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00后”是“职场反抗者”吗?“00后”是“职场反抗者”吗?

最近几个月,随着第一波“00后”大学毕业生踏入职场,关于“‘00后’整顿职场”的话题持续发酵。在社交媒体上,“00后”被塑造成典型的“职场反抗者”形象,据说他们怼天怼地怼老板,一言不合就走人。网上各种段子满天飞。

比如,“‘70后’请假是因为父母不舒服,‘80后’请假是因为孩子不舒服,‘90后’请假是因为自己不舒服,‘00后’请假是因为看你不舒服。”还有,“‘80后’在加班对领导唯唯诺诺,‘90后’在摸鱼装模作样,只有‘00后’在重拳出击,工作一年仲裁4家公司,告倒闭两家。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职场反抗者”形象,到底是“00后”的普遍特质,还是被媒体炒作出来的刻板印象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去读了最新一期的《详谈》,这期的访谈对象不是什么大企业家,而是四名普通的“00后”。此外,这期《详谈》还和年轻人的社交平台Soul合作,对几千名Soul用户做了问卷调查。总共收回有效问卷4550份,其中来自2022年本科应届生,也就是刚刚踏入职场的这波“00后”的有效问卷数量是455份。

可以说,访谈和调查问卷的结果,大大刷新了我对“00后”的认知。

比如,“00后”怎么看“996工作制”?在网络传说中,“00后”坚决反抗“996”,领导说“6点开个会”,“00后”就直接问“有加班费吗”;如果领导说“是重要的事”,“00后”还会反问领导“为什么不早点说”,甚至搬出劳动法。

而根据《详谈》对“00后”的问卷调查,有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可以接受,如果薪资待遇足够好的话可以理解”;有三成的人认为,“虽然很难接受,但找不到好的工作会忍一段时间”;只有16%的人表示“完全接受不了,会主动辞职”。也就是说,大部分“00后”对996的态度是:只要钱给够,愿意为五斗米折腰。

调查问卷里的另一个问题也可侧面印证了这一点:“00后”认为,找工作最重要的因素是“赚钱更多”,排第二位的是“跟自己兴趣爱好相关”,“时间自由”只能排在第三位。

在访谈中,有一位来自北大的“00后”直接表示,并不觉得996会很累,他们在大三、大四的时候,既要上课又要实习,过的是187的生活,也就是凌晨1点睡觉、早上8点起床、每周7天不休息。更何况,现在很多互联网大厂都改成了995,他认为这个工作节奏“太舒适了”。访谈的另一位“00后”则表示,接不接受996得看工作内容,“我对于感兴趣的东西就会很投入,之前剪视频能剪到凌晨三四点,也不会觉得困、觉得累。”

你看,大多数“00后”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职场反抗者”,他们对工作是更实用主义的。

再来看,“00后”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状态?在访谈中,李翔老师问了每个人这样的问题:怎么看B站拍的宣传片《后浪》?这部片子的主题是向年轻人致敬,片子里说:“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科技繁荣、文化繁茂、城市繁荣,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可以尽情享用;自由学习一门语言、学习一门手艺、欣赏一部电影、去遥远的地方旅行……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这样的生活状态如果是真的,谁不羡慕?有意思的是,在访谈中,几个“00后”都表示,虽然当时也跟风在朋友圈转了,但《后浪》并没有真正触动他们。这是“70后”“80后”想象的“00后”的样子,并不是他们的真实生活状态。实际上,他们感受到的压力,并不比前辈们少,甚至危机感更强。

我记得我们读大学那会儿,一直到大三才会认真考虑之后要读研还是要工作,而现在的大学生,很多是从大一开始就着手准备。清华学生会做过一个调研,问学生们第一次听说“保研”这个词是在什么时候。2018年入学的人,高考前知道保研这个词的只有23.8%;而2021年入学的,80%的人高考前就知道了保研。大三的学长会向大一新生们传授经验,“后悔大一的时候没做这个没做那个,导致现在保研的时候遇到了种种问题。”

如果是准备找工作,大三暑假才去实习的话已经晚了,因为大四上学期就要秋招,如果想去大厂,没有两三段比较完整的互联网实习经历,很难应聘成功。如果想去投行,也是一样。在访谈中,一个“00后”说他的室友“从大二开始,当时正好是线上网课,他一边读书,一边做了七份实习,到大三就拿到了中金的offer。”

那么,除了考研、保研、实习、找工作,“00后”会在多大程度上关心更大的问题?世界的,人类的?根据问卷调查,只有14%的人表示“非常感兴趣,会在朋友圈和社交媒体上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大部分人的态度是,还行,会看新闻,但并不会和朋友经常讨论国际大事。“00后”有能力无限连接这个世界,但他们对远方的事情并不那么关心。

最后,我来说一个“00后”让我最吃惊的地方。李翔老师问每个受访者,最近在听什么歌、看什么小说和电视剧?我发现我竟然和他们毫无代沟。他们听周杰伦、陈奕迅的歌,读村上春树的小说,看《雍正王朝》《我爱我家》和《老友记》。你看,“00后”的品味“很古典”。

李翔老师说,做完这期访谈,他并不担心“00后”的自我和叛逆,他担心的反而是,“他们会因为过于聪明,在跟外部世界打交道时过于熟练,过于知道如何投世界所好,而牺牲掉他们的自我。”“上一代人总是习惯于把下一代人想象成自己难以理解的另一个物种,但其实并非如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