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无人机送快递的时代来了?聚乳酸可降解口罩上市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顺丰上线无人机急送服务,二是聚乳酸可降解口罩上市。

最近,顺丰在深圳试点上线了一项新的快递服务——无人机同城急送。顺丰表示,一般骑士配送需要1小时的路程,无人机只需要13分钟就可以完成,一次最多能送10公斤物品。用户登录“顺丰同城”的APP或小程序就可以下单体验。当然,无人机急送还没有达到科幻小说里那种“窗户到窗户”的程度,还是由快递员上门取件,交给无人机运送到目的地附近的无人机投递点,再由快递员送上门。我还注意到,配送用的无人机叫“丰翼”,是由顺丰旗下的丰翼科技自主研发的。换句话说,顺丰也杀入了无人机赛道,自己造无人机自己用。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其实,“无人机物流”的概念在几年前就火过一阵。亚马逊从2013年开始启动无人机快递项目,2016年在英国完成了首次商业送货服务。当时很多人觉得无人机送快递的时代马上就要到来,出现了一股无人机热潮。2013~2015年,全球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三年涨了3倍。2015年,中国无人机行业有49起融资,是2014年的4倍多。到2016年,中国一共有400多家无人机公司。业界认为,2015~2016年是无人机行业的一个泡沫期。

在广东珠海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多旋翼、垂直起降固定翼等各式各样的物流无人机是一大看点。但是,现在很多当时参展的无人机企业已经退出了市场。时至今日,无人机配送都还只是试验性质的,没有迎来爆发点。

不过最近,我们能明显感觉到这个赛道正在提速。除了顺丰,美团去年也在深圳推出了无人机外卖试点,主打3公里内的外卖配送,一年来累计完成了3万个真实订单。美团还在上海金山区落地了中国首个低空物流运营中心,构建15分钟城市配送圈。而且,美团在几年前就成立了自己的无人机研发团队,不光是在飞机设计层面自研,连核心的零部件也要自研。

前面说的是城市末端配送无人机,俗称“小飞机”,主要是多旋翼和垂直起降的无人机,载重量为5~10公斤。另外,还有一种更大的支线物流无人机,载重量可以达到1~5吨,航程可以达到1000公里,能够完成跨区域的远距离急用药品、生鲜等物流配送。

今年1月份,顺丰旗下的丰鸟科技成为第一家可以开展吨级载重、长航时支线物流无人机经营许可的企业。业内人士认为,2022年是中国支线物流无人机商业运行元年。相比顺丰,京东物流的野心更大,提出要构建末端配送、支线物流、干线物流三级无人机物流体系。

可以说,无人机物流时代正在到来。要注意,这不仅仅意味着物流行业的变革,更意味着,无人机在专业级应用领域的加速。

我们知道,民用无人机市场包括消费级和专业级。消费级无人机本质上是一个大玩具,面向无人机发烧友或者航拍爱好者;专业级无人机是用来代替人干活的,用在地理测绘、农林植保、电力巡检、公安消防、物流运输等等领域。

一开始,大家主要是在做专业级无人机,都不看好消费级市场。毕竟,给个人发烧友做无人机,这能有多大的想象空间?而就是这一误判,给大疆留下了巨大的市场。大疆精灵Phantom 1横空出世几年之内,基本没人和它正面竞争,大疆势如破竹,成为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王者。

而整个无人机行业因为大疆的崛起,把重心从专业级转向了消费级。消费级无人机成为民用无人机市场的主要增长点,而专业级无人机相对发展较慢。2015年,国内专业级无人机的市场份额不到20%。之后,专业级无人机市场份额在逐渐提升。不过到2021年年底,国内民用市场仍然是消费级无人机占主导,专业级无人机市场份额没有过半。

目前专业级无人机应用最多的三大场景——农林植保、电力巡检、地理测绘,市场规模相对有限。至少,跟物流行业没法相比。可以想见,如果在末端配送和支线物流领域大规模应用无人机,专业级无人机市场会迎来井喷式增长。

而且,就技术要求和成本要求来说,物流无人机也是最高的。这是无人机在人口密集区低空飞行的场景,这要求高效的智能调度系统和极高的安全性;成本上,我们不可能为了点份20块的盖饭付30块的运费。物流无人机的普及,意味着专业级无人机除了技术要求更高,还要把成本砍成白菜价。

