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Keep更新招股说明书,冲刺IPO

9月6日,健身APP Keep在港交所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离“线上健身第一股”还差临门一脚。Keep是目前中国月活用户数最高的头部健身APP,它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部分:

一是会员订阅及线上付费内容,包括录播和直播的各种健身课程,这部分收入占40%左右。二是自有品牌的运动产品,这部分收入约占50%。既包括跑步机、动感单车、手环等智能硬件,它们可以跟Keep的线上数据打通,作为训练计划的依据;也包括其他运动周边产品,像哑铃、瑜伽垫、健身服等等。你可能想不到,Keep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瑜伽垫品牌,占15%的市场份额。Keep智能单车的累计销量也在市场中排名第一。

2021年Keep的营收同比增长46%,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38%,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Keep的崛起离不开一个最大的风口,就是这些年中国中产阶级群体健身意识的普及。仅仅10年以前,健身还是一个小众爱好,不是人人都认为有健身的必要;而现在,即使你平时不锻炼,你也会强烈认同,自己“应该”去锻炼,只是出于懒惰不想去,因此心怀内疚。你会一口气买一堆运动装备,好像买完装备就离健身计划更近了一步,心理负担就没那么重了。

你发现没有,这个观念的转变挺有意思的。其实我跟你一样,为“应该锻炼却没有锻炼”而纠结。直到我最近读到一本书,书名就叫《锻炼》,然后被书里的观点安慰到了。作者是哈佛大学进化生物学教授丹尼尔·利伯曼,他说,咱们这些不想锻炼的人,没有错。人类在上百万年的进化史当中,从来就没有进化出“锻炼”的本能。锻炼,是人类非常晚近才出现的一种古怪行为。

在人类的漫长历史中,人类只会在两种情况下活动:一是有必要,获得各种生存物资;二是有趣,比如为了社交而参加各种舞蹈、游戏。而锻炼,按照利伯曼教授的定义,是“为了保持健康或变得强壮而自愿进行的有计划、有体系、重复的身体活动。”这显然属于“既无必要也不有趣”的活动,这种毫无意义的体力耗费是古代人类要绝对避免的事情。

事实上,现代跑步机的原型,是一种刑具,专门用来惩罚监狱犯人。据说是在1818年由英国发明家威廉·卡比特发明,在之后100多年的时间里,英国监狱经常会惩罚囚犯在跑步机上连续走上好几个小时,让他们身体疲惫且枯燥无聊,是对身心的双重惩罚。据说著名才子奥斯卡·王尔德就遭过这样的罪。谁能想到,两百年之后,我们现代人会自愿花钱去进行这种“自我惩罚”?

这样说来,既然锻炼非我本能,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躺平了吗?也不是。利伯曼说,你可以讨厌锻炼,但可以试着去热爱体育,这里的体育是指竞争性、对抗性的运动。在跑步机上狂奔是无趣的重复活动,而踢一场足球赛是有组织的玩耍,是有趣的高级游戏。参加体育比赛的首要收获并不是身体健康,而是精神上的满足:感受关于竞争、协作、勇气、智慧等一切人类美德。

书里引用了中国前百米飞人胡凯的一句话:“强身健体其实是体育最末流的功用——大部分人现在却认为它是唯一的、最好的功用。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强身健体,而不是深入地参与进来,就永远体会不到体育中最深刻的奥妙。”

总之,如果你是跟我一样坐下去就不想动的“沙发土豆”,对去健身房深恶痛绝,那么,不妨让我们“痛恨锻炼,但热爱体育”,周末约朋友去打一场羽毛球比赛吧。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