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马一峰 能源前沿报告》01 导论:怎样在能源转型期找对方向?

在发刊词里,我们提到说这个处于能源转型期的机会,是一个战略级的机会。这当中涉及万亿级别的巨量投资,也有大量的玩家涌入。但要找对方向,抓住这个机会,可没那么容易。

“没那么容易”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技术路线多,单看储能领域的技术路线就有几百条。假如你所在的企业要尝试某个新的技术路线,或者要嵌入到能源行业的某个赛道里,一旦选错了,那就会错过一个巨大的风口,甚至破产、退出市场。

就像在光伏领域,行业的龙头企业隆基开始研发单晶硅和金刚线切割技术的时候,是2013年。5年后,到了2018年,他们已经有了压倒式的优势,占据市场。而在当初,错过这个方向的大部分公司只能退出市场。

那到底该怎么找到那个对的方向呢?这门课的第一讲,我就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能源行业的这十几年里,我总结出了一套我自己常用的分析方法。我相信这套方法也能帮你找到影响能源产业发展的核心变量。抓住核心变量,理解趋势,你才能在乱局中规避风险、找到适合自己的机会。

这套方法,简单来记就是三个关键词,分别是能源安全、比较优势和技术突破。我来展开说说。

咱们先说能源安全。在能源行业里,“安全”的意思不是易燃易爆,而是说这种能源能稳定、充足地供应。拿我们国家来说,煤炭就是一种安全性很高的能源,我们的储量多,能稳定供应。但是石油和天然气就不那么安全了,因为我们对外的依赖度很高,大概72%的石油和45%的天然气,全都依赖进口。

那你看,有了这个关键词,你就判断出有些关于能源转型趋势的声音是错的。有些投资人会凭直觉判断,大家都去研发新能源了,传统的化石能源那不就是夕阳产业吗?我得去投新能源啊。甚至很多本专业就是学石油的专业人士,也觉得石油领域没发展,我得转行。

如果他们有人知道“能源安全”这个标准,那他们在研究石油领域的时候就会发现,即便到了2060年,我们达成了碳中和目标,中国每年依然需要近3亿吨的石油。

这就是机会。对中国来说,像石油和天然气这样安全性不足的能源,我们第一要做的就是先把安全性补上来。谁能想办法增产、想办法增加更多的进口渠道,谁就更可能抓住机会。

我再举一个新能源的例子,比如光伏。光伏产业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样保证稳定的供电,晚上没有光照,怎么保证居民的正常用电呢?

现在一些央企和国企入场了光伏产业,他们做的都是大型项目,比如建设风光基地,推进分布式的整县光伏,都是想把光伏变成一种可以稳定供应的安全能源。我在后面的课程里,会给你展开详细来讲。

“能源安全”这个关键词太重要,我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我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能源政策、能源产业变化,都和能源安全有关。我们常听说中国在芯片上被“卡脖子”,但那影响的只是某一些产业。但能源的安全不能保障,一旦断供,就是整个国家经济和民生的问题。所以,这里面一旦有机会,那一定是大机会。

但对更多的能源项目,特别是对应用了新技术的项目来说,不可能在刚诞生的时候就能解决稳定供应的问题。这不现实。那这些项目的机会点该怎么找呢?这就要说到第二个关键词,比较优势了。

比较优势,很好理解,就是在几个项目,或者几个技术路线之间做比较,选出那个最有优势的。那该比较什么呢?对大部分的项目来说,经济性都是最先被比较的维度,也就是看谁能更低成本地利用能源。

假如你是能源行业的从业者,那“降低项目的成本”很可能就是你能抓住的机会。假如你不是行业内的人,而是想要嵌入能源行业的服务商,那选择成本更低的项目可能就更靠谱。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也能理解为什么国家会补贴风光电这些新能源,其实也是为了经济性,为了让新能源以后能规模化、产业化。比如说氢能,国家现在开始补贴,最终是为了达成“不补贴,你自己也能发展”的目标。

你看,现在国家取消了对光伏和风电的补贴,有些人就说,这是国家不看好这两个产业了。其实这是光伏和风电可以自己发展了,不再需要补贴了。

经济性是在比较优势当中非常重要的维度,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必须优先考虑。但我得补充一下,经济性并不是唯一的比较维度。在有些特殊情况下,经济性要让位。

