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古人为何崇尚青铜器?

你好,我是顾衡。本周我给你带来的这本书,叫《文明的崩塌》,它还有个副标题,叫《公元前1177年的地中海世界》。作者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古代史和考古学教授埃里克·克莱因。

这本书讨论的是个什么问题呢?前面提了一句,古代东地中海地区的贸易往来和文明兴衰,这是个非常宏大的话题,这周来详细说说这个。

人类古代文明中有一个非常光辉灿烂的时代,青铜时代,人们主要用的是青铜。在埃及和两河流域这个人类最古老的文明发源地,它大致是从公元前3000年开始,到公元前1200年结束。也就是说,青铜文明在爱琴海、埃及和近东持续了将近2000年。

但是,在公元前1200年这一个时间点上,发生了一场文明大崩塌。范围之广、程度之彻底,简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仅有几百米宽的达达尼尔海峡两边,两个互相仇视的亚欧古文明,赫梯和迈锡尼,同时陷入了崩塌。随后的200年间,人口锐减了将近90%,连文字都失传了。
南边的埃及虽然苦苦撑住了架子,但是国力大衰,失去了对黎凡特地区的控制。
更加蹊跷的是,东边两河流域的亚述和巴比伦,两大帝国或迟或早,几乎就在这同一时间段,也陷入了混乱和衰退。

为什么这几大青铜文明会几乎同时崩塌?克莱因老师的这本书,说的就是这个。不过,咱们中国人对古代地中海可能比较陌生,所以今天先把这本书放一放,看看中国的青铜时代,也就是商和周,来做个对照。

埃及和两河流域是文明发源地,咱们中国因为离得比较远,文明就比较新,进入青铜时代的时间比埃及和两河流域要晚上1000年左右。具体说来就是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到公元前500年左右,也就是战国中期结束。

为什么中国的青铜文明到战国中期就结束了呢?传统解释是随着铁器的普遍使用,生产效率的提高,生产力和生产资料的关系就需要重新调整,于是,政治权力的重新洗牌就不可避免。

今天,我试着给出另一个角度的解释。不一定对哈,同学们可以讨论一下,看看靠不靠谱。

商王为什么喜欢搬家

我们就拿商朝来举例。《史记》里说,商朝一共31个王,迁了13次都城,一直到第19位国王盘庚迁都到殷,就是今天的河南安阳,这才稳当下来。

那你说,商朝历代国王为什么这么爱折腾,喜欢搬家呢?关于这个问题,各种解释五花八门。我倾向于同意张光直先生的意见。

张光直先生认为,商朝统治者屡次迁都,与寻找铜矿和锡矿有很大的关系。铜和锡有什么用呢?商人好巫,商朝的统治者首先得是个大祭司,然后才能是个国王。他的统治合法性,来源于他能和天神沟通。

和天神沟通,具体操作是怎样的呢?

首先是请天神下来,这个步骤需要两个人。

第一个是巫,女的叫巫,男的叫觋。不管男女吧,他们的任务是跳舞,舞巫同源嘛,今天我们管巫术还叫跳大神,就是这么来的。

第二个人是祝,“祝”这个字,你看字形就知道,是一个小人跪在庙里,张个大嘴朝天上说好话,哄天神高兴。

这两位,一个跳一个说,合体唱着rap把天神请下来。

天神请下来之后,就沟通呗,就聊呗。怎么聊呢?这时候第三个人就出场了,这个人叫史。

商王问:“天神啊,我想整个离子烫,要不要得啊?”

史就负责把这个问题刻在龟甲或者牛肩胛骨上,这就是甲骨文,然后青铜锅碗瓢盆一字排开,请天神吃饭。这边天神吃着,那边就拿龟甲或者牛肩胛骨放在火上灼烧,通过裂纹来卜吉凶。

如果裂纹与事先画好的线槽形成一个钝角,大于90度, 那就是吉,离子烫就整上。要是个锐角呢,那就洗洗睡吧。

那你说,rap我也会唱,乌龟壳牛骨头也不费什么钱,我也隔三差五的把天神请家里来唠唠,行不行呢?当然不行!

祭祀是统治者才能做的,这叫“绝地天通”。《尚书》里说这是五帝里的颛顼开始的,那显然是假托古人。最开始搞这个的,应该是商朝第22位国王武丁。武丁说,以后猪头必须我来烧,你们谁都不许私自拜天拜祖宗。这其实是古代统治者维护其统治合法性的常规操作。

后面我们在介绍埃及时,也会看到阿肯那顿法老几乎一模一样的操作。巧的是,武丁在位期间,正好就是东地中海和两河流域那场文明大崩溃的时间段。

那你说,商王左青龙右白虎地说着,只许我跟天神沟通,别人要是不信,可怎么办呢?为了让别人信服,就得增加交易成本。现在两口子结婚,还得租60辆宾利摆500桌宴席,去巴布亚新几内亚拍婚纱照,往死里花钱呢。

