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谁来主导“专精特新”投资?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工信部开展第四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培育工作,二是社交软件Soul撤回美股IPO申请。

来看今天的第一条。6月15日,工信部官网发布通知,开展第四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培育工作。“专精特新”是“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四个词的缩写,“专精特新”企业由省级主管部门来认定,现在全国已经有4万多家。

在这个基础上,工信部会“优中选优”,培育专精特新“小巨人”,帮助它们在某个细分领域成为隐形冠军。从2019年至今,工信部已经完成了三次选拔,认证了4762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2022年,工信部计划再认证3000家左右。对通过认证的企业,国家会在政策和资源上给予大力支持。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为了给“专精特新”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政府做了多重布局。在二级市场,去年设立的北京证券交易所,主要就是为“专精特新”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到明天,也就是6月24日,北交所将迎来第100家上市公司。在银行融资方面,各地政府在加快做银企对接,鼓励银行和政府性担保机构为“专精特新”企业推出专项金融服务。在一级市场,各地方政府都设立了专门支持“专精特新”企业的产业投资基金,对重点产业方向和关键技术领域做精准投放。

我们注意到,除了政府的力量,市场力量也下场了,比如各路专业风投机构。你知道,过去这些年,风投机构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互联网、高科技、新消费、餐饮、教育等领域,很少有投制造企业的。而现在,制造领域成为风投关注的新焦点。比如今年以来,高瓴资本投出的十多个项目中,有约一半是投向了企业服务和制造领域。

与此同时,互联网大厂也在纷纷入场。腾讯、百度、阿里、京东、字节、美团等,都在加快向“专精特新”企业布局。根据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发布的数据,在腾讯投资所投的全部企业当中,有51家“专精特新”,百度和百度风投有38家,阿里有22家,京东和京东科技有20家。

看起来,互联网大厂投的“专精特新”企业的确不少了。不过,真正在“专精特新”投资领域唱主角的市场力量,既不是专业风投机构,也不是互联网大厂,而是以联想、华为、小米为代表的科技产业龙头。

“专精特新”企业在互联网大厂的总投资盘子当中,占比是很小的。比如,“专精特新”企业只占腾讯全部投资企业中的5%,只占阿里全部投资企业的6%。相比来说,科技产业龙头对“专精特新”的投中率要高得多。比如,联想创投投的企业中有29%是“专精特新”,华为哈勃有27%,小米长江有24%。还有属于上汽集团的尚颀资本,有22%。也就是说,这些科技产业龙头每投资5家企业,就至少有一家成为“专精特新”,孵化效率非常高。

为什么科技产业龙头能成为“专精特新”的神投手?我看到公众号“品玩”专门做了分析,相对于专业风投机构和互联网大厂,科技产业龙头的投资逻辑不太一样。

第一,专业风投和互联网大厂做投资,主要是基于对市场风口和创业团队的判断,而产业龙头做投资,主要是基于对产业链本身的深刻理解。比如联想创投在2017年投资了一家刚成立的初创企业,这家企业是研发电子设备的外观检测技术的,当时还没有成果,但有几十年电子设备制造经验的联想立刻判断出,这个方向很有潜力。当时电子设备的外观检测技术被国外垄断,国内检测基本靠人工,良品率很不稳定。如果这家企业的产品落地,能给电子设备行业带来效益的大幅提升。果然,2019年,这家企业实现了产品量产,把国内的检测成本降低了一半,并且顺利成为“专精特新”企业。

第二,专业风投和互联网大厂做投资,主要给被投企业资金支持和管理支持,而产业龙头对被投企业,除了有资金和管理支持,还能直接给订单。比如华为哈勃,2019年投资了模拟芯片企业思瑞浦,投后第一年就给了思瑞浦一个1.7亿元的订单,当年思瑞浦的营收就增长了167%,迅速站稳了脚跟。再比如,联想创投把投出的30多家“专精特新”企业,全部引入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在PC供应链上的企业,可以直接给订单;如果不是PC相关企业,联想可以和对方一起来开发产品。

第三,专业风投做投资,看重直接的投资回报,追求快进快出、尽快变现收益;而产业龙头投资更有耐心,通常不看短期的财务回报,而更看重长期的产业协同效应。还有,专业风投所追求的最好投资,是投出一个在市场中赢者通吃、享受垄断利润的巨无霸企业;而产业龙头所寻找的,是在某个细分领域具有核心技术的“小巨人”,能够更好地与产业链上的其他企业进行高水平合作和技术共享,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共赢。

