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国产浏览器的机会在哪儿?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IE浏览器正式退役,二是城市兴起骑行热。

来看今天的第一条。6月16日,微软官方宣布IE浏览器正式退役,停止对它的所有支持和更新。你知道,IE浏览器是互联网的一个标志性产品,它诞生于1995年,靠着跟Windows系统的捆绑销售,打败了竞争对手网景公司,成为行业垄断者。在21世纪初,IE浏览器占据了全球浏览器市场95%的份额。

不过,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成为统治者的IE浏览器有点不思进取,体验逐渐落后,市场份额被后起之秀Firefox、Chrome蚕食。尤其是谷歌于2008年推出的Chrome,扛着“浏览器市场破局者”的大旗入场,短短4年就取代IE成为市场第一。2015年,IE市场份额下降到20%。微软推出了另一款新浏览器Edge来对抗谷歌Chrome,这几乎等于宣布放弃了IE。

到2019年,IE的全球市场份额只剩下可怜的2%左右,作用也只是用来打开其他浏览器不兼容的老旧网页。2021年,IE不再支持Office等微软软件;直到今年6月,IE正式退场。就连微软自己都在告别信中调侃,这些年多亏了那些黑IE的段子,IE才维持了一点存在感。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吴伯凡老师说过一句话,“当一个公司或一个产品正式宣告结束的时候,很久以前它在人们的心中就已经结束了。”曾经的垄断者IE黯然退市,看起来是大新闻,其实对市场格局没什么影响,全球PC端浏览器市场早已形成了“一超多强”的新格局:谷歌Chrome凭借66%的份额成为新的老大,微软的Edge和苹果的Safari各占10%,Firefox占据8%,欧朋占3%。剩下的其他浏览器,市场份额加起来还不到2%。

你发现没有,PC端浏览器完全是西方产品的天下。其实,国内开发的浏览器产品并不少,有200多个,其中最知名的有360浏览器、QQ浏览器、搜狗浏览器、傲游等。不过,它们在全球浏览器市场的份额很小,统统在那剩下的“其他”里面。就算是国内市场,也是谷歌Chrome和微软Edge占去了一半多的份额,国产浏览器中,最大的360浏览器占20%左右,QQ浏览器占7%。

那么问题来了:浏览器看上去不是有多大技术含量的产品,就是最基础的互联网入口。国内厂商在更复杂的社交、电商等互联网产品上都很厉害,为什么就没有在浏览器领域做出头部产品?我看到公众号“雷科技”的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有两点。

首先是在核心技术上,国内厂商没有自主的浏览器内核。浏览器内核的作用,是把网页的代码转换成你最终看见的页面,目前主流的内核有4种,全部由国外厂商开发。国内的浏览器,基本上都是在开源的Chrome内核基础上做二次开发。除了界面设置不同,核心跟Chrome没啥区别,这样自然打不过原装的老大。

那么,国内厂商为什么不自己开发浏览器内核呢?简单来说就是,这事儿很烧钱,而且没有必要。浏览器看着简单,实际上开发成本非常高。360算过一笔账,一个浏览器产品的总代码接近2400万行,相当于半个操作系统,谷歌开发Chrome,10年花掉了30亿美元的研发成本,推广成本更要上百亿美元。谷歌、苹果、微软都是家大业大,国内公司烧不起。再加上,Chrome和Firefox的内核都是开源的,拿来直接用是最划算的选择。

另外,国内外厂商对浏览器的设计思路也不一样。Chrome、Safari都走极简主义风格,给浏览器做减法,默认页面只包括地址栏、常用站点,想要访问网站,用户要自己输入网址或者进行搜索。

而国内厂商,是不断给浏览器做加法,在网页浏览功能的基础上,加入了新闻、游戏、视频、小说等五花八门的内容,相当于是把浏览器做成了一个信息聚合平台。目的是通过浏览器,把用户导向自己的生态,把流量握在自己手里。显然,这样的设计是出于商业考虑,而不是用户体验。毕竟在PC端,用户想去哪儿可以很方便地输入网站,不太需要浏览器来导航,过于臃肿的浏览器在用户体验上是减分的。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在PC时代处于绝对弱势的国产浏览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了翻身的机会。你想,在手机屏幕上,输入一串网址是很费劲儿的,不如直接点击页面上的站点来得简单。这样一来,原本体验不太好的信息聚合平台模式,在手机时代反而成了优势。

特别像是在印度、印尼这些新兴市场,用户跳过了PC时代,直接进入了移动互联网,他们没有输入网址的习惯,更喜欢集合了大量本地资讯的浏览器,点几下就能找到感兴趣的内容,用起来更方便,也更省流量。在2016年,国产的UC浏览器在印度、印尼市场做到了第一名,一度占据全球手机浏览器17%的市场份额。