有可能吗?有可能。其实,民用无人机产业链,很大一部分跟手机产业重合。无人机内部的通信芯片、传感器、摄像装置、电池等,都跟手机非常相似。有家日本的调查公司拆解了一台大疆航拍无人机,发现其中80%的零部件与手机、电脑是重合的。如果说智能汽车是手机加四个轮子,那么可以说无人机就是会飞的手机。

这意味着,无人机要上规模、降成本,不需要自己去单搞一套产业链,而是可以直接搭手机产业链的顺风车。这些年国内手机产业链的大发展,让无人机的零部件价格大幅降低,这构成了国内无人机产业的独特成本优势。日本有一家无人机企业表示,日本的无人机要达到和大疆相同的性能,光材料成本就会达到大疆整机价格的两倍。

除了成本突破,5G的普及也为专业无人机的爆发扫清了障碍。没有5G,无人机会受到遥控距离的限制,有了5G之后,遥控信号可以直接转成5G信号,可以在千里之外进行遥控,实现毫秒级的低延迟,这又大大拓宽了专业级无人机的应用场景。

你看,回顾这段无人机产业的发展史,从最早锚定专业级领域,到半道转向消费级领域,到再次迎来专业级领域的风口。这让我想起梁宁老师的那句金句:“流水可能会绕路,但绝不会回头。”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河南驼人集团研发上市了一款可降解口罩,采用聚乳酸材料。聚乳酸,是以乳酸为主要原料聚合得到的聚酯类聚合物,可以在自然条件下实现生物降解,分解成水和二氧化碳。经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在堆肥条件下,这款口罩的主体材料在180天内生物降解率可达90%以上。目前这款口罩在各大电商平台都可以买到,合大概2元一个。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我们知道,由于疫情,目前全世界消耗的口罩数量是惊人的。据美国《环境科学与技术》杂志报道,在高峰期时,全球每月消耗1290亿只口罩,平均每分钟300万只。

口罩的主要原料是熔喷布,这是一种聚丙烯超细纤维。聚丙烯是一种常见塑料,像家里用的塑料盆、垃圾桶之类的,主要原料就是聚丙烯,是不可生物降解的。这些口罩大部分跟着生活垃圾一起被填埋或者焚烧了,还有一部分,被丢进大自然,成为污染物。有海洋保护组织估算,光是2020年一年,可能就有15.6亿只口罩流入海洋。

考虑到未来人类还将持续地大量消耗口罩,口罩带来的污染问题也必须解决。现在的解决思路有两个。一个就是开发可以生物降解的新材料,用来替代聚丙烯。现在国内口罩生产企业主要在探索聚乳酸方向,除了驼人集团,像运鸿集团、安徽盒子、厦门长塑等企业都陆续推出了聚乳酸可降解口罩。从成本上和细菌过滤的效果上看,聚乳酸材料都比较理想。当然,聚乳酸口罩想要普及,还需要把价格缩小一个数量级,从几块钱变成几毛钱才行。

在国外,目前出现了用玉米纤维、木薯纤维甚至是咖啡豆纱线做成的可降解口罩,但离低成本地大规模量产还比较远。

除了用降解材料,还有一个思路就是对现有口罩做回收利用。回收回来的口罩可以干什么呢?全球科学家都在开脑洞,为口罩寻找各种应用场景。

比如,把口罩做成水泥。前面说了,口罩的核心材料是聚丙烯超细纤维,这是一种韧性极强的塑料。能不能把它掺进混凝土,用来铺路、盖楼呢?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的研究人员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把口罩切碎成5—30毫米不等的纤维,再加上氧化石墨烯溶液,按照1:100的比例,把经过处理的“口罩浆”和水泥拌在一起,做成口罩水泥。然后静置一个月,比较它和普通水泥的差别。

一个月后,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氧化石墨烯形成了一层薄膜,它强烈地黏附在纤维表面,这样就吸收了混凝土的微小断裂能量。相比于普通水泥,口罩水泥的劈裂拉伸强度提高了47%,但抗压能力仅降低了3%。也就是说,口罩水泥比普通水泥更不易开裂。用这个方法铺设一公里道路,能消耗300万只、共93吨口罩。

除了做水泥,口罩还能用来做电池。俄罗斯国立科技大学主持开发了一种新电池,在这种电池里,口罩会跟石墨烯溶液一起制成电极,还会被单独制成绝缘隔层,身兼数职。相比于锂离子电池,这种“口罩电池”重量更轻、成本更低,能量密度却跟锂离子电池不相上下。在全球动力电池涨价的大背景下,“口罩电池”前景看好。

你发现没有,发展循环经济,不仅需要硬科技,还需要点想象力,循环经济是一个“技术+创意”行业。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