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特斯拉能复现苹果供应链辉煌吗?淘宝测试“元宇宙购物”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苹果可能调整iPhone14供应商,二是淘宝测试“元宇宙购物”。

先来看今天的第一条。最近,苹果iPhone14即将进入试生产阶段,韩国媒体却传出,苹果可能临时调整供应链中的部分供应商。先是在5月20日,韩国一家媒体(The Elec)爆出,iPhone14的部分OLED柔性面板订单原本是交给京东方生产的,但是京东方在没有获得苹果允许的情况下,擅自修改了面板设计,将薄膜晶体管的电路宽度加宽,以提高良品率,被苹果发现。苹果可能把给京东方的面板订单转交给三星或者LG。

紧接着,在5月23日,另一家韩国媒体(ET News)报道,iPhone14的前置相机原本由中国供应商提供,但因为产品没有通过苹果的质检,苹果可能把这部分订单转给LG。消息传出后,为苹果提供前置摄像头模组的中国企业闻泰科技股价大跌。

对这两条消息的真假,苹果没有直接表态,但京东方和闻泰科技都回应称,公司业务一切正常。另据苹果的官方网站显示,京东方和闻泰科技仍然在供应商名单上。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你知道,苹果为了保持供应链的绝对安全,会在同一个零部件环节扶持多家供应商,避免一家独大,同时对供应商实行严格的淘汰机制。有人统计过,过去10年间,苹果供应链的淘汰率高达30%,仅在去年就有34家中国供应商被踢出供应链。而每次苹果的供应商调整,都会引起市场震荡。这是因为,能不能进入苹果供应商名单,成为“果链”的一员,对一家企业的影响太大。

一旦入选“果链”,不仅意味着订单大涨、业绩飙升;更意味着,技术实力将受到业内的一致认可,公司也会被资本市场高看一眼,获得更高的估值。《证券时报》统计了中国大陆的19家苹果核心供应商,它们从2011年起的10年间,整体营收复合增长率为35%,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30%。像果链中的佼佼者立讯精密,10年营收复合增长率高达49%,股价涨幅超20倍。再比如京东方,它是在去年iPhone13的生产中才刚刚加入果链的,当年的业绩就迅速飙升,实现净利润258亿元,同比增长412%。

不过,入选“果链”时有多风光,被踢出“果链”时就有多惨。比如经常被拿来举例的欧菲光,2020年被踢出“果链”,当年净利润马上由盈转亏18亿元,2021年继续亏损26亿元。巨亏的主要原因,不单是因为失去苹果订单而少了超过1/5的营业收入,欧菲光专门为苹果打造的价值33亿元的生产线设备也基本作废,要大幅计提减值,2020年计提减值了25亿元。欧菲光股价也从最高峰跌去了超过70%。

这就是为什么苹果每次调整供应商名单,甚至是有点风吹草动,都会成为舆论焦点。

另外,在资本市场,大家常常拿苹果供应链来对标特斯拉供应链:“果链”培育出了立讯精密、歌尔股份、蓝思科技等千亿市值企业,那么,随着特斯拉的产能爬坡,“特链”的“立讯精密”在哪里呢?

的确,苹果和特斯拉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都各自定义了一个产品,苹果定义了智能手机,特斯拉定义了电动车;都有开放的供应链体系;都有互联网“敏捷开发”的基因,零部件的迭代速度都很快;等等。

从时间线上来看,2011~2021年是“果链”企业的黄金十年;目前特斯拉正在产能爬坡,从产能扩张的趋势看,很像苹果10年前正在经历的阶段。所以大家自然而然在讨论:下一个十年,会不会是“特链”企业的黄金十年?

我看到公众号“品玩”的郭海惟老师有一个分析,很开脑洞。他认为,“果链”和“特链”只是看上去相似,实际上有本质的不同。根据他的统计,A股中“特斯拉概念股”有193家企业,合计4万亿人民币市值;“苹果概念股”有105家企业,合计2万亿人民币市值。换句话说,“特斯拉概念股”在规模上已经是“苹果概念股”的2倍。

那么这是说,“特链”已经比“果链”更厉害了吗?不是。郭海惟老师指出,前面提到的那些典型的“果链”企业,像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真的是由苹果一手扶持起来的,最高峰时苹果订单占到了这些公司全部营业额的70%以上,而且产品是为苹果专门定制的。

而“特斯拉概念股”里的那些头部企业,像宁德时代、隆基股份、福耀玻璃等,特斯拉订单占公司营收的比例不超过10%,特斯拉只算是这些企业的大客户之一,进不进特斯拉供应链对这些企业的影响没有那么大。所以,它们只能叫“特斯拉概念股”,而算不上“特链”企业。

实际上,在特斯拉的全部供应商中,特斯拉订单占公司总营收50%的以上的,一家都没有;特斯拉订单占公司总营收30%以上的,也只有两家——托普集团和旭升股份。它们主要是做我们之前聊过的“一体化压铸”技术,算是专为特斯拉定制。

