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Zoltan:西方如何理解今天的产业环境(上)

十一期间你肯定听到过一个消息:美国对中国的芯片制裁又升级了。

10月7日,美国政府把31家中国公司、研究机构和其他团体列入了那份“未经核实名单”(UVL)。更狠的是,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那份《修正案出口管制条例》,直接就限制所有美国国籍人员未经许可,不得参与位于中国的芯片产业。

这个限制,已经到了对人不对事的地步,算是对中国芯片产业的极限施压了。它不但约束原装美国人,也限制美籍华裔,而且这个规定从10月12日起就生效,距离它出台只有5天的腾挪时间。

一时间,有些在制裁范围内的工程师和高管,哪怕想要临时放弃美国公民身份也来不及,只好纷纷离职避免遭受来自美国的民事和刑事处罚。中国这边的芯片代工的龙头企业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以及像长江存储和长鑫存储这样的存储芯片制造商,也都受到了直接打击。

你可能记得我们之前讲过,美国在8月份就落地了《芯片法案》,当时这份法案的主旨不光是振兴美国本土芯片产业,还要求这些拿到美国补贴的高科技公司10年内不能在中国建厂。你看这才时隔2个月,就又开始用国籍去限制人才支持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那美国连在中概股跨境审计上都貌似留出了跟中国斡旋的空间,为什么唯独在芯片产业上无论如何也要掀桌子呢?

你可能会说,这是为了阻止中国发展自己的芯片产业和提升军事实力,为了阻止中国挑战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这话当然没错,但是美国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动力去阻碍中国呢,仅仅是看不得别人好吗?

正好,我们讲过的瑞士信贷研究员Zoltan Pozsar,就是提出了“布雷顿森林体系III”的那位。我们在105讲提过,他近期对宏观的解释和梳理,在西方世界非常受到认可和尊崇。Zoltan 9月份刚好又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正好能够回答,西方世界是如何理解当下的世界格局,以及他们的行动动因的。

不过请你注意,Zoltan Pozsar,是站在西方世界的立场,向他的西方客户解释西方为何要跟东方脱钩,以及为何要重金修复自己的产业链。

他的逻辑未必是对当下格局的唯一理解方式,他的主张你也不需要全都认同。但是我们有必要借着他的视角,去知悉西方世界想问题的方式。

所以我借用他的研究报告里的思路,结合一些补充信息给你讲一讲重点。

Zoltan这篇研究报告的标题叫《战争与产业政策》。他所指的战争可不仅仅是俄乌战争,或者任何一种热战风险,他是把金融战、贸易战、网络、太空和深海里的争夺都看作当下的战争形态,他认为这些战争都在推动世界发生深远的变化。

简单来说,Zoltan认为,当下的全球大通胀,是因为各种战争和冲突正在瓦解全球供应链,也就瓦解了西方所习惯的低通胀、高增长的美好世界。美国需要遏制对手的发展速度,给自己争取时间来修复产业实力,这样才有机会克服三大困扰,重新回到主导全球秩序的位置上。

 

 

哪三大困扰呢?

第一个我们106讲提过,叫作“我们的大宗商品,你们的问题”。这里的“我们”指的是俄罗斯这类不太配合的资源国,当然放在今天可能得再加上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那“你们”呢,指的是欧美社会。

这句话其实是从美国的一句著名的甩锅金句改编过来的。美国曾经有一任财政部长叫约翰·康纳利,他说过“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意思是美元的超发给全世界其他国家带来的问题,美国是不管的。而Zoltan改编了这句话,意思是今天的事情变成了,石油和天然气这类能源、大宗商品是俄罗斯和欧佩克的能源,但是却成了美国通胀的问题主因。

他提到的第二个困扰,也是这句甩锅金句的变体,叫“我们后院的芯片,你们的问题”。什么意思呢?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不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产地吗,美国的商务部长雷蒙多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还专门提到过一次,说美国有70%的先进芯片要从中国台湾进口,而且很多是用在军事设备上。

而在前不久的8月份,中国不是在台岛周围举行了持续一周的军事演训吗,这次演训让美国意识到,一旦物流被卡死,台积电的芯片和产能对自己来说就等于没有了。

那韩国呢?美国在过去一年也在极力游说韩国,加入它想要攒的Chip 4半导体联盟,一起遏制中国芯片的向上升级。美国也发现这个游说韩国的过程比以前要费劲,直到最近美国放风说可能会对韩国企业采取“差异化政策”,允许韩国企业不与中国强行切割,韩国才开始加入对话。

所以,所以“我们后院的芯片,你们的问题”,也是Zoltan模拟中国的口吻说的。中国虽然没有表达过这个意思,但这个是西方一个很大的担心。

第三个困扰也类似,叫“我们的海峡,你们的问题”。

这句Zoltan模拟的是全球几个关键海峡掌管者的口吻,抛给美国和欧洲的台词。因为全球物流的几个关键海峡要害,恰好掌握在横跨亚欧大陆的国家手里。比如说,土耳其。

2月份俄乌战争爆发之后,土耳其就一度配合北约,关闭了土耳其海峡,切断了俄罗斯海军支持在乌军事行动的路径。但要是仔细去看条文,会发现这个规定对北约和俄罗斯一视同仁,而且还给俄罗斯留了不少回旋。

土耳其也是北约盟国,它为什么要帮俄罗斯呢?一方面,土耳其在世界版图上占据的地形实在太有优势了,它这一任总统埃尔多安一直是把本国当成世界强国来打造的。另一方面,土耳其其实也是俄罗斯能源的受益者,它的旅游、粮食和化肥产业也大量受益于俄罗斯。所以,土耳其不但没有跟随盟友一同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反而趁着这段时间加大了跟俄罗斯的能源和经济合作,不但用卢布在采购俄罗斯能源,最近还要在自家领土上跟俄罗斯合作新建欧洲最大的天然气枢纽。

所以在Zoltan看来,当下美国的供应链危机就相当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失去对全球供应链库存的控制力,就相当于在2008年失去了对银行系统流动性的控制力。这事情可就大了。

 

 

那事情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Zoltan也有一个解释模型,很简洁。他说,此前的西方世界之所以能够维持低通胀、高增长,是因为有三大支柱在支撑这个体系:

第一根支柱,是全球大量的廉价移民劳工,过去这些年在源源不断地进入美国,压低了美国的名义工资,使得美国劳工的工资不需要增长;

那劳工们不涨工资怎么活呢?第二根支柱,中国制造,刚好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中国制造的便宜商品,提高了实际工资的购买力。一台空调10年前卖5000块,5年前卖3000块,劳工们用便宜工资去买更便宜的中国商品,生活过得挺不错,有在向上走的感觉;

第三根支柱是廉价的俄罗斯能源。俄罗斯能源为德国乃至欧洲的工业体系提供了原料,维持了欧洲的产业竞争力和生活水准。欧洲的产业竞争力这个我多解释一句,在西方看来,欧洲产业跟中国制造形成了一个分工,中国负责生产中低端商品,欧洲负责生产高端商品,来维持整个西方世界的消费。

Zoltan说,这三根支柱又形成了两个巨大的区块循环:

一个是中国和美国,另一个是俄罗斯和欧盟。欧盟用欧元从俄罗斯买便宜能源,美国用美元从中国购买廉价商品。俄罗斯和中国赚了钱,再把贸易盈余拿去买西方国家的金融资产,比如说美债、欧债、美国股票等等,让钱再回流到欧美这两片富裕的消费土地上。

不过,过去几年,这两个区块循环的关系变了。

我们下一讲继续。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