商王和天神聊天这事儿,怎么使劲儿花钱呢?那就把和天神的聊天内容铸造在金属上。

当时的冶炼水平,只能烧化铜、锡和铅。经过反复测试,古代人发现,在铜里掺上不到30%的锡,这个配方的合金硬度最高。这个,就是青铜。

对青铜从原料到铸造工艺的垄断,这个是关乎统治合法性的问题,兹事体大。所以商王才要不停地迁都,哪里有铜矿和锡矿,就把家搬过去。

青铜器在周朝

后来商朝灭亡了,到了周朝。周朝人说“商人好巫”,其实他们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周武王分封诸候,也是每人发一套青铜锅碗瓢盆。分封诸侯,发一套厨房用品是咋回事儿呢?这就是礼器,是统治合法性的具象化表达。

公元前606年,楚庄王跑到周王室的地盘上陈兵示威,明目张胆地挑衅。周定王打不过他,没办法,只好忍着委屈派大臣王孙满去劳军。

王孙满来了之后,楚庄王就问:你们周王室的九个鼎,多重呀?王孙满的回答是:

在德不在鼎……桀有昏德,鼎迁于商,载祀六百。商纣暴虐,鼎迁于周……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

意思是夏商周各多少年国祚,那都是天命,鼎不过是个记录载体而已。至于这个载体多轻多重,那不是你该问的。

青铜器作为统治合法性的具象,还有一个例子,事关孔子。

郑国的子产把法律条文铸在鼎的表面,让老百姓都看到,这叫铸刑鼎。孔子对他的评价是:“惠人也。”意思是子产是个好人啊!

过了些年,晋国的赵鞅跟风也造了一个,孔子的评价却是:“晋其亡乎,失其度矣。”意思说晋国都没有法度了,这个时候已经快要灭亡了。

那你说,都是铸刑鼎,为什么孔子对两个鼎的评价会如此大相径庭呢?原因很简单:郑国的鼎是用青铜铸造的,而晋国的鼎却是用铁铸造的。

周朝人把铁视为“恶金”,只配做农具,晋国人用铁来做个鼎,不合规矩,所以孔子说晋国“失其度也”。

孔子还给 “度”下了个定义,就是“贵贱不愆”,贵族也好,平民也好,要守好规矩,不能乱套。

铸刑鼎,这个就是法家的套路呗,我把法律条文公之于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对于子产的这个做法,晋国的大夫叔向坚决反对。他说:“民知争端矣,将弃礼而征于书。锥刀之末,将尽争之。”子产你这么整,老百姓知道有法律,就对上面不恭敬了。

那么关于铸刑鼎,孔子支持不支持呢?估计他也不支持。《论语》里不是说了吗?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靠政令、刑罚,老百姓确实不犯罪了,但是丧失了羞耻心,你得靠道德、礼乐去引导,这个才靠谱。

但是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两点:

第一,在孔子那里,“民免而无耻”并非不可接受。没有蛋糕吃,啃个馒头也行,总不能饿着呀!
第二,孔子对郑鼎没说啥而只反对晋鼎,理由说得清清楚楚,是“贵贱不愆”,和叔向给出的理由完全不一样。

好,到这儿咱们小结一下:商周两朝地处黄河流域。铜也好锡也好,有是有,但都不富裕。于是,在构建统治合法性的叙事中,青铜就承担了很重要的仪式功能。拥有青铜就等于拥有了统治合法性,这是商周两朝的政治共识。

中国青铜文明的崩溃

在古代,建立一个基于宗教观念的道德和价值观想象,是一个共同体维系其政治秩序稳定的前提。就像美国学者拉塞尔·柯克所说:

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共同的宗教价值观,任何长久而稳定的政治秩序,都是无法想象。

所以我认为,中国青铜文化的崩溃,并不是因为铁剑铁犁的出现,因为铁质武器和铁质工具,要到汉朝才得到普及。深层次的原因,是基于青铜这个金属之上的政治共识瓦解了。

曾经的共识是什么呢?就是周礼嘛,就是孔子的理想社会嘛。在孔子的理想社会中,青铜既不能拿来制作刀剑,也不拿来铸造钱币,而只拿来做成礼器,请天神吃饭。

然而,孔子的理想社会要想成为现实,必须以统治者对青铜的垄断作为前提。

商朝还能通过频繁迁都来保证这一点,可是周采用的是封建制,各家诸侯都有青铜了,周天子有什么了不起呀?周朝国祚近800年,从西周到春秋到战国,王权的衰败,与其对青铜垄断地位的丧失几乎同步。

共识破裂以后,青铜的主要功能就变成了货币。而有了货币之后,青铜从仪式功能走向实用功能,国与国争强斗狠,民与民逐锥刀之利,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路走向礼崩乐坏,就呜呼哀哉了!

英国学者卡罗尔·贝尔说:“锡在青铜时代的战略重要性可能不亚于今天的原油。”她这说的虽然是中东和近东地区,但是对于中国来说,这个结论很可能也是成立的。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