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行走笔记:CZ专访:短期内,传统金融不会有替代品 (上篇)

本篇笔记来自Bloomberg NEW Economy Froum(彭博新经济周刊)The Showdown

Over Crypto & Disruptive Technologies(明牌的加密以及颠覆式技术)主题

活动。许久未出境的CZ赵长鹏接受了访谈,并就Crypto的发展,监管等话题展

开了讨论。

 

访谈全程英文进行,行走结合字幕和自己的理解进行了简单翻译。英语水平有限,不保证完全还原讲者100%的表达。

 

笔记会分两次输出。此为第一篇。

 

以下,Enjoy:

 

%title插图%num


主持人:我身边这位先生经营着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如果你想了解加密货币的世界以及它们的发展方向,找他肯定没错的。

 

CZ,我们从这个话题开始吧。在座每个人都想知道和了解加密货币中他们所不知道的。

 

CZ:我觉得在这所房间里的大部分人,都一定程度的了解加密货币,因为这就是未来。这也是一项技术,而不是商品,更不是货币。Crypto不是一项可以被归类的事物

 

但它属于一项技术。技术是会不停的创新发展的。这就像90年代和2000年代初的互联网,互联网不会停止发展,只会发展得快一些或者慢一些,但这就是未来。

 

Crypto这项面向未来的技术将为货币、金融市场和其他很多东西带来新的power(动力)。

 

主持人Crypto持续演变到现在,什么是让你最兴奋的?

 

CZ在传统金融领域并不存在的应用正在Crypto领域快速发展。你的创业项目能够在全球进行资金募集,无论我们对其如何进行分类,这些应用程序在当下确实非常流行。

 

如果你是一名艺术家,一名内容创造者,你可以通过NFT将你的作品代币化。虽然目前还存在难度,因为不能以法定货币实现这一过程。这种去中心化的链游、DefiGamefiSociefi还没有正式的起飞。但所有这些都是使用法币无法做到的。

 

如果现在就下结论说Crypto将要取代现在所有的传统金融为时过早,我们还没有看到。

 

主持人插问:那它是会取代传统金融,还是传统金融和Crypto会有效地融合?


CZ:传统金融永远都会很好。今天,我们只有大概1%甚至更少的资金在加密世界中。现在的传统金融很重要。这需要时间。我并不认为在短时间内(传统金融)会存在替代品。但从长远看,有些东西可以被替代。

 

就像我们在20年前看视频会议,不会想到它有可能替代掉线下集中式的办公和会议。但随着疫情的发展,我们前进的方向有了一些改变。真正改变一些东西是需要几十年时间的


%title插图%num 

我们现在已经能看到电子商务已经取代了很多现实场景中的商业形态,他们也花了20年的时间。所以有笑话说,在2000年你在网上买一个汉堡包,但你不可能在保质期内吃到它。但今天我们每个人都能实现在网上下单吃汉堡了。

 

主持人:比特币发展到今天也过去13年了。

 

CZ:是的。我认为直到今天,Crypto中的应用依然处在快速发展的阶段。那些能够支撑传统金融支付体系的基础设施在Crypto领域还没有真正的起飞

 

主持人:什么原因呢?

 

CZ:很多场景下,现在的支付系统已经足够好用了,比如你去购买一杯咖啡。所以现在大部分人不会再使用现金,而是用信用卡,使用手机进行移动支付。但如果你想要付钱给全世界的人,传统的money就不那么好用了。

 

所以我会认为,那些传统金融领域不太好用,不支持的用例,会在Crypto上率先起飞。

 

主持人:因为你提到了替代者,下面这个问题必须要问出来。你如何看待Crypto?无论是BTC还是其他我们不太熟悉的Cointoken?是取代美元成为全球的储备货币?那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CZ我不太确定,这要取决于如何实现。我认为直接的取代可能不太好。我们应该以平稳渐进的方式来发展世界,而不是大踏步前进。

 