另外,从对供应商的要求看,特斯拉对供应商的产品性能并没有苹果要求那么严格,供应商往往有比较大的自主权。而且,特斯拉对单一市场中的单一零件,也通常只找一家供应商采购,不像苹果那样对供应商处处搞制衡。

看起来,特斯拉对供应链的把控的确不如苹果“讲究”。这背后,其实是苹果和特斯拉的生产方式不同。苹果绝大部分核心零部件是由供应商生产的,供应链就是命根子,所以由掌管供应链的库克来接班乔布斯。而特斯拉一言不合就搞“自研”,电动车的核心系统,从电池到算法到算力,特斯拉都是自己下场搞,能自己做就不外包。这种风格也导致了,特斯拉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比较松散,大家好聚好散,不像果链企业那样和苹果紧紧绑定。

所以,坏消息就是,也许“特链”上长不出下一个“立讯精密”;而好消息是,中国的供应链企业也不必再依赖某一个超级大客户,这可能是一种更良性的成长方式。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前几天,有媒体曝光了一段“淘宝虚拟购物城市”的视频,展示了用户在一个3D场景中边逛边买的情景,透露淘宝正在连夜优化虚拟购物会场,准备在618期间上线“元宇宙购物”。不过,紧接着,淘宝回应称,技术团队确实正在进行沉浸式虚拟购物的技术探索,但距离“元宇宙”还有一段距离,相关功能也不会立马上线,而是会先进行小范围的测试。淘宝重点要解决的,是让用户在不需要穿戴外挂设备的基础上,初步实现虚拟场景下的沉浸式购物。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其实,“元宇宙购物”,或者说叫“虚拟现实购物”的概念,在2016年就火过一阵。2016年又被叫做“VR元年”,是上一轮VR技术的热潮期。当时淘宝上线了一个名叫“BUY+”的购物模块,里面就设有虚拟店铺,点进去之后,你可以前往不同的货架,拿起商品翻看,就像在真正的店铺里那样逛店。

不过,我猜你对这个功能没有什么印象,它本来就是个偏实验性的产物。当时,VR场景建模成本很高,没几个商家用得起,所以在虚拟店铺中陈列的产品种类很有限。同时,产品的模型稍微精细一点,手机就跑不起来,用户在使用体验上也不够顺畅。所以,那一波“虚拟购物”昙花一现,很快就被消费者淡忘了。

说到这儿,你可能也感觉到了,要实现“沉浸式虚拟购物”,先不谈具体的用户体验,平台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以低成本给海量商品制作3D模型?你知道,传统的3D建模思路,是设计师用建模软件手动制作。想想看,淘宝上几亿个商品,如果要挨个儿建模,得建到猴年马月,而且,光是建模费就是一笔天文数字。那一轮虚拟现实购物没有真正起来,首先就是卡在了这儿。这个问题一直没解决。

直到2020年,谷歌的研究团队发明了一种算法,可以用机器建模代替人工建模。根据科技记者史中的介绍,这种算法的核心要义是:“把原本需要‘手绘’的3D建模,用‘拍照’的方式来实现。”建模时,只需要你对着物品,从不同角度多拍几张照片,或者干脆绕着它拍一段视频,只要角度足够丰富,就能靠“想象力”还原出这个物品的3D模型,当然,这个想象的过程,靠的不是人工,而是人工智能。

这个算法有多牛呢?打个比方,给它几张地图和街景的图片,它就能还你一个3D世界的城市。如果把这项技术用到电商平台上,商家自己绕着椅子拍一段视频,就能还原出椅子的3D模型,那简直就是生产力的史诗级飞跃。

不过,在当时,这项算法只是理论上可行。按照最初的算法,做一个模型,要消耗大量算力,处理1张1080P的图片,用时超过50秒,一件物品的建模时间通常需要2天以上,做出来的模型大小也超过1G,完全没法大规模应用。

后来,淘宝的技术团队把这个算法进行了大幅优化,把计算效率提升了1万倍,模型大小也从1G压缩到了70M。同时,还做了很多细节上的修补。比如,原来的算法没办法体现物品表面的纹理,淘宝团队为此叠加了一层传统算法;再比如,原来的算法只能还原拍摄场景的光照,淘宝团队添加了光照迁移辅助方案,可以给原来的场景添加额外光源。

最终,淘宝把这个算法封装好,做成了一个建模工具,向外界开放。一个普通人,用普通手机,学习拍摄10次就能学会建模。现在,已经有不少淘宝商家用上了这项技术,用来制作3D商品主图,代替原来的平面图。

到这儿,横在“元宇宙购物”前面的这个拦路虎,也就是又贵又慢的3D建模问题,基本被解决了。只有建立足够丰富的3D商品库,接下来淘宝要解决的重点,才是怎么优化用户体验,实现更方便的虚拟试穿、虚拟试用。

元宇宙购物,离我们又进了一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