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消费小趋势:住青旅、养土狗和去大理

最近我注意到三个消费小趋势,从它们身上意识到了中国本土叙事能力的复兴。

 

 

第一个小趋势,是用租房的思路去住青年旅舍。

我们曾经讲过90岁的西安奶奶蔡秀琴,她养老不愿意跟子女住,而是住进了全季酒店里。

最近我发现,年轻群体们行动得更早,他们不用等到退休,早在刚刚上班的时候,就直接把青年旅舍当成长租房来住了。

比如《每日人物》采访了一群长住青年旅舍的人。其中有一个90后叫李用,他在北京二环内的青年旅舍已经住了三年了,因为看中它离公司近;便宜,一个月不到2000块钱;还省心,不用自己找室友去分摊房租;也不用操心打扫卫生和网络水电的问题。

李用在四人间住过,十六人间也住过,他这些年工资从几千块涨到一万多也不愿意搬走。他说自己住青年旅社永远不会无聊,什么时候回去都有一堆人等着他可以约饭、喝酒、散步,他还结识了一群在长久保持联系的好朋友,其中有大厂的程序员,有送外卖的小哥,有摄影师,也有来北京上补习培训班的考生。

这是第一个本土叙事:年轻人在借着青年旅舍这种产品,定义适合自己的居所和社群关系。

 

 

第二个小趋势,叫“土狗的城市化”。

我没有骂人的意思,我是说,像抖音、B站、小红书这样的视频平台,正在成为根据地,带动着年轻一代的城市养宠人群,开始把养土狗当成新风潮。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花个百十来块钱,到农村买一只小土狗,带回城市养,同时也非常热衷把养土狗这件事儿,当成社交谈资。

这里说的土狗,就是我们从小在农村的田间地头经常看得见的阿黄、小黑、旺财和来福们,也就是中华田园犬。我看到过一个解释,说“中华田园犬”这个词怎么来的呢,最早是广州、佛山、东莞一代的土狗玩家,早年为了向世界介绍本土土狗,就把土狗翻译成了“Chinese country dog”,这词儿再回译成汉语,就成了中华田园犬。

你要是在小红书上,现在搜“土狗”两个字,关于它的笔记已经多达18万条了。B站上标题带着土狗的视频也非常多,播放量最多的一条已经被看了550多万次。

土狗爱好者们都在网上聊什么呢?我给你念几个视频的标题就很说明问题了:

《一条土狗究竟有多忠诚?看完我泪目了》;

《看不起中国土狗?我笑了》;

《30元收养的土狗一年的变化》;

《都说养土狗就像开盲盒,而我开到了隐藏款》

《田园犬真的是燃烧颜值长大的,小时候的它vs长大后的它》

《狗大十八变,越变越离谱》;

《等比例长大》;

……

前面这些标题主要是来自B站,而小红书上的养土狗信息要更实操一些。比如《抑郁症特效药:养一只小土狗》《如何挑选一只温顺的小土狗》《祝所有养小土狗的家人们都能刷到这份攻略》等等。

这一类的热门视频也孵化了一批新的博主,比如说B站有一个Up主叫“冷风寻犬”,是专门帮别人挑土狗的;还有一个Up主叫“岭南犬迷”,是主要做寻找和发现美貌土狗的;还有一个博主叫“保种中华田园犬”,是介绍不同的中国土狗品种的;还有一些账号,干脆就是直接卖土狗的。

在小红书上最有反差张力的一个养土狗的叙事,是一个学霸,从耶鲁和哈佛毕业之后,回北京工作,从事影视娱乐业投资。这位博主从2000公里外的广西领回了一只小土狗,他的养土狗视频拍的是,他在北京的朝阳区跟这只小狗一起生活、相互治愈的故事。

这一类的新兴博主和养土狗的人,跟中国上一代养宠人群有很微妙的差异,新一代的土狗爱好者们,正在开发和传播一套全新的、理解中国土狗之美的标准。比如说一只土狗,除了牙齿全身都是黑色的,叫五黑犬,很难得;一只小奶狗,尾巴如果卷起来叫“金钱尾”,意味着它会很亲近人;如果它直立冲天叫“枪尾”,意味着它天生胆大,适合带去打猎。

你从这些爱好者们的交流当中还会发现,他们重新给以前不起眼的中国土狗赋予了这么两种叙事:

第一种叙事叫,中国土狗这些年在中国过得挺惨,反而被外来品种挤压了生存空间,但它们才是中国人的长久陪伴者。它们的祖先是东南亚狼,它们智商高、忠诚、可爱,也有品种讲究的,而且还便宜好养活。

这种叙事给人营造出了代入空间。一种“中国人得帮中国土狗”的情绪马上就能升腾起来。对应的,这一类土狗主题的短视频们还非常爱引用两个典故:

一个是说,前些年流行的品种犬,也不过是别的国家的土狗啊。比如柴犬,是日本土狗;柯基犬,是英国土狗;贵宾犬泰迪,是法国土狗;哈士奇,是俄罗斯土狗。言下之意是,别家土狗你都很喜欢,那自家土狗凭啥不能招人疼。

