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得到头条》美国为什么拟征“富豪税”?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拜登政府提议征收“富豪税”,二是戴森发布史上第一款空气净化耳机。

来看今天的第一条。最近,美国拜登政府公布了2023年的财政预算提案。其中提出要开征“亿万富翁最低所得税”,对财富总额超过1亿美元的美国家庭,征收最低20%的所得税,用这笔税收来为美国国防部和司法部的财政预算买单。

按照美国目前的税法规定,持有的股票和房地产只要你不卖出,无论增值了多少倍都不会收税,而股票和房地产恰恰是美国富豪们主要的财富增长来源。这就导致,像马斯克、贝索斯、巴菲特这样的超级富豪,他们在某些年份连一分钱的联邦个人所得税都不用交。

有媒体统计过,2014~2018年这5年中,美国前25大富豪的财富总计增加了4010亿美元,但他们总共只交了136亿美元的联邦所得税,相当于其财富收益的3.4%,其中巴菲特所交的实际税率仅为0.1%。

而拜登政府提出的这项“富豪税”要求,持有的股票和房地产增值后,即使没有变现卖出,也要交税。有经济学家估计,如果“富豪税”提案真的通过,那么未来10年内,马斯克要多交500亿美元税款,贝索斯要多交350亿美元,而巴菲特要多交260亿美元。

“富豪税”提案出来后,“大炮”马斯克首先开怼。他在推特上说:“如果美国政府2008年就开征这个税的话,特斯拉和Space X可能已经破产了。”当然,也有一些亿万富翁出来表态,支持拜登政府征税。此外,还有人提出质疑:“富豪税”的初衷不错,但是这种税在哪个国家成功过?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总之,关于该不该征“富豪税”,美国人自己吵得不可开交。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你知道,自亚当•斯密以来,税收就是经济学家们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也是争议最多的话题之一。关于对富人征税的问题,法国著名经济学家皮凯蒂在他的代表作《21世纪资本论》里有过系统的讨论,很有启发,我试着归纳了这么几点。

第一,我们现在熟悉的“累进制所得税”,也就是收入越高、税率越高的税收制度,并不是随着现代社会自动出现的,而是两次世界大战的产物。在欧美一些国家,虽然一战前就颁布了累进税制的相关法案,但基本是象征性的,最高税率一般不超过5%。一战之后,欧洲各国财政受到重创,才把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升高到40%~70%,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进一步提高到60%~90%。这种高累进税率的情况一直延续到1980年代,里根、撒切尔夫人开启新自由主义改革为止。比如美国1931~1980年的联邦所得税最高税率平均为81%。之后,英美的最高税率迅速回调到30%~40%的水平。

第二,累进所得税最高税率的变化,和社会的贫富分化情况呈显著的负相关。也就是,在一战前最高税率很低的时期,西方国家的国内贫富分化相当严重;从一战开始到1980年代初,这段最高税率保持在高位的时候,也是西方国家的国内贫富差距最小的时候;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英美的最高税率下降得最多,国内贫富差距迅速拉大,而法国、德国等欧洲大陆国家最高税率下降得相对较慢,国内贫富分化的情况没有英美那么严重。从历史数据可以看出,累进制所得税,是保证社会公平的重要手段。

第三,1980年代以来,欧美各国虽然名义上还是实行的“累进制所得税”,但实际的税负负担呈“钟形曲线”。也就是,收入最少的50%的人口,以及收入最顶层的5%的人口,税率相对比较低,而中间45%的人口,也就是典型的“中产阶级”群体,税收负担最重。有人统计过,2018年,美国底层50%的家庭平均实际税率为24.2%,而美国400个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是23%,两者差不多;而中产阶级群体的平均实际税率在40%左右。这次拜登政府提出“富豪税”提案时就说,这是为了确保最富有的美国人支付的税率,不再低于教师和消防员。

第四,开征“富豪税”,能堵上美国政府的财政预算窟窿吗?有人认为,这些亿万富翁这么有钱,光是向他们征税就能解决政府所有的财政预算问题。也有人认为,亿万富翁的人数这么少,就算向他们征收100%的税,相比巨大的财政赤字也是杯水车薪。哪种看法才是正确的呢?皮凯蒂认为,真实情况介于这两者之间。“富豪税”如果能通过,将在未来10年给美国政府带来360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相当于美国2021年GDP的1.5%,光这一项就可以让白宫削减1万亿美元赤字的计划完成1/3。

