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了2022年冶金科学技术奖名单

最近,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了2022年冶金科学技术奖名单。这个奖项是中国钢铁行业的最高科学技术奖,代表了中国钢铁行业技术创新的水平。评委会对2011年—2020年共10年里,获得特等奖、一等奖的全部138个项目进行了梳理,发现:

在138个获奖项目中,有93项的核心技术是自主研发的,占获奖总数的2/3;另外1/3的核心技术是与国外合作研发的。可以看到,我国冶金技术主要是靠自主研发。另外,在138个获奖项目中,企业作为第一获奖单位的有86项,占62%。也就是说,相比科研院所和高校,钢铁企业成为技术创新的第一主力。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说到钢铁企业的技术创新,我马上想到一家具有传奇色彩的企业——太原钢铁集团,简称太钢。这些年,太钢一直在忙于攻克各种卡脖子的特种钢技术。

比如,用在国产大飞机尾翼上的“手撕钢”。这种钢材看起来就像一层薄薄的锡纸,厚度只有A4纸的1/4,用手就能轻轻撕开。这种钢具有高性能、高强度,应用于新能源、精密仪器、航空航天等高科技领域。手撕钢技术长期被德国和日本把控,要卖几百万元一吨,这已经赶上白银的价格了。

这几年,随着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加速,对手撕钢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太钢在2016年下定决心攻克手撕钢技术,花两年时间攻下厚度为0.02毫米的手撕钢,追平了国际同行。不但拿下了国内70%的手撕钢市场份额,还开始大规模出口。紧接着,太钢又花两年时间,在2020年攻下了厚度为0.015毫米的超薄手撕钢,成为全球唯一一个能够批量生产这种钢材的企业。四年时间,太钢从手撕钢的门外汉变成了全球领跑者。

再来说说太钢的成名之战——笔尖钢。顾名思义,笔尖钢是用来生产圆珠笔笔尖上的钢珠和底座。这个部件的加工精度要求非常高,要达到千分之一毫米;同时必须容易切割成型、不易开裂,必须在钢材中添加特殊比例的微量元素。当然,这个配方是严格保密的。中国每年要生产380亿支圆珠笔,所有的笔尖钢都得靠进口。

直到2016年初,李克强总理在一次钢铁行业座谈会上提出了“笔尖钢之问”。一根筋的太钢听进去了,一头扎进去搞研发。攻克手撕钢花了两年,而攻克笔尖钢实际上只花了几个月,到2016年9月就可以开始量产。经过近千次极限测试,品质不逊于国外产品。当时瑞士和日本生产的笔尖钢要卖每吨12万元,太钢下场之后,国际笔尖钢价格立马腰斩。

对此,太钢表示很无奈:它也没想生产那么多,但是钢炉一点火就不能停,必须连续生产。太钢最小的炼钢炉一炉生产60吨,而中国一年生产圆珠笔只用得了1000吨笔尖钢,可不是炼十几炉钢市场就饱和了。

认真说起来,很多“卡脖子”技术其实和笔尖钢差不多——有一定技术门槛,但并不是不可攻克,而是因为市场太小,技术研发的投入产出比不高,经济上不划算。不过,一旦外部条件改变,比如国外断供,或者市场需求突然变大,企业就有了技术创新的动力。笔尖钢和手撕钢的故事,还会不断上演。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