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腾讯的元宇宙思路可能是“赛博中国”

在121讲我们提示过一个迹象,腾讯给QQ安排了一个特别任务:代表集团,探索元宇宙。

最近我对腾讯的元宇宙布局又有了新的认识,我发现:腾讯派出来开发元宇宙世界的战队,其实分成两股力量。一股是腾讯QQ,负责贡献流量和社交关系;另一股是腾讯游戏,负责贡献游戏技术,用来构建虚拟世界里的基础设施。

这一讲,我想请你注意腾讯做元宇宙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思路:它不只是要用“游戏”来做一个虚拟开放世界,还要用“游戏技术”来打开现实世界。

这话怎么说呢,我们从6月底说起。

6月底,腾讯在自己的2022游戏发布大会上面,一口气推出了40多个产品和项目,但这40多个项目不全是游戏产品,而是被分成了三类:一类叫技术新探索,一类叫产品新体验,一类叫更多新价值。

简单来说,其中只有第二类是正经传统的游戏产品,像王者荣耀的更新,新游戏的发布,都在这第二类里。

而第三类的“更多新价值”也是游戏,不过它探索的是娱乐之外的价值,也就是把现实世界的需求放进游戏世界里去解决。比如说可以让乡村儿童练习仿真编程的游戏,再比如说普及普通话学习的游戏,还有筛查儿童视力的游戏等等。

而第一类“技术新探索”,却跟其他两类非常不一样。它是反过来,把游戏技术从游戏世界里面剥离出来,放到现实世界去解决现实问题。

这一类我想重点跟你讲一讲。

 

 

项目探索

所谓的技术新探索,指的是游戏技术在现实世界当中的应用探索,这类项目,腾讯这次总共公布了7个。

其中的前三个项目,数字长城、数字敦煌和数字中轴线,这三个项目是用游戏技术去把现实中的一段长城、敦煌的藏经洞和北京的中轴线的建筑景观,以毫米级的精度给数字化了,变成了可以在线上游玩互动的高精度游戏。

比如说其中那个数字长城的项目,腾讯游戏是跟北京市文物局合作的。你在微信里搜一搜“云游万里长城”这个小程序,你就可以在手机上爬长城和修长城,像打游戏一样在那个数字长城上面行走,观察它的一草一木,感受清晨黄昏的光影变化,还能够给这一段长城砌砖、拔草,视觉感受跟真实世界一模一样。

这一组项目,等于是用游戏技术去做文物古迹的保存、保护和传播。

而接下来三个项目,是用游戏技术去赋能实体产业。我再给你列一列。

第四个,腾讯是用游戏技术来帮助机器人加速学习过程。做游戏的时候不是需要设计NPC,设计虚拟世界吗?这些技术也可以用来给机器人当陪练,让智能机器人们能够在虚拟的电梯、楼道、下雨天、大黑夜等等各种各样的场景里面,去遇到暴脾气的胖子,遇到慢吞吞爱凑热闹的老头,遇到挑三拣四的眼镜哥,遇到腿很粗的电视柜等等。这样一来,机器人在几个小时里面就能够完成现实世界需要几年才能攒够的阅历,它们这就能更快地完成机器学习所必需的训练量。

第五个,全真互联数字工厂。比方说,腾讯用游戏技术去跟宝武钢铁集团合作数字孪生项目,用那些实时云渲染、视觉动捕、虚实互动、AR/VR交互等游戏技术,去把一个钢铁热轧厂给数字化了。热轧厂数字化了有什么用呢?就可以在热轧厂的这个数字工厂里面,做现场的故障预测,做危险作业的操控,工人不用去现场了。

 

第六个,全动飞行模拟机联合项目。这个项目是跟南航集团合作的,也就是用游戏技术来设计飞行模拟机,代替真飞机,来给民航的飞行员们做学习训练。

第七个项目叫展望太空。腾讯游戏跟中科院的高能物理所还合作了一个项目叫“猎人星座计划”,也就是用游戏技术来辅助卫星们进行天文观测,让卫星们搭载智能算法,来自动观测天文现象,它们不但不知疲倦、不闹情绪,还可以自动筛选目标,自动制定观测策略,互相打配合。

你看这七个被定义成“技术新探索”的项目,其实都在探索同一个问题:游戏技术如果脱离了游戏,对现实世界还有没有作用和价值?

这个想问题的思路挺值得你重视的。某种意义上,它反映了腾讯做“元宇宙”时跟同行们不太一样的思路:要去做融宇宙,构建赛博中国。

 

 

融宇宙这个概念,我们在14讲讲过。当时我们说,元宇宙可以分成融宇宙和超宇宙。

融宇宙就是数字宇宙与现实宇宙的融合,是以现实世界为母本,去做感官系统的数字化,来帮人们更轻易地跟现实世界打交道。而超宇宙就是把现实世界扔一边,开发一个跟现实世界没关系的全新数字世界。

元宇宙产业过去一年很热闹,多数打造者的思路都是打造一个开放游戏世界。从元宇宙的始祖公司Roblox,到Facebook改名的Meta公司,再到歌手林俊杰买虚拟房地产的那个Decentraland,再到国内百度做的希壤等等,都是在做元宇宙游戏。

元宇宙游戏这条路腾讯也在布局,之前我们都讲过。像《王者荣耀》也开始做开放世界的衍生游戏,QQ空间也在做虚拟社交空间。但这之外,以我们前面说的这七个“技术新探索”项目为标志,我们可以发现,腾讯元宇宙的另一条腿,迈在了“赛博中国”这条路上。

这些实践,还跟更早之前腾讯对整个集团的战略思考给呼应上了。

什么样的战略思考呢?我们来复习三个腾讯内部提出过的概念。

第一个概念,是2020年底,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一本内刊里提出的:全真互联网。

