,让他能达到通过考试的标准。至于说他是否真的理解,内心是否真的融会贯通,没有人在意。这样即便考试能够通过,这种通过对于个人也依然是一种打击,它分明是在说:你其实根本不会,你就是个骗子。然后,这种自我怀疑就会限制一个人的人生可能性,有许多事情他会自认为做不了,就像我在毕业前因为数学吃力就认定自己不可能是做学术的材料一样。

第二件事情,是自修人文科学。我是理科生,早年间带有理科生传统上的傲慢:他们文科根本就不是科学,没有任何一门是扎实的学问,想怎么编书,想怎么编论文都可以,就是一帮大话精、吹牛犯、口力劳动者。而我们理工科学生,才是让这个世界真正运转起来,让人民得到幸福生活的人。90年代末,当我开始上网,和网友在网上讨论具体社会问题的时候,我猛然发现了自己的短板:我可以说出一个物件后面的原理,解释某种物质现象背后的机制,但我对人类社会如何运转,人们如何思考问题完全一无所知。任何一本物理教材、数学教材,不会告诉我社会财富如何分配才较为合理。同样的,它们也不曾告诉我自己和他人之间的关系与边界,因为这不是科学所要讨论的问题,但对于个人生存至关重要。

于是我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恶补人文科学,具体方法是上网找人就某一社会问题辩论。看不懂对方的论证,或者是辩不过对方的观点,那就回来查资料翻书,学会一点然后再次爬上网和人接着吵。吵得越严肃、越深入,我的学习进度也就越快。感谢那时候的网友,他们对于辩论还有一种很认真的态度,每次他们引经据典进行反驳,都为我随后翻什么书指明了道路,提前为每一本书勾画了阅读重点。

正是通过这样的学习,才让我放弃了理工科学生关于“技术中立”的妄念,也让我终于意识到在人类社会里并不是每一个现实问题都可以转化为技术问题,避免了把人当作工具和对象的那种冷酷想法。而在多年之后,当我回顾这一段疯狂的自学历程时,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运气好,误打误撞找到了终身学习的根本动力:学以致用。因为学了就能用,这让我保持了多年的学习热情。如果仅仅靠个人兴趣或者个人思考,那么到今天我的学习进度大概依然保持在刚刚开始的地方。今天有兴趣,明天则未必;今天觉得有价值,明天也未必。但任何知识只要明天要用到,那人就会学下去。

第三件事情,是自学AI绘画。工作多年之后,兜兜转转,我转入互联网行业。它是我的兴趣所在,也在其中实现了自我价值。但是互联网的版图现在已经变得太大,大到任何一个人都不能通晓全景的程度。所以有一阵子我也觉得很迷惘,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在这个行业里学点什么。因为分工已经变得很细密,而且每一个分项的门槛也都变得很高。再加上加密技术等新领域的进展,直接指向了更雄厚的资金和更高深的技术,也让我这样的微小型玩家觉得事情与我无关,新领域已经不再需要我这样的人,要玩也交不起门票钱。所以陷入了一种什么都想学,但是什么也学不了的困境。

中间一度我想过做点别的,比如说学着编个剧本,开家餐厅,练门外语,出本写作教程一类的事情。一旦开始思考这种开放性问题,太多的可能性让我无所适从。似乎什么都可以学一下,似乎学完都可以试一试,但又似乎没有哪一样真正让我感兴趣。后来我成功说服了我自己:为了学而学,那你还是个骗子,就像当初早出晚归去学校教室里坐着一样,你坚持去做上学这件事,而这件事你自己清楚和学习没有任何关系。

最后我刚好遇见AI绘画技术大爆发,依然是互联网上的新进展,依然和创造有关,依然有很多不确定,大家依然都在差不多的水平线上,这种情形和我当初投入互联网时的情形差不多。所以我一头扎了进去,没有谁催促我,没有谁鼓励我,没有人告诉我伟大意义,更没有人告诉我远大前程,但我就那么去了。在我目前的这个阶段,看起来可以学习的东西很多,有太多选项,但任何个人的发展都有他自己的路径,而大多数选项并不在这条路径上。在那么多年之后,我还是喜欢互联网,还是喜欢创造,我认为这些偏好已经是我个人的一部分。那么对应的终身学习也是如此,它应该是帮助我去实现那个想要成为的自我,而不是让我体验种种可能性。我当然现在可以去学棒针编织,但是那个会打毛衣的我,可能对于我个人而言并没有多少意义,那么这种学习也就落在了空处。

把教育和学习分开,永远强调学以致用,最后是为了成为自己而学习,这就是我个人关于终身学习想要分享的三件事。我希望有人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就和我讲这番话,告诉我教育归根到底是个人的事情,所以最终还是会落回到学习上来;告诉我与其期待教育,期待他人,不如依靠自己;告诉我在无穷无尽的可能之中,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自己想成为什么人,那么终身学习也就有了明确的方向。它不是学习方法,或者生活方式,它就是人存在本身,我们在物质新陈代谢之上的知识新陈代谢,同样帮助我们构成自己。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