第五,开征“富豪税”,会不会造成资本大规模外逃?美国富翁会不会一夜之间跑到加拿大或者墨西哥去?皮凯蒂说,有充分的历史经验表明,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决定资本去留的因素,税收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投资机会。当然,如果是欧洲小国,开征“富豪税”确实有资本外逃的风险。为此,皮凯蒂呼吁,应该对全球富人统一征收“全球资本税”。也就是,无论富人把财富配置在哪个国家和地区,无论这些财富是动产还是不动产、是金融资产还是商业资产,都要被全部加总起来,根据这个财富总额来征收年度资本税。

当然,皮凯蒂也承认,这个设想需要全球各国政府的密切配合,需要全球金融系统的数据共享,目前为止还只是一种乌托邦式的构想。不过,在去年召开的七国集团(G7)会议上,西方主要国家对开征全球企业最低税率达成共识:就算是把总部设在避税天堂的企业,也必须缴纳不低于15%的最低税率。如果这个全球企业最低税率顺利征收,那么,针对亿万富翁的“全球资本税”也并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皮凯蒂在书里说,“税收不仅仅是税收”——“税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和哲学问题,也许是最重要的政治问题。没有税收,社会就没有共同命运,集体行动也就无从谈起。”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戴森发布了一款耳机。对,就是那个做吹风机的戴森,这次发布了一款“空气净化耳机”。你看,把“空气净化”和“耳机”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产品放在一起,是不是很有想象力?

我在文稿里放了一张图,可以看到,这款产品就是一个头戴式耳机+面罩的结合体。它的原理是,在耳罩里放入一个空气净化系统,里面有马达,可以主动吸入外界空气。在过滤掉污染物和有害气体之后,再把干净的空气传到前面的面罩里喷出来。面罩不和你的面部直接接触,而是把过滤过的气体送入口鼻,相当于在你的鼻子前面打造一个洁净空气的呼吸区。不过,这款耳机只有净化空气的作用,不能阻断病菌,不能当成防疫口罩来用。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你可能觉得,这款产品想象力是够了,但是不是有点太突发奇想,这样的产品,市场会接受吗?其实,戴森做这款产品还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悄悄研发了好几年。你知道,戴森的强项是室内清洁,在2016年,戴森提出了“移动净化”的概念,想做出能随身携带的空气净化器。测试了各种形态的产品后,最后他们发现,把过滤设备放在耳机里,能达到最好的空间净化效果,这样,才有了这款空气净化耳机。

而且你知道吗,把耳机当成创新载体的,可不只是戴森一家。

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聊过,2021年中国可穿戴设备出货量达到了1.4亿部,同比增长25%。这其中,耳机又是最火热的细分市场,全年出货量将近8000万部,占了全部设备的一半以上,同比增长率也高达55%。国际市场也是一样,2016年全球无线耳机的出货量是1000万部,但到了2021年,已经暴涨30倍,达到3亿部。

在市场大繁荣的情况下,目前的耳机创新已经不只是降噪、音质等涉及“听”的功能本身,而是出现了“耳机+一切”的趋势。比如B站就推出了自己的无线耳机,敲击左耳耳机,就能给正在看的B站视频点赞,和内容进行联动。

还有上个月,荣耀发售了一款可以测体温的耳机。不但可以随时手动测温,还可以在设定后,在后台进行周期性自动测温,并且在体温超过38摄氏度时发出警示。用耳机测体温乍一听很奇怪,但仔细想想还挺合理的。用智能手环、手表测体温,只能测皮肤表面,如果接触不良、温差过大,就会影响测温的准确性。相比来说,耳机测温更准确。

荣耀表示,做这款测温耳机,主要是出于全场景战略的考虑。有智能手表测心率、测血氧,有智能耳机测温度,各种设备的组合能够实现75%以上的生命体征监测,基本上实现了个人健康监测的全场景覆盖。耳机,成为大厂实现场景闭环的重要设备。

咱们可以来开开脑洞,在“耳机+一切”的趋势下,还会出现哪些可能的创新产品?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