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疫情消费小趋势:字节为何对Pico寄予厚望

在动态清零这个防疫方针下,临时性居家似乎正在变成生活的一部分。这段时间,我经常给我的朋友们安利一个叫Pico的VR一体机。

VR一体机是什么东西呢?就是一种自带算力的VR设备。它的全套产品通常就是一个头戴式的设备加上两个手柄。戴上之后,你可以用来打游戏、看电影、甚至画画、练书法。

而Pico,是字节跳动在2021年全资收购的一个VR一体机品牌。2022年春节前,我家属在我的百般阻挠下百折不挠,买了一台。结果它竟然超过了任天堂的Switch,成了我家打开率最高的电子游戏设备。因为Switch只有小辈会玩,但Pico却把一家老小都变成了它的用户。连我妈都每天固定拿它来打几局乒乓球。

VR设备跟投屏游戏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它确实能够给你营造出一个很逼真的运动场环境,从前身到后背,从天空到地板, 720度都有。它的画面还能随着你的脚步变化而急速地变焦,让你感觉真的像在运动场上打网球、射箭、投篮。

我家这台还能够模仿真实电影院里的放映厅空间,更加离谱的是,有一次还有一个陌生的在线用户逛进了我的放映厅,像真的坐在我身边一样跟我搭话、聊剧情。

不过,我这个推荐有样本偏差,请你慎重。因为我试过的VR一体机只有Pico这一款,而在过去一年里,像HTC、爱奇艺、华为、小米等等很多厂商都在发售类似的设备。各家设备的基本功能也都很相似。所以你要是也被我种了草,你可以多研究一下具体各家的性能、功能,还有内容源以及价格的区别。

总之,在过去两个月里,我跟不少隔离在家的朋友们说得最多的就是VR一体机的这两种功能:一个是模拟真实的运动场,另一个是模拟真实的公共场所社交。这两个功能在平日里看似无足轻重,但要是必须宅个十天半个月,它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等我把这两种用途念叨了几次之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VR一体机们在2022届疫情里,似乎获得了类似2020年Switch式的时机:在2020年,Switch的游戏《动物森友会》让隔离在家的人们可以在虚拟小岛上社交,《健身环大冒险》这样的游戏可以让他们在客厅里运动;等到了2022年Switch已经累计卖出了1.07亿台,在这个时点上,VR一体机们又开始借着VR技术,把虚拟运动场和虚拟社交场所重新再做一遍。

 

 

从这个角度看,VR一体机们似乎在对的时间窗里,找到了一条比以往都对的路。

什么叫对的时间窗呢?就是疫情散发,民众们「不能或者不愿意走出家门」这个时间窗。2020年、2021年的海外市场,以及2022年上半年的中国好几个城市,也都在这个时间窗里。

你也知道,过去几个月,中国在承受内需不振和消费疲软的压力。尤其是22年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放缓,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也在下降。到了4月份这个值的下降还在拉大。

但也同样是过去这段时间,你要是留意过市场,可能就会发现,Pico、NOLO、爱奇艺等等很多VR厂商,都在推一种类似的促销活动:鼓励消费者们把VR设备买回家,并且持续地玩里面的运动游戏,只要消费者能够坚持一定天数的运动打卡,厂商就愿意把购机款的一部分甚至全部返还。你看,这就很像一个中心化的StepN游戏:你运动,厂商给你打钱。

这是我说的那条「更对的路」:VR设备们不再像前十年那样只去讨好资深游戏玩家,只在元宇宙这种冷艳的方向上努力了,而是调转方向把自己卖给原本不玩游戏的大众消费者,尤其是在大众的日常健身与社交需求变成奢侈品的时候,像「代糖」一样,给他们提供替代品。

这是那条「比以往都对的路」,也是Switch已经走过的路。

我这么说其实还有一定的数据依据。在过去半年里,字节带着Pico疯狂地营销,上春晚,上了热门综艺,还铺线下的直营和经销商门店,当然也不免在抖音里面做话题营销,搞直播带货。你今天要是在抖音里面搜「玩VR选Pico」这个话题,会发现它的播放量有6.5亿次。

而这6.5亿次播放量,有67.91%是女性用户刷出来的。这可跟传统的游戏用户比例很不一样,你要是再打开京东,翻一翻VR商品们的评论页,会发现近几个月的评论里,很多人都会聊到两个相同的信息元素:一个是疫情出不了门,一个是期待自己的健身成果。

