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我们会实现“钻石自由”吗?人造钻石市场火爆

最近,钻石市场突然火热起来,大商场中的钻石门店销量暴增。据央视“天下财经”栏目报道,有的门店钻石销量在一个月内就暴涨了4倍,供不应求。怎么回事?是大家选在这个时间点扎堆结婚吗?倒也不是。经济学家常说,“供给可以自己创造需求”。这次新需求的爆发,就是被一个新供给生生创造出来的,这就是人造钻石。

我们知道,钻石就是金刚石,天然钻石是碳分子在地球内部的高温高压条件下形成的金刚石。人造钻石是什么呢?就是碳分子在人工营造的高温高压条件下形成的金刚石。可以认为,天然钻石与人造钻石的区别,就是冰山上的天然冰块和冰箱里冻的冰块的区别。

关于天然钻石,普通人可能有两个误解。第一是认为,它之所以很贵,是因为储量稀少。错了,金刚石的天然储量很大,卖得贵是因为钻石业务被垄断了。从开采、加工,到鉴定、设计、销售等各个环节,都被牢牢把持在以戴比尔斯公司为首的五大钻石商手里,它们垄断了全球90%的天然钻石产销。当然,戴比尔斯公司的股权结构复杂,它背后站着的是欧美的大财团。

第二个误区是,我们以为“结婚戴钻戒”是一项悠久的文化传统。错了,这是一个典型的“被发明的传统”,在西方世界也不超过200年时间。而西方世界之外的普通人相信结婚必须要有钻戒,是最近几十年才发生的事。这要归功于戴比尔斯公司,它靠强大的营销能力,把“钻石=爱情”这个公式成功写进了全世界普罗大众的心里。

钻石市场这么大,天然钻石又被垄断了,不少人的心思就活动了:能不能用人造钻石来分一杯羹呢?你可能想不到,这个最先吃螃蟹的人和珠宝市场八竿子打不着,是美国的通用电气公司。他们早在1954年就掌握了人造钻石技术,不过当时做出来的人造钻石含有杂质,颜色是浑浊的黄色,所以只用于工业用途。后来通用电气继续研发,在1971年制造出了宝石级的人造钻石,不过成本太高,比天然钻石还要贵,没法市场化。

又过了40年,直到2012年左右,人造钻石的制造成本终于低于天然钻石了,开始走进公众视野,也有珠宝商想做人造钻石的生意。不过就在这时,却迎来当头一击。

首先是戴比尔斯站出来振臂一呼,说大家千万别上当,谁买人造钻石谁是傻瓜。戴比尔斯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感性层面的,这种人工制造的廉价货能代表爱情吗?难道你的爱情是“伪造”的、廉价的?你送一颗人造钻石给女朋友,怕不怕挨打?第二个理由是理性层面的,天然钻石虽然贵,但它能保值啊。所谓“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就是指钻石的保值价值。而人造钻石买回去,立刻就不值钱了。

你看,这两个理由,听起来都很有道理。更雪上加霜的是,当时有黑心的钻石商,把人造钻石当成天然钻石销售,欺骗消费者。结果,人造钻石还没来得及打开市场,就被打上了“骗子”“智商税”的标签,在公众心目中声名狼藉。

就这样,人造钻石市场又低迷了将近十年,直到今年才迎来了一个爆发点。契机也来自两方面。

在营销端。虽然人造钻石被戴比尔斯打得没脾气,但架不住这块蛋糕实在太大,像施华洛世奇、蒂芙尼、潘多拉等奢侈品巨头亲自下场来抢食,在宣传上给人造钻石站台。它们的理由和戴比尔斯的理由针锋相对:

第一,谁说钻石一定要和爱情绑定?都2022年了,女性是为自己而活,钻石就是一种普通珠宝、一种时尚饰品,可以随心随意地更换,不一定要有什么特殊含义,一颗戴一辈子。你看,让钻石和爱情、婚姻脱钩,把它划入时尚饰品的范畴,这就进入了人造钻石的优势领地。

第二,谁说人造钻石是收智商税?论品相,人造钻石在纯度、成色等方面比大多数天然钻石更好,价格却只有天然钻石的1/3到1/10。至于天然钻石的保值价值,事实是,2克拉以下的钻石都不存在什么保值增值的空间,5克拉以上才谈得上收藏价值。换句话说,大多数消费者买的天然钻石也都是一次性消费品,转手卖不出去的。既然如此,为啥不选更物美价廉的人造钻石呢?

你看,这两个理由,是不是也挺有说服力的。顺便说一句,押注人造钻石市场的施华洛世奇,它卖的所谓“水晶”,其实是人造铅玻璃。要说怎么把人造珠宝卖出好价钱,施华洛世奇绝对是宗师级的。有国际奢侈品巨头开路,这几年国内外都涌现了一批人造钻石品牌的创业公司,几方共同联手下,把人造钻石市场又给炒热了。在这种情况下,连戴比尔斯都坐不住了,推出了自己的人造钻石品牌Lightbox。

另一方面,在供给端,中国制造下场,进一步扩大人造钻石的产量。目前,中国人造钻石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90%,其中珠宝级的人造钻石占全球总产量的50%。在中国的产能当中,又有80%位于河南。光是河南商丘,一年的人造钻石产量就高达400万克拉,接近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大家惊呼,实现“钻石自由”,就靠我大河南了。

说完这段人造钻石与天然钻石的博弈,我再补充一段历史:你知道,玉石作为一种高级配饰,是怎么在中国古代贵族中流行开的?据说这里有个重要推手,就是春秋时期齐国名臣管仲。管仲是孔子最佩服的人之一,但孔子又批评他生活作风奢靡,不知节俭。据说管仲平时穿得像个暴发户,身上挂满名贵玉石,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地响。

不过,孔子这么说管仲,可能是冤枉他了。管仲不一定喜欢奢侈,他这么做也许是别有目的。当时齐国占据了一处非常好的玉石产地,叫“阴里”,齐国就跟戴比尔斯一样,获得了高级玉石的垄断权。怎么让这里开采的玉石卖个好价钱呢?

管仲想了两招:一是规定,贵族进太庙祭祀,必须佩戴最好的玉璧,否则就没有资格进太庙。当时,像孔子这种没落贵族到处都是,大家为了能有资格进太庙,获得身份认同,咬牙也要买当时最好的玉璧,也就是阴里玉璧。第二招,就是管仲以身作则,把自己当成一个行走的名贵玉佩展示架,让大家争相模仿。结果,天下贵族都来高价抢购阴里玉石,齐国国库也就越来越充盈,最终让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你看,搞“奢侈品经济学”,管仲才是鼻祖。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