另一个典故,是苏东坡的那句“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所谓的“左牵黄,右擎苍”就是左手牵着黄色的猎狗,右臂擎着追捕鸟兽的苍鹰。言下之意是,你所熟悉的本土大黄狗,是有文化渊源的,它在古代跟雄鹰的地位一样高。

这是一类叙事,逆袭。

第二种叙事主张的是,土狗是靠“燃烧颜值”长大的。而你要是从一只土狗还小的时候开始养它,你就像是在等着开一个颜值盲盒那么好玩。

所谓的“燃烧颜值”我要解释一下——意思是,土狗们小时候都很可爱,奶呼呼的,但一部分土狗长大过程就是变丑的过程,它的颜值被烧掉了。但这种叙事把养土狗等同于开盲盒,就把产品风险给转化成了游戏性。

有了这样一层游戏性打底,哪怕一只小狗真的越长越丑,主人的心态也会轻松起来,也会非常乐于把这个长歪了的“盲盒”分享给大家看。跟大家一起吐槽自家狗子,说它“逐渐埋汰”“略有磨损”,或者“长成了自行车座”。

这是第二类本土叙事:中国消费者开始借着土狗,重新定义适合自己的伴侣动物。

而这两类叙事可能都会在中国宠物市场上推动土狗的城市化。

 

 

土狗的城市化又让我想起第三个小趋势:

在过去十几年,有一批有想法的一线城市家长们,亲自动手,把云南大理变成了中国体制之外的创新教育实验田。教育界有个有名的词儿叫“大理现象”,指的就是这个。

在大理周边,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教育理念和流派,基本上都能够找到一所或者几所对应的学堂。什么华德福、蒙台梭利和瑞吉欧这三大著名的国际幼儿教育体系就不用说了。这之外,中国本土创业者自己创办的新式幼儿园和小微学校在那边也很多,比如最著名的猫猫果儿、云朵学校、幼幼花园、溪谷幼儿园、蔬菜教育社区、美森特森林学校等等。

大理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个小微教育创新的氛围呢?原因是,这个地方本身气候宜人、物价便宜。在10多年前中国不是出现了第一批“逃离北上广”的中产、知识分子和文艺分子吗,其中的一大部分人,就把大理当成了聚居地。

这些新移民在大理住久了,就有了子女教育的需求,而他们又不愿意把孩子再送回到自己逃离的节奏和体制里去,于是有不少有心人就开始思考:什么是我想让自己孩子得到的教育?推此及彼,开始创业。

所以,大理这些新式学堂里的课程安排,比传统公立学堂要丰富得多。从音乐启蒙、油画、骑马到木工、陶艺;从爬树、采菌子到抓鱼、种菜,各家有各家的田园农庄,各家有各家自己的玩法。

而它们又都有一个共性,就是都推崇整体教育,也就是要求孩童们跟自然和社区建立真实关系,在真实田野和真实人际里面成长。

大理这帮新移民们,本来就信赖彼此的价值观和审美,于是只要有人愿意尝试,也就有人愿意把孩子送来参与,同时自己作为家长也参与进去成为共建者。

这样慢慢地,大理就积攒了不少这一类的小微创新学堂。各个学堂一般规模都只覆盖5到12岁的孩子,同时在校的学生基本上不超过100个人。控制规模是为了让教育者们的情绪劳动,能够覆盖得过来。

你看,大理的新移民们也是在重构叙事,在重新定义什么是适合自己的儿童教育。

他们的这些探索和尝试,在过去十几年也不断吸引着别的教育先锋,和新一代的中产家庭迁居过去,不断给大理创新教育提供新鲜的理念和新鲜的生源。大理也就因此靠着创新教育的标签在全国教育界闻名了。

2021年中国不是经历了教育“双减”吗,大理的创新教育就又被大城市家庭们关注起来了。大城市家长们开始意识到,大理的这些小微创新学校,可以给孩子当作寒暑期训练营来用啊。所以,寒假或者暑假的一两个月,全国很多家长就会到大理去租个房子,在本地的创新学校里报一个短期的游学班,让孩子们去亲近自然、释放天性,等到假期结束再回到城里继续鸡娃人生。

你看,城市家长们在大理教育这种创新供给面前又构建了一种需求叙事:把大理当作升级版的乡村,来获取短期的田野体验。

这种短途的玩法,在大理本地家长看来是玩票,认为他们没法领会这种教育方式的精髓。本地家长们认为,时间太短了,城市家长们的尝鲜意识又太强烈,第二周的课程跟第一周有个重复,都要投诉或者换学校,这就让城市孩子们没法构建和感受真正有价值的“社区”。

相比之下,那些真正在本地待下来的小孩,可以从同一条河、同一只鹅身上感受四季的变化;从真实发生的停水、停电里感受困境、担当和互助。这又是两种叙事之间的一道微微的鄙视链。

 

 

好,这是我想要分享给你的三个小趋势。你看,当“购买力”成为一种强势的资源,消费者们的叙事能力也正在突飞猛进。他们正在重新定义青年旅舍的用法,重新定义土狗之美和什么是自己想要的教育。

你最喜欢哪一个呢?期待你说说你的看法。

再见。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司敞开聊,股票别瞎买。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