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怎样在今天的消费市场里创业创新?两个例子(下)

我们把怒喵的产品故事讲完。

 

 

到了2022年,怒喵发布TWS耳机,也是要打高端市场。

高端耳机市场可不是一个新开出来的赛道,从德国老牌森海塞尔,到日本老牌铁三角,再到这两年深受互联网人群喜爱的美国BOSE和MONSTER,大牌的声学耳机们早就站在山头了。耳机圈里也有一些著名的榜单,什么四大耳机制造商、动圈之王、动铁之王,都是在强调声学硬件的实力。

那怒喵怎么跟传统高端耳机们抢市场呢?李楠的思路也很有意思:向苹果学习,借助芯片算力来提高音效的竞争力。

我们解释一下这句话。在有钱人的消费惯性里,一副耳机的高价值支付点在于HIFI水准,也就是声音的保真还原度。

但苹果在2016年发布了AirPods耳机之后,其实把另外一条路给主流化了,这条路叫“计算音频”。也就是借助芯片算力来编辑声音、设计音效,提高用户的收听体验。

举个例子,苹果发布AirPods Pro的时候提过一项叫“空间音频”技术,指的是AirPods耳机会随着你头部的摆动,来动态调整你感受到的声音来源。让你觉得王富贵的声音始终在你7点钟的方向,刘秋香的声音始终在你的3点钟方向,哪怕你已经扭头180度了。这就是靠耳机里的芯片随时在运算才能够实现的。

计算音频其实不是苹果的首创,但它的影响力在那儿,愣是让大众广为接受了这项技术。

而类似的技术替代其实已经发生在拍照需求上了。我们今天拍一张照片都爱选用滤镜,滤镜就也是用算力来编辑画面。李楠认为,既然数码相机能够打败胶片相机,那未来数字音频也就能够打败高保真。

更何况,怒喵所瞄准的很大一部分目标人群,是坐在电脑桌前的影音和游戏玩家。这些数字内容里搭载的各种声音,本来也是数字化的。

怒喵这个耳机用计算音频做什么样的特别音效呢?举几个例子。

比方说,同样是空间音频,它可以把左右耳两个音源的声音复制7份,摆到你听觉三维空间的7个位置上,让你觉得真的置身于一个三维空间里,而不是限制于左右耳两个点。

再比如,在一个动作游戏里面,计算音频可以帮你识别出游戏里的脚步声和枪械声,然后再用算力把这类声音给单独强化,让你听得更清楚,这就等于是在你玩游戏的时候提醒你,你附近可能有敌人。这就能够帮你提高一点你在游戏里的生存率。

你看,怒喵这是把半导体行业的进步,当成了自己的竞争力来源。

 

 

再看另一个关键对手,苹果。

可以说,TWS耳机的主流化,就是被苹果的AirPods推动的。AirPods在2016年发布以来,就带动着全球TWS耳机市场的规模猛增,这才把索尼、BOSE、华为、小米、OPPO、vivo等等,都拉进了这个细分市场。其中的中国手机厂商们,多数走的是平价耳机的路线。

怒喵也盯上了TWS耳机这个品类其实非常合理。一方面李楠此前所在的魅族,就在声音硬件上面有挺深的技术和产品积累;另一方面,TWS耳机当下已经是一个大市场了,2021年全球出货量超过了3亿副,苹果在其中占30%的高端市场。你看,多令人羡慕。

不过,我们前面也说了,怒喵这款TWS耳机只适合居家,使用场景理论上是比AirPods窄的。那AirPods最贵的也才1000多,怒喵这款TWS耳机凭什么卖那么贵呢?

怒喵有两个策略非常有意思。

第一个,是错开苹果的正面战场,也就是移动场景。

李楠在一次跟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的对话里面,有大概这么一段表述:

人们有得选的时候,有一半的概率会选择宅在家里而不是出门,而宅家的这段时间,又有一半是用来坐在电脑桌前的。所以,他们愿意配置最贵的电脑。

那他们坐在电脑前干嘛呢?如果不是工作的话,通常来讲做三件事:看电影、打游戏、听音乐。

你看,“桌面休闲”这个需求场景,对新一代的消费者来说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它恰恰被包括苹果在内的大耳机品牌们忽视了。

所以,怒喵的思路不是跟苹果正面刚,而是错开苹果的锋芒,转到桌面休闲这个需求场景里,看看有没有机会打败苹果。所以,怒喵一开始做耳机的时候,就决定把玩手机游戏的人群给割舍掉。

第二个,在桌面场景里,怒喵花功夫把自己的声音延迟压缩到了50毫秒以内,而此前苹果所引领的行业标准是200毫秒。你这两年开视频会议肯定知道,声音要是比画面延迟太多,那是非常影响交流的。

有线耳机能够做到延迟很低,一般在5~10毫秒以内;但无线蓝牙耳机需要根据蓝牙音频的编码协议来对声音数据进行压缩处理,消耗的时间要长很多。不过,如果时间能够控制在35~50毫秒之间,不是专业的人士基本上就感觉不出来了。但对耳机厂商们来说,如果想要压低延迟,就得减少声音数据的传输量,也就是降低音质。

那为什么50毫秒这个门槛苹果做不到,而怒喵能够做到呢?玄机就在前面说的桌面场景里。

此前,无线耳机们没法保证在一定音质的前提下,压低声音延迟,并不是技术上很难突破,而是这么做的话太费电。一枚入耳的小无线耳机,用户能够忍受的重量也就4~5克,装不了大电池。那要是强行把声音延迟压缩到50毫秒以内,那这个耳机可能半小时就没电了。

但怒喵打的刚好是桌面市场,所以它给耳机做了一个挺大的电池盒,还在电池盒里也嵌入了一个芯片。这就使得整副耳机有三个芯片可以提供算力:左耳一个、右耳一个、电池盒里再一个。耳机对所有声音的编辑和计算,是要同时跑很多算法的,发现哪种算法费电,就把它甩给电池盒里那个芯片去算,反正电池盒摆在电脑桌上接着电源呢。这样一来,就变相地把耳机的续航时间给拉长了。

所以,怒喵耳机现在也在等着电池行业的进步,来提升自己的续航能力。它的耳机现在续航能力是4~6个小时。李楠说,如果电池行业能把刚性电池的能量密度提升10%的话,怒喵下一代耳机就可以把续航再拉高半小时;如果音效算法再有进步,还能再加半小时。

 

 

这是我想要连在一起跟你讲的两个D2C的创业故事,一个是瑜伽裤新品牌COCOFIT,另一个是潮流奢侈科技硬件怒喵。

我们也复述一下李楠的几个重要判断,他认为:

第一,用小米模式创业已经没有机会了,现在是做中国奢侈品牌的时机,哪怕在科技硬件领域。

第二,就像数码相机取代胶片相机一样,计算音频耳机未来也会取代传统HIFI耳机。

第三,“桌面休闲”是被巨头们忽视的、有大机会的需求场景。

你发现怒喵李楠跟COCOFIT袁炜的方法论共识了吗?

两人都是从最上游的技术进步里向下推,寻找下游消费品的创业创新机会。李楠看到的是芯片和算法的进步,而袁炜看到的是化纤材料的进步。

借用他们的思路,你所在行业的最上游,过去5年有没有出现过什么创新?也期待你在留言区给我们讲一讲。说不定大家一聊,也能够聊出几个下游消费市场的产品创新方向。

期待你的讨论。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