我举个例子。比如有一家耗能很高的水泥厂,如果它的管理者只考虑经济性,就会选择用煤炭,成本低嘛。他是不会主动去考虑“我是不是要低碳排放”的。

但是现在国家对碳排放有要求,水泥厂要在烟囱上装传感器,碳排放超标,立马停产。低碳就变成一个硬指标。这种情况,“低碳”这个维度的优先级就要高于经济性。你要抓住的机会就在怎样降低碳排放的方向上。

再比如,在不同的时期,社会更看重的优势也有变化。比如从木材到煤炭,煤炭到石油,这是两次大的能源转型。最看重的比较优势是什么呢?就是能量密度。谁的能量密度高,谁的用途就更广,反之就要被淘汰。

所以在我看来,能源是没有鄙视链的,没有什么“新能源就比传统能源好”的说法。所有的能源都是能量的载体和介质。只不过在不同阶段、不同场景下,不同能源有不同的比较优势而已。但如果你问我最应该比较什么维度,那一定就是我们刚刚说的经济性。

好,你现在通过比较优势,找到了一个可能抓住机会的方向。那怎么评估这个方向是靠谱的,可以开始投资资源了呢?

这就说到了第三个关键词,技术突破。你要看你分析出的这个比较优势,有没有技术能支撑它?如果有技术能支撑,那这就是个靠谱的机会点;如果没有,你就要想,技术的突破点可能在哪里?突破点,也可能是机会点。

你可能知道,人类其实是不缺能源的。像地热、干热岩,可燃冰,如果技术成熟的话,都足够人类用几百上千年。但问题就是,我们目前并没有技术可以充分开采。比如,1万米以下的地层,有丰富的地热。如果能开采出来,地热发电能创造很多绿色电能。不过,现在钻井技术和利用技术达不到,没办法批量开采。

可以说,技术是能源进步最大的制约因素,也是最大的驱动力。一旦技术进步了,也能让很多“无效能源”变为宝藏。我在课程里会提到一种能源,叫页岩油。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是一种非常规的石油,以前很难被开采,它就不能成为有效能源。后来随着技术成熟,页岩油就变为有效能源。

好,能源安全、比较优势和技术突破,这就是我评估能源项目时的分析方法。这套分析方法会贯穿课程的始终,帮你准确判断机会的方向。

后面的课程,我为你拆分了三个模块,赛道之变、技术之变和玩家之变。

在模块“赛道之变”里,我关注的是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中国主体能源产业的变化。我会用我的这套分析方法,帮你分析为什么这些变化是机会,怎么抓住这些机会。比如煤炭调峰、煤炭清洁化为什么那么重要?为什么氢能的机会点会从工业副产氢开始?我都会在课程里为你解答。

技术是能源行业当中最前沿的部分,对行业外的人来说最难入门,对行业内的人来说最值得关注。所以在第二个模块“技术之变”里,我会为你梳理那些有规模化、产业化潜力的新技术,比如钙钛矿光伏电池、液流电池、碳纤维材料,等等。

你会发现,哪怕在技术领域当中,我们的分析方法依然好用。比如有一种技术,二氧化碳加氢制汽油,为什么要关注这个技术?因为它解决的是风光电储能的安全性问题。咱们刚刚提到,能解决安全性问题的,都是重大机会点。

最后一个模块,玩家之变,我关注的是那些在转型当中的能源企业。这些能源企业在选择转型期的策略时,也离不开我们的分析方法。

比如宁德时代、晶科能源,这两家公司一家是做储能的,一家是做光伏的,现在开始联手去做“风光储一体化”。为什么?这其实也是为了解决新能源安全稳定供应,企业在各自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实现这个目标。未来,你可以联手,也可以单干,但大方向都是要补足“稳定供应”这个安全性的短板。

可以说,这套分析方法是在分析能源产业的底层逻辑。

最后我想说的是,能源转型是“乱世”出英雄的时刻,这样的历史机遇可遇不可求。我相信,这份报告一定能为你找对方向提供帮助。

好,以上就是这一讲的全部内容。给你留一道思考题。你能从这三个维度来分析一种能源的发展趋势吗?欢迎你留言分享,一起交流。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