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陈启宗:俄乌战争如何改变世界格局(上)

我这种时间有限的中年人生活里很少有“追更”的概念。但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每半年一次的股东信,我是常年要追着读的。

恒隆在香港有两家上市公司,一家叫恒隆集团,一家叫恒隆地产,两家有交叉很深的股权关系,主业都是商业地产。恒隆几十年来同时深耕内地和香港地产市场,陈启宗本人也就需要用足够大的视野和时间线,来梳理自己的见地,来为他的公司提供决策依据。

而他同时又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的语言表达非常鲜明直率,所以我经常借他的视角来理解香港的“老钱们”,怎么看待全球和中国经济的变化。

9月份,恒隆集团和恒隆地产都发布了2022年半年报,陈启宗在两份半年报里各写了一封股东信,细节各有不同。

尤其是他写在恒隆地产里的那一封,我读完感觉,非常适合用来在《商业参考》里面,当作此前半年咱们自己的学习复盘和总结。

所以这接下来两讲我想换个形式:请我的编辑许晶帮忙,以陈启宗先生的口吻,直接给你念一念他给恒隆地产写的致股东信。他在这封信里更详细地解释了,他所看到的几个历史变局的重点,以及他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关注。

在音频里,我有时候会作为旁白出现。

我们开始。

 

 

我们生活在全球化的世界,而中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的主要市场。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事会迅速影响中国经济,继而影响我们的业务。这就是为何过去10至20年,本人都在《致股东函》向股东阐述管理层对可能影响我们的全球问题的看法。这些问题涵盖地缘政治、地缘经济,以至科技发展、环境问题。

过去数年,我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探讨中美关系这个问题,这有可能会分化世界,也许会彻底改变全球经济的组成模式和营商方式。作为一家只在中国投资的公司,我们因此也不能幸免。如果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或者误读这种不断在演变的双边关系,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

然而,没料到出现了两个新问题,令我们的分析变得更复杂。

两年半前,2019冠状病毒病的出现改变了世界,且意外之事还可能会陆续浮现。可能在不久将来,疫情会变成风土病。但是,我们还没完全消化其所有影响,俄乌战争便在今年2月爆发。这也会改变世界的面貌。

纵使战争很悲惨,而且大多不道德,但人类历史上战争频仍。目前情况,改变世界的不是这个冲突本身,而是西方这看似第三方的反应,其影响既深且远。

蔡钰好,这个地方请你注意,陈启宗认为,比俄乌战争更重要的是,西方国家在俄乌战争背后展现出来的态度和反应,这是深远影响世界的因素。下面请你注意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自二战以来,本人能想到同样影响深远的事寥寥无几:一是1978年年底中国改革开放,另一是1989年柏林围墙倒塌。该两件事发生时都没有特别瞩目,但这次不一样。某种意义上,前两件事团结了世界,但现在这场战争却分裂了世界。没有大企业能置身事外,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的未来。

首先,这会打乱并改变全球的资本流向。当美国可以随意冻结国家和个人的美元计价资产,那其他国家还会把财富留在可能发生这种事的地方吗?会这样想的绝对不只是美国的敌人或中立的国家,其盟友也在观望。特朗普政府让世界知道,在美国国内政治环境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到2024年,特朗普或像他这样的人可能会执掌白宫。美国在全球的行径会进一步恶化吗?由于美国的势力遍布世界各地,无人可以幸免。大家都忐忑不安,都在观望。

因此,很多人会开始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资产,把资产调往美国的势力范围之外。很少人会谈及这些事,但一旦集体共识的势头形成,就没有人能够阻止这股浪潮。这样可能会改变现有的全球金融框架。也许纽约和伦敦仍会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但一些较小的金融中心可能会出现。自二战以来,全球任何地方出现重大麻烦,资金都会流向美国,或至少兑换成美元,但这种现象可能会开始改变。

蔡钰陈启宗说的是,连同美国盟友在内的全球其他国家,都会开始考虑,长远地把资产搬离美国。那么美国出台《芯片法案》去劝说全球的芯片公司们在美国设厂,这些应邀设厂的公司们,尤其是非美公司,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这就值得我们多打一个问号。
另外他说,在纽约和伦敦之外,一些较小的金融中心可能会出现。那谁会拿到这样的机会?新加坡?香港?迪拜?悉尼?等等,那就都值得关注。尤其是其中的新加坡,这两年承接了不少跨境贸易,又是加密资产的天堂,会不会迎来永久性的大机会,这个也是值得我们打个问号的。

SWIFT是全球最大的交易与支付平台,干预SWIFT就等同动用金融核武。而这次,美国做了难以想象的事情。当美国可以随意阻止某些银行通过该系统进行交易,这无疑会令很多国家逐渐转至其他类似的平台,有些平台其实已经存在。金融交易难免会分散进行,这是去全球化的一种形式。至少未来一段时间内,效率会因而降低,成本继而增加。

这种金融武器化的手段,可能会削弱美元的主导地位。没有单一货币能够取代美元,但以欧元和人民币作为交易结算货币预计会愈来愈受欢迎。最近印度跟俄罗斯签订的煤炭采购合约,正是以人民币计价。

无论如何,美元的地位相对减弱,对美国来说怎么都不是好事。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华府只可怪责自己。坦白说,美元的主导地位一直在逐渐减弱,尤其自20多年前欧元问世后。

蔡钰这也是《商业参考》之前要讲SWIFT武器化课题的原因,你可以回头复习这一组内容。

俄乌战争的另一严重后果是能源价格飙升,而这是西方自己一手造成的。为损害俄罗斯而限制它向西欧销售天然气,结果西欧国家也一同受害。欧洲短时间内能从哪里获取如此大量的能源来取代俄罗斯的供应?到了冬天,像德国那样的国家会怎么样?其做法引出一个问题:欧洲制裁的到底是谁?是俄罗斯还是自己?