目前在国内市场上,手机浏览器前四名分别是:Chrome、UC浏览器、Safari和QQ浏览器。其中,国产浏览器占了两家,而且,国产浏览器的用户黏性和用户使用时长都在增长。看到这种趋势,国外浏览器厂商也开始改变思路,在移动端采取聚合模式。去年,微软推出了自己的新闻聚合服务,Chrome手机版也在首页加上了新闻资讯。浏览器的信息聚合模式,正在成为新共识。

互联网变迁三十年,上网工具从大电脑转向了小手机,用户习惯从“人找信息”变成了“信息找人”,从这儿,国产浏览器也许可以找到弯道超车的机会。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我发现,每天上班时间,公司一楼齐刷刷停一排一模一样的自行车,场面蔚为壮观。一打听,原来这是同事们团购的自行车,大家约好了每天骑车来上班。早就看到报道说,继“露营热”之后,“骑行热”开始兴起,没想到这股风都刮到家门口了。

说起来,这轮骑行热和之前共享单车掀起的那轮骑行热不同。共享单车主要是作为公共交通的补充,解决从地铁站到公司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而这轮骑行热,则是把自行车当成主要通勤工具,长途骑行5~10公里,甚至更多。因为需要长时间骑行,共享小黄车就不合适了,装备得升级。

今年京东“618”开门红开始后的1小时内,骑行品类成交额同比增长564%,其中山地自行车同比增长412%,城市自行车同比增长725%。很多热销自行车型号卖断货,据说订单排到了2024年。

我在同事们中小范围调查了一下,大家选择骑自行车上班的理由,主要有这么几个:一是不受堵车和拥挤的烦恼,二是可以健身,三是能够“慢下来”,看到那些平时从没留意过的沿途风景。

这第三个理由很有意思,让我想到,“骑行热”可能不是一个单独的现象,而是与当下的另一股潮流,也就是正在兴起的“城市漫步”遥相呼应。

我来北京十多年了,坦白说,我并不熟悉这座城市,每天上班两点一线,周末要去哪儿也是直奔目的地,很少有机会在北京街头漫无目的地遛弯。而城市漫步,就是“在家门口的旅行”,人们三三两两结伴,慢慢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一边走一边聊着沿途的建筑风格、美食文化和街头轶事,感受这座城市的人情味和烟火气。

据《工人日报》报道,有一位北京的城市漫步者这么设计她的路线:

“从阜成门地铁站出口出发,到达宫门口二条胡同,自西向东,在胡同里慢悠悠地穿梭。走进鲁迅博物馆,在鲁迅先生手植的丁香树下细嗅花香。逛累了就找一处带二层露台的咖啡厅,以绝佳角度观赏已经有750多年历史的妙应寺白塔。短暂休息后,继续一路向东,沿途打卡历代帝王庙、西什库教堂等北京特色文化地标。”这位漫步者说:“短短几个小时,惊喜不断,也让我对我居住的地方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城市骑行”和“城市漫步”之外,把镜头对准一个城市的“慢直播”也开始兴起。比如B站在5月份,做了一场“穿越城市”系列慢直播,镜头是以行车记录仪的视角,跟随车辆慢慢行驶在武汉、广州、厦门、长沙等城市当中,带着观众去“云兜风”。在评论区,有人主动当起导游,介绍摄像头所到之处,“再往前走就是菜园坝火车站”“右前方就是橘子洲大桥”;还有人讲述自己在这个城市打拼的故事,与直播间的几万人一起回忆青春。

另外,还有一种更极端的城市慢直播形式,就是用一个不动的镜头,24小时对准某个街区的一角。比如凭借歌曲《漠河舞厅》大火的黑龙江漠河市,去年做了一场长达158个小时的直播,全程用一个固定机位对准一条街道,吸引了很多人观看。

人们在直播中看到了什么呢?评论区有人说:我看到街边总停着一辆电瓶车,它一般什么时间开来的,什么时间骑走,有一天主人还给它套上了一件“棉衣”。还有人说,看到清洁工几点出现在大街上,他们是怎么清扫街道的;朝霞中的街道和路灯下的街道,看起来有什么不同。

据策划这场直播的漠河文体旅游局说,他们想让漠河“用一种不言语的状态来展示自己的魅力。它不是多么壮丽,很市井,很平常。但它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的城市,有自然的呼吸,就像一个朋友一样。”

你看,不管是骑行,还是漫步,还是慢直播,我们总可以通过视角的变化,来重新认识一座城市。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