你看,投资逻辑的不同,决定了“专精特新”投资一定是产业龙头的主场。借用何帆老师的一句话,“专精特新”,就是新型确定性。产业链的未来,重要的不是谁占据C位,而是优势企业都有各自的生态位。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社交软件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文件,撤回上市申请。

Soul是在年轻人中一度很流行的陌生人社交软件,于2016年年底上线,主打“灵魂交友”。意思是,在Soul上,没有标签、没有熟人、没有身份高低,只有匹配的灵魂。后来元宇宙概念大火,Soul又打出新口号,要“为新一代年轻人建立以Soul为链接的社交元宇宙”。

去年5月份,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当时媒体热炒,一旦上市成功,Soul将成为社交元宇宙第一股。不过没多久,Soul突然发公告称暂停IPO流程,后来就没了消息。直到一年之后,也就是本月初,Soul正式撤回美股上市申请。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整体来看,Soul所代表的陌生人社交赛道,原本被认为拥有极大的想象空间,但目前走得不太顺。陌陌、探探的母公司挚文集团刚刚发布一季度财报,公司一季度净收入同比下滑9.3%,净利润同比下滑37.35%。作为陌生人社交赛道龙头的陌陌,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减少3.82%。另外,据易观千帆数据,探探、最右、伊对等陌生人社交APP也都出现了月活用户数下滑的趋势。

再往前看,陌生人社交赛道在2019年经历了一轮泡沫。当年,互联网大厂密集推出了几十款陌生人社交软件,甚至出现了一天当中,马桶MT、多闪、聊天宝三款社交软件同时上线、“围剿”微信的壮观场面。腾讯自己也没闲着,推出了猫呼、轻聊、有记等十多个社交产品,现在也都没声音了。在这场混战中,没有赢家。

这就引发了业内的一个争论:陌生人社交软件这个赛道,到底存不存在?乍一听,你可能觉得很奇怪,我们当然有认识陌生人的需求,去结识更多有趣的人,怎么说这个赛道不存在呢?曾经有一款陌生人社交软件,JOIN,现在已经退出市场了,它的创始人于宙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陌生人社交软件这个赛道根本不存在!他的理由是这样的:

没错,我们确实有结交陌生人的需求,但要注意,这个需求是场景驱动的。比如你要创业,就会去认识一些投资人;你想打羽毛球,就要结交一帮球友;你去读个MBA,就认识了一堆新同学。总之,我们一般是先有了个事儿,这件事带来一个新场景,然后在这个新场景中认识新朋友。

退一步说,就算我的起心是要认识人,那我也得从场景入手,去报个培训班,去加入戏剧社团,去参加公益活动等等,从新场景中来认识新朋友。比如现在大火的“北辰青年”,就是组织一帮年轻人参加各种线下活动,通过一起玩来彼此认识。相比来说,纯线上的陌生人社交软件,没法提供丰富的线下社交场景。

再说了,陌生人社交真的可以不看脸、也不看身份,只凭“有趣的灵魂”来交个朋友吗?这可能是对陌生人社交最大的误解。灵魂不像脸和身份,可以被一眼看见,实际上,只有相互熟识的老朋友才能欣赏彼此“有趣的灵魂”。而陌生人社交软件上,能够在海量用户中脱颖而出、快速引起别人兴趣的信息,只有脸和身份,比如名校毕业、商业精英等。

按于宙的观察,如果不放真实头像和身份信息,来这里的用户对彼此根本就没有结交的兴趣。头部用户因为匹配不到价值相当的人,会首先离开,而缺少了头部用户的吸引力,其他普通用户也跟着流失。陌陌当年的崛起,就是用真人头像列出“附近的人”,打败了QQ的搜索卡通头像加陌生人聊天。事实上,“人类近几千年对于异性的关注点从来没变过,有趣的灵魂只是个加分项,不是基本盘。”

所以结论是什么呢?第一,陌生人社交是线下场景驱动的,社交软件其实满足不了这个需求;第二,现在活下来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其实已经分化了:要么专业做线上约会和在线相亲,这个需求倒是真实存在的;要么转向泛娱乐,比如陌陌,如今它总收入的一半以上是来自直播。很有可能,陌生人社交软件,不但误判了需求,还误读了人性。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