美国要坚持抵制俄罗斯的天然气比较容易,因为它位处大洋彼岸,而且美国本土有大量资源,但西欧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在大西洋的两岸,某些人于盛怒时都无法思考,更遑论思考得清晰透彻。看美国竟然要去乞求死敌如委内瑞拉和伊朗增加能源供应。据报道,这就发生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友好传统能源大国的领袖拒接美国总统拜登的电话后不久。这样的事何曾发生过?自二战后,我们所熟悉的世界确实已经改变!

自彼得大帝以来,俄罗斯一直想成为西方的一分子,并为此努力了三个多世纪。但今年,它被正式拒绝。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公开表明,俄罗斯会开始东望。

……

俄罗斯如今东望,本人不大担心。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俄罗斯是中国的老大哥,但现在形势已经逆转。中国的经济规模更庞大、更发达。若计经济总量,中国几乎是俄罗斯的九倍。

本人预期以色列及其邻国会成为欧洲的主要天然气来源。上月,埃及、以色列和欧盟终于宣布达成一项协议。地中海东岸周边国家向西欧供应能源,这是首例。这条供应链避开了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联酋等传统能源输出国必须忍受的迂回走线和纷乱地区。

俄罗斯眼见他国抢生意,恐怕不会袖手旁观。美国撤离中东地区可能会令莫斯科更加大胆,美国在区内的传统盟友都在为此做好准备,世上数一数二的纷乱地区可能会更混乱。

目前的战争带来的短期困扰,或许会演变成长期问题。本人十分怀疑西方国家在对战争作出反应前,有否仔细考虑过这对其自身可能带来的后果。燃料价格飙升,粮食短缺以及必要矿产的供应受阻正在影响全球,非洲部分地区以至其他地方可能会出现饥荒。

事实上,我们的自然生态和经济生态都颇为脆弱,几乎容不下任何差错。试想,若此时世界任何一处发生重大的自然或人为灾害,例如地震、海啸、蝗灾或核电站事故等,会怎么样?环境恶化已经在各地引起问题,例如极端天气、干旱、洪水、森林火灾等等。上述的战争后果会加剧,全球经济很可能会濒临崩溃。

本人不认为这是捕风捉影,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这些问题也会引发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就如2015年大批难民从中东涌到欧洲那样。这次很可能发生的迁移,是从非洲经地中海进入欧洲。

蔡钰前面这段是说,全球的能源供需结构可能会永久改变。在全球范围内,饥荒、燃料短缺和经济崩溃的风险都可能发生,这些事可是在历史上引发过革命,也引发过大规模的人口迁移的。

我们这些在东亚或美洲生活的人可能会幸免于难民迁移的影响,但俄乌战争的其他影响会以别的方式伤及我们,我们也免不了受害,通货膨胀加剧便是其一。

过去数十年,大多数主要经济体都大量印钞,这本身就会引致通货膨胀。但俄乌战争加剧全球物价上升,是这场战争爆发前我们谁也料不到的。

几乎没有国家能够承受通货膨胀,应付通货膨胀须提高利率,企业会因而受影响,若政府负债太多,其国家也会受影响,美国正是个例子。仅仅是利息支出便会消耗大部分国库收入。诚然,美国联邦储备局总是可以印更多钞票出来,但这个游戏不能无限期地继续下去,美元贬值迟早会令全世界失去对美元的信心。

通货膨胀是欧洲特别关注的问题,许多西欧国家非常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无论情愿与否,不从莫斯科购买天然气无异于自寻死路,因为要找到替代来源一点也不容易,至少中短期内难以找到足够供应。燃料短缺已经在加剧通胀,民众会因而不满,继而导致政治不稳。

坦白说,许多欧洲人已经陷入一种集体歇斯底里的状态。本人一位来自意大利、非常聪明的银行家朋友,以及一位生活在法国、十分成功的高科技企业家都认为,俄罗斯最近的行为会威胁意法两国的存亡。

欧洲人的确心存恐惧,但这种恐惧并不理性。

本人认为,俄乌战争一俟平息,许多欧洲人就会幡然醒悟,看到他们现在的反应实无必要,甚至愚蠢至极。他们今天的许多行径会长期影响自己以至全世界,其中有些覆水难收,甚或不能逆转,损害已成定局。

除了乌克兰和欧洲,还有谁是这场战争的输家?贫穷国家、俄罗斯和美国。换言之,几乎所有人!从大局看来,贫穷国家对世界的影响轻微。俄罗斯忍受痛苦的能力不能被低估,但目前它已被大大削弱。坦白说,俄罗斯在全球的经济地位也不算举足轻重。

美国的情况正好相反。由此可见,美国可能是最大的输家,因为它可以输掉的最多。试想想,美元的主导地位被削弱。如前所述,最重要的不是战争本身,而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战争作出的反应,西方国家所要承受的痛苦是咎由自取的。

上述所有由俄乌战争引起的问题,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政经格局,这些影响会持续数十年。无论如何,中国都会大受影响,我们的业务也会如是。若(企业)管理层不慎重考虑这些问题对我们业务的影响,便实属不负责任。

蔡钰到了这里陈启宗是在说,俄乌战争之下,乌克兰、欧洲、贫穷国家、俄罗斯和美国都是输家。而美国可以输掉的东西最多,所以还可能是最大的输家。战争引起的各种问题会根本上改变全球格局,中国也会大受影响。

那中国怎么个受影响法?下一讲继续。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