当时马化腾说,全真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波升级。它是量变到质变,意味着线上线下的一体化,也就是实体和电子方式的融合。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在马化腾看来,一家公司要是没能跟上“全真互联网”这趟车,损失之大,就相当于10年前没有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第二个概念,是2021年初,负责腾讯游戏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在一次对谈里提出的:超级数字场景。

马晓轶当时说,游戏是一个由技术驱动的、有广泛可能性的数字化场景。而在未来,游戏与现实之间存在更多的交互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和这些想象空间就共同构成了“超级数字场景”。

他还说,狭义的元宇宙讨论一般只限于虚拟世界,而元宇宙只是“超级数字场景”当中的一个子集。

第三个概念,叫作:虚实集成世界。张正友当时回应一个元宇宙的讨论说:“我们腾讯现在正在做‘虚实集成世界’,是从技术角度往这个方向拓展,而且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

什么叫“虚实集成世界”呢?张正友有过解释,他说:“你试想一下,疫情过后的某一天,你突然想要去冰岛看极光,但是你真要去的话,需要办签证、坐车、过海关、坐飞机,回来还要隔离14天,当你将这些流程都走完的时候,可能连去的兴致都没有了。但是如果你身处在虚实集成世界里,这些都不是问题。”也就是说,你可以用你的虚拟分身,在数字空间里面穿梭,直接去数字冰岛,看数字极光。

你想想前面这三个概念,全真互联网到超级数字场景,再到虚实集成世界,这几个概念各有各的表述,但都在强调同一个特点: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从腾讯的创始人到最赚钱的游戏业务的负责人,再到首席科学家都在这么说,足够说明这是腾讯最重要的未来路线。

而数实融合所构建的元宇宙或者叫超级场景,又跟当下流行的元宇宙游戏们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区别:

元宇宙游戏,是在逃离现实,而全真互联网、超级数字场景或者说虚实集成世界,是在增强和扩展现实。

当你带着这个思路回头再看前面说的那7个项目,你是不是又看出了一些新的东西。

 

 

这是我想请你留意的,腾讯做元宇宙的时候,思路跟整个行业不太一样的地方。它的元宇宙战略,是一个集成了元宇宙游戏、智慧城市和数字孪生的战略。它还选择了一种很别致的工具来切入构建这个世界:游戏技术。

马化腾还写过一篇文章,他提出说,互联网行业的主要服务对象,已经从用户演化到产业再演化到社会。也就是说互联网行业现在的主要职责是服务社会了。我们以前还讲过一个细节,2022年元旦,腾讯借着央视平台,向整个中国社会喊过一句话:腾讯助力实体经济。

那怎么去服务社会,怎么去助力实体经济呢?前面说的这种借着游戏技术来重构赛博中国,把文物保护、工业仿真、智慧城市和影视创作都考虑进来,都去给帮帮忙。这就是一种操作方式。

这种操作对腾讯自己也有两个好处。

第一,借着重估游戏技术的价值,能够为它的游戏业务正名。

我们说过,游戏业务是腾讯最赚钱的业务。但游戏产业这两年被社会批评得灰头土脸。那如果能够论证说,游戏能够孵化交互、仿真、渲染等一整套的技术集合,而这些出自游戏的技术能够给实体世界贡献价值,那么游戏产业的存在也间接有了正当性。

中科院近期有一份研究报告,叫作《游戏技术——数实融合进程中的技术新种群》,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

第二,把“中国”当作数字世界的内容母体的时候,无论是中国的景观,还是中国的工厂,还是中国的工业,还是中国的产业升级,就能够极大地降低腾讯自己做元宇宙的内容成本和运营成本。这个思路也是国潮产品们的设计思路。

过去一年全球涌现了好多元宇宙游戏,而这些元宇宙游戏本质上都是线上聊天室和线上轰趴馆。你要是时隔半年再去打开它们,会发现大多数已经没有了人气,变成了鬼城。开放世界或者元宇宙游戏听起来自由是自由,但是它实在是高估了种子用户的热情和耐性。你想,小时工听说是要给新房开荒还得加钱呢,游戏用户们更难有给一个毛坯游戏开疆拓土的动力。

但要是把“中国”当作现成的内容去做数字化还原,那唤起大众的情感认同可就容易多了。长城上的落日余晖有多美,敦煌壁画上的飞天仙女有多仙,腾讯不用教育你,李白、河南卫视和董宇辉老师早就跟你念过八百遍了。加入一个数字世界里面,有一座数字黄鹤楼,它对牛斯克来说可能只是个景点,但对王富贵来说可能就是初恋之旅,值得故地重游。

所以,如果前面说那7个腾讯游戏的项目逐渐扩展成700个乃至7000个,就真有可能集成出一个了不起的赛博中国了。这样的内容包,又能助力实体,又能扩展虚拟体验。而且对其他的元宇宙游戏厂商来说,也会是一个很难抗拒的合作对象。

因此,这事难归难,漫长归漫长,但我还挺期待。腾讯在上一个十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里面,它吃到的流量红利是来自微信,也就是现实世界的社交关系。在微信用户已经超过了12亿之后,市场普遍认为,腾讯开始基础设施化,开始公用事业化,它的增长曲线快要打住了。

但你想,它要是真的能够再集成出一个赛博中国,那这12亿人的社交关系会不会在里面重新搭建,重新组合一次?这样的一个赛博中国对海外用户的流量会不会有新的吸引力?再问得直接一点,赛博中国能不能反推出一个新腾讯?这个问题,我很期待能够看到的答案。

我们可以等个三五年看一看。

再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