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陈启宗:俄乌战争如何改变世界格局(下)

我继续请许晶帮忙,以陈启宗先生的口吻来给你念一念他在恒隆地产2022年半年报里的致股东信。我们挑出来的第二部分,他重点谈了世界格局变化对中国的影响。

我们开始。

正文

我们的主要市场中国会受到什么影响?据本人所见,目前情况还不错。长远来说,中国其实可能会得益。

(企业)管理层面对如此巨大的变化,在重新考虑本公司的策略和营运方式时,不应忽略一个明显而避谈的问题,西方国家对当前战争的反应引发转变,会迫使其政府暂时转而处理更紧迫的问题,而不是与中国抗衡。

例如,华府(华盛顿政府)受国内通胀所限,考虑放宽之前对中国征收的贸易关税。过去数年,美国为了削弱中国作为世界最大供应链中心的地位,曾有意建立另一条供应链取而代之,但随着美国国内物价上涨,上述主张的声音已经沉寂下来。

受疫情影响,某些战略性产品的生产线无可避免要回流。然而,要重新建立一个完整的供应链生态系统完全是另一回事。世上实在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复制这40年来中国在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所建立的系统。

要完成这一壮举,需要一个高度积极和富具创业精神,且人数数以千万、甚至数以亿计的民族。这些人必须有相对较高的教育水平和高技术的劳动力,并得到政府明智的政策支持和配合。现时的系统也是没有约束的全球化时代产物,很有效率,并为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制造商提供最便宜的服务。

今时今日要建构一个涵盖众多国家、语言和文化的新框架,不但会大大降低效率,而且即使真能实现也需时数十年才能达到中国现时的水平。此外,成本之高会令人却步,并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即使西方国家也负担不起;又或者说,在现今已出现通胀的环境下,或许尤其美国无法承担。

以上种种并不表示会风平浪静,西方国家对俄乌战争的反应提醒我们,绝不能低估国家的愚昧行为。此外,西方民主制度致使国家的利益在国际事务中往往被置于个别政客的利益之下。出于自私的政治理由——而政客都是自私的——例如面对即将举行的选举,国家的最佳利益往往被牺牲。

对于国外的形势,本人关注的最后一点是美国国内的不和谐。美国社会自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以来,大概从来没有像如今般分裂,社会和政治上的分歧正在蔓延。鉴于美国所扮演的全球领袖角色,其国内这些问题必然会影响全球。我们设想一下,美国可能会再次踏上孤立主义之路,即其立国之初的信条,到时全球格局都会改变。

这就是我们和其他大企业现时所面对的外部环境,有些问题在俄乌战争爆发前便已存在,有些则是该战争所带来的后果,全都是严重问题。

蔡钰我们再划一下重点:这一段,陈启宗认为,西方国家们,在当前可能不得不暂停与中国抗衡,调转枪口去处理更紧迫的问题,比如说通胀。虽然出于战略安全考虑,它们也想修复供应链,但想要复制中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和高成本,这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高通胀环境下,承担不起的。
但它们虽然没有建构能力,却仍然可能有破坏力。政客们出于私人利益的需要,美国内部正处于南北战争级别的社会分裂,这两个因素都可能催生某些影响全球的坏决策。

过去30年,无数不同年龄的商人和专业人士涌进中国,以致富为目标。当中大多数人无悔当初;坦白说,很多人爱上了这个国家。

疫情并非损害经济增长的唯一因素,最近的另一个主要问题与住宅发展有关。许多房地产发展商快将倒闭或已倒闭。若处理不当,这经济问题可能会扩散至其他领域。

过去16年来,本人每年都会出席在海南岛举行、其中一个中国最大型年度房地产论坛(博鳌房地产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本人的讯息始终如一、年年一致,就是现时住宅发展的业务模式难以持续。不知何故,论坛主办机构想本人每年都重提一遍。人人都点头称是,但听而行之的则寥寥无几。他们同意本人的论调,却不愿加以跟随。本人在此函也不止一次谈及类似观点,警告楼市泡沫终有一天会爆破。

本人反复提问的是:为何会容许此事在泡沫已经极大时任其继续?本人明白,从卖地到融资、从建筑到室内设计,房地产都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房地产投资总额直接占国内生产总值约13%;若包括其相关产业,这个数字更达30%。或许是不想让这音乐椅游戏结束,于是让它继续下去。但正如这儿童游戏那样,音乐早晚会停。

诚然,从财务角度看,政府并非没能力处理这问题。但泡沫越大,对经济的影响就越严重、越持久。音乐似乎已停,有些发展商会破产。

就地产业而言,失业应该不会是严重问题;地产项目可由新的持有人,例如持债银行,继续下去。对政府而言,造成更严重问题的是房产买家的不满。

恒隆幸好没有涉足内地的建房业务,所以没有因现时的乱况而直接受损。不过,我们的业务会间接受到影响。

那么,恒隆管理层应如何应对上述种种国内外的问题?接下来的6-12个月,我们会非常谨慎。我们将采取一切预防措施确保财政稳健,加倍仔细地审核任何重大资本支出。现时实在有太多不明朗因素,除极少数情况外,不宜开展重大投资项目。俄乌战争爆发以来,风险溢价已剧增,我们要争取时间,观察中国和世界,看看局势将如何演变。现时应审慎行事,不应冒险求胜。幸好,我们财政稳健,应能抵御几乎任何冲击。

至于我们的长远未来,本人经多番斟酌得出以下结论。放眼未来五至十年或很可能更长的一段时间,中国仍会像现在那样,是最佳的投资地之一。相对而言,可以预期中国会保持社会稳定和合理的经济增长速度。

改革开放总工程师邓小平先生有句名言: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中国这40多年来繁荣昌盛,全赖这种务实作风。只要能维持国家相对稳定,经济应会持续增长,人民的生活也从而得以改善。

说回香港,本港经济同样面对种种挑战。然而,这些问题都可以稍后做部分补救。

目前,香港的一般住宅市场疲弱。一般住宅楼市可能有一天会复苏,但就长远前景而言,我们对其仍不感兴趣。我们已经多年没有涉足这个市场,本人认为没有理由再踏足其中。毕竟,社会动荡平息后,土地供应早晚会大幅增加,楼价升幅会因而受限。

我们所涉足的豪宅市场则截然不同,本人已很久没看到大批内地富人来港。但香港在内地同胞眼中,仍很有吸引力。

世上并无完美的投资之地,每个经济体都有其独特的风险。中国内地改革开放以来,有40多年的良好发展,任何企业能够长远下去的唯一方法,就是时刻审慎理财,如此方能撑过无可避免的周期性难关,我们现正再一次面对这种难关。

作为一家只在中国(包括香港特区)投资的公司,坦白说,我们的选择不多。要在这行业审慎理财,我们一向保持负债率低,但这还不够,我们还须在作资本投资决定时避免严重犯错。进军内地市场30年至今,我们都表现不俗,但有鉴于环球市道转差以及中国经济状况,未来一年应当特别审慎。管理层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助公司缓解任何危机。

蔡钰前面这段的重点是,恒隆地产,也就是陈启宗认为,在接下来的6-12个月也就是到2023年年中以前,在财务上也应该预防性收紧。但他并没有因此就决定要抛开中国市场,去看看别的市场的机会,他仍然决定只把中国,包括内地和香港当作唯一的产业布局目的地。

它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稍微有点冲突的决定呢?请你容许我再用一讲,带你再一起去看看,包括恒隆和其他一些非常知名的香港地产大佬,在过去一年,在内地的房地产市场上,正在进行怎样的布局和动作。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