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关于女性堕胎权的历史判决

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支持、4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推翻了1973年“罗诉韦德案”的历史性判决。“罗诉韦德案”,是1970年代美国法律确立女性堕胎权的一个重要判例。在这个判例之前,堕胎在美国大部分州是非法的。当时,有一名叫“罗”的未婚先孕女性,打官司要求获得堕胎权。这个官司从地方法院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最终,最高法院判定罗胜诉,从宪法层面保障了女性堕胎权,堕胎合法化从个别州普及到美国全境。

而现在,在“罗诉韦德案”宣判49年之后,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之前的判决。这意味着,不再对女性堕胎权予以宪法层面的保护,堕胎是否合法,由美国各州自行决定。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刚刚我们谈到,一个学科的问题,答案可能落在别的学科那里。“罗诉韦德案”又是一个绝佳的案例。美国历史上一个争论不休的犯罪学问题,有经济学家研究之后,发现答案竟然最终落在这个判例上。如果你听过这个故事,那我们再一起来梳理一遍。

事情是这样的:1975~1990年美国犯罪率直线飙升,15年中暴力犯罪率上升了80%,引发美国社会的极大焦虑。当时犯罪专家们甚至断言,未来十年形势将会更加严峻,暴力犯罪会越来越猖獗。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进入1990年代,暴力犯罪率飙升的趋势突然掉头,之后10年间,快速下跌到1975年之前的水平。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美国全社会一起来找原因。当时社会公认的导致犯罪率下降的几大原因是:1.治安因素,包括入狱率增加、更严的枪支管控、警力扩充等;2.人口因素,美国社会出现了人口老龄化;3.经济因素,1990年代出现了互联网经济的繁荣。

不过,美国经济学家、《魔鬼经济学》的作者史蒂芬·列维特,分析之后发现,这些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的因素,其实全都站不住脚。

先来看经济因素。经济繁荣了,大家日子好过了,犯罪率也就下降了,很有道理对吧?相关研究表明,经济繁荣确实和盗窃等非暴力犯罪的下降呈正相关——失业率下降1%,非暴力犯罪也下降1%。但是,经济繁荣和凶杀等暴力犯罪率却没什么相关性。事实上,1960年代,美国经济的另一个高增长期,暴力犯罪率也在暴涨。可以确定,1990年之后出现的暴力犯罪率快速下降,和经济繁荣没啥关系。

再来看老龄化因素。当人变得年老体弱,实施暴力犯罪的可能性就降低了,这听起来也有道理。不过要知道,美国从1950年代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的比例在几十年中是缓慢提高的,而90年代的犯罪率却是突然下降的。一个慢变量解释不了快变量,老龄化因素也可以排除。

最后来看治安因素。1990年代以后,美国入狱率上升,也就是蹲监狱的人多了。当更多有暴力倾向的人都进去了,社会上的暴力犯罪率自然也就下降了。还有,当警力扩充了,对罪犯就有更大的威慑力,也可以减少犯罪率。这个说法对吗?列维特认为,治安因素确实是1990年代暴力犯罪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只能解释其中1/3的变量。

那么,还有剩下的2/3的变量是什么造成的?列维特认为,1990年代美国暴力犯罪率的断崖式下降,要到1970年代的堕胎合法化,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罗诉韦德案”中去找原因。

想想看,什么样的母亲最有可能选择堕胎?是那些生活贫困、受教育程度不高、未婚先孕,甚至是未成年就怀孕的女性。她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面临贫困和单亲的环境,成年后犯罪的可能性比较高。1973年“罗诉韦德案”宣判一年之内,就有75万名美国女性选择了堕胎;随后普及到全美的堕胎合法化,让很可能成为罪犯的那一拨孩子没能生下来。于是,在本来该他们“大展拳脚”的90年代,犯罪率实现了断崖式下跌。

当然,列维特并不是凭空推断,而是拿了具体数据来说话。

第一,1990年代暴力犯罪率的下降,主要是20多岁年轻罪犯人数的锐减,而其他年龄段的罪犯并没有明显减少。

第二,在“罗诉韦德案”之前,美国已经有5个州率先实行了堕胎合法化。这5个州暴力犯罪率下降的时间点要明显早于其他州,下降的幅度也大于其他州。

第三,在美国全境实行堕胎合法化之后,各州的实际堕胎率是不同的。数据显示,在70年代堕胎率越高的州,在90年代犯罪率下降的幅度也就越大。

这几点加起来可以证明: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不是简单的相关关系。

你看,再次印证了刚才那句话:真实世界的问题就像一个魔方,所有要素是联动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