每当你想搞一个大动作时,一个大的、突然的变化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实际上是不好的。生态的参与者可能还没准备好,相关的行业可能还没准备好。我会认为缓慢的增量变化是更好的方式。

 

替代美元服务的愿景是宏大的,但我们可以先做环绕它的事情。当下缓慢的逐渐的变化是最好的,因为需要考虑到行业对社会的影响。

 

主持人CZ,我看到最近币安推出了我称之为加密宣言的内容(1116日,币安发布了一份名为“加密货币用户的 10 项基本权利”的文件,旨在为行业监管的讨论和发展提供基础)就是加密货币用户的十项基本权利。其中包括隐私安全,安全访问和保管强大的流动性等,包括新兴的技术,NFTStakingDefi农民等等。

 

我想知道这份宣言对于监管机构或竞争对手,最直接的交流对象是谁?

 

CZ:我们面向的是任何人。我们需要把信息传递出去。我们已经和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进行了相当多的讨论。但我们的许多用户并不知道我们正在这么做。

 

世界上不同地区的监管机构和用户对当前的金融会持有不同的看法,他们也许并不真正了解Crypto。我们认为,我们需要站在整体性的角度看待这些。

 

主持人:你说监管是不可避免的?

 

CZ:是的。

 

主持人:是因为你想要被监管,还是你无法避免被监管?

 

CZ:我们需要监管。我不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主义者,我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我不相信人类文明会发达到我们可以生活在一个没有规则的世界里。相反我认为我们的文明并没有多少进步。所以我们要生存下去,就需要一些规则才能让社会正常的运行下去。

 

目前我认为,Crypto在全球的被接纳率是5%,这5%是早期的参与者。而其他95%绝大部分的用户可能会觉得使用更加安全的Crypto的关键前提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当地需要有一个线下的办事实体。

 

主持人:乐观来看,你认为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从你说的5%发展为100%?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来使用Crypto。同时Crypto的使用与现在的信用卡、移动支付一样变得舒适和方便?

 

CZ我认为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90%技术增长曲线都是在最开始会很慢,在中间就会很快。就像我父母那一代人对现在的很多技术也很难接受一样。

 

我认为现在Crypto的很多应用程序都做得不太好,应用程序的发展迭代需要时间。我认为至少还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时间。

 

主持人:在您的Crypto世界里,Clarion是人们称之为“聪明的监管”。您认为聪明的监管和愚蠢的监管区别在哪里?

 

CZ事实上,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区别。但需要非常小心的说出来。愚蠢的监管通常属于那些只用一个单一的指标来降低风险的监管机构。

 

聪明的降低风险的做法是不要一刀切,把所有的东西都关掉。

 

第二个明智的指标是经济增长的指标。你应该在经济增长的同时降低风险。更聪明的创新者会在经济增长和降低风险两者之间寻找到平衡。如果人们有了这种想法,监管最好的方法是支持商业上的创新。

 

以上是笔记上半部分的内容。

 

根据央行等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区法律法规,不参与任何违法违规的投资行为。本文内容仅用于信息分享,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活动推广进行背书,请读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彭博社的观点其实在老美也不是那么激进的,更多代表了主流。所以这里也补充一点正好刚看到美国“证监会”SEC主席对于“货币”的观点:

 

在货币这一宏观层面的话题上,SEC主席Gensler认为,与亚里士多德相比,他个人更加认同柏拉图的金钱观。亚里士多德认为,货币有四个特征——便携性、耐用性、可分割性和内在价值。柏拉图认可其前三个特征,但却认为货币没有内在价值,只是一个“符号”。

 

PS:这篇笔记发的有些晚,主要原因是行走在晚上8点等着拍了一个ConfluxNFT烤仔。


%title插图%num


截图就是我的烤仔NFT,也是我对Gensler观点的回应。不谈同质化的“货币”,非同质化的NFT,其实兴趣、喜爱本身就是意义,意义感会形成链接的可能,而链接会把哪怕一个数字串、符号变得具有价值。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