字节跳动这家公司最近还出了两个很特别的消息,我们放在一起看觉得很有意味:

第一,它把旗下的好几家公司的名字从字节跳动XX公司改成了抖音XX公司。抖音集团、北京抖音有限公司等等。

第二,把西瓜视频和抖音里的几个负责综艺娱乐内容的干将,转岗到了VR团队。字节VR团队的总人数也从半年前的200人上升到了300人。

前面第一个消息,改名,显然说明抖音对字节很重要。第二个消息,抖音干将往VR团队转岗,这也说明某种意义上VR业务比抖音业务更重要。我们这个推测在4月份其实也有了一个侧面的印证:投资圈传出消息说,字节认为VR产品势头喜人,所以决意把Pico 的全年销售目标从100万台提升到180万台。

你看,现在VR产品的思路转换,给不得不更多呆在家里的普通民众,提供替代性的健身和社交产品,这个思路我觉得有可能把VR设备市场推向真正的高增长时代。这可太不容易了,因为在此之前,全球的从业者已经努力了十年。

 

 

既然说到这,我们顺带讲讲行业的历史。

VR设备这个创业领域早在2012年就出现了,当时美国有一家创业公司名叫Oculus,就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面募资,筹钱来制造消费级VR设备,让游戏发烧友们打游戏用。到了2014年,Facebook收购了这家Oculus公司,开始做自己的VR业务。随后,Google、索尼这样的大公司也都开始出自己的VR设备。

中国这边的VR热潮也从2014年开始。当时你可能还记得,暴风集团发布过一款VR眼镜,应该是叫「暴风魔镜」,当时靠着VR概念在A股市场上还创下过37个涨停板的妖股神话。

2015年,Pico的母公司小鸟看看也在青岛创立了。当时的Pico创业团队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资源:

Pico的创始团队,主力成员大多来自中国的一家电声科技公司歌尔集团。你可能听过这家公司,给苹果代工无线耳机的。Pico的创始人兼CEO周宏伟,之前就是歌尔集团的副总裁,创业前就是在歌尔里参与VR研究的。

而歌尔集团还有一个身份,它是全球最大的VR硬件代工厂商,它2021年已经占了全球80%的VR设备组装份额,像Facebook、索尼和三星很早就已经成为了歌尔的客户。换句话说,Pico创业,自带的是歌尔集团的VR技术背景。

这还不算,歌尔还是Pico的早期战略投资者,一度在Pico里面占股超过26%。直到2021年字节跳动收购Pico,歌尔跟Pico才结束了股权关系。但一直以来,Pico的VR产品也还是交给歌尔来代工。

我们说回中国的VR行业。总之2015年开始,资本也纷纷涌入了这个赛道,从2012到2016年,每年市场都说「VR元年来了」。但很快,市场发现,VR设备们的内容生态和硬件技术都还有很多课要补,于是这个市场在2016年之后不了了之。

这之后,全球范围的VR硬件和内容虽然也确实在一点点进步,但主要是服务于深度游戏玩家。在中国市场上,购物中心里开始陆续出现一些VR体验馆,年轻人们聚会和团建的时候,也确实愿意组队去打打枪战,领略领略虚拟飞行,但这也就够了,大家不太会认真考虑说买一台VR设备回家天天玩。

但是,等到了2020年,全球市场开始出现转机了。Facebook发布了一款新的VR设备叫Oculus Quest 2,这台设备上市之后被全球市场誉为「综合体验最好的VR头戴显示器」,只用一年时间就卖掉了1000万台。你想想,2020年还有一个特殊的时代背景,欧美社会也在遭遇疫情封锁。这也是Oculus Quest 2能够卖掉1000万台的重要原因。

这个销售纪录一出,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非常开心。因为1000万台这个量级是有特殊意味的。消费硬件领域有一个共识:1000万台,是一款新硬件的市场临界点,只要突破了这个临界点,这种新硬件的出货量就会迅猛增长,制造成本也会显著降低,更多的从业者也会被吸引过来构建生态,从而让它更加地主流。

所以站在1000万台这个角度看,VR元年终于是要来了。扎克伯格很开心,去年还做了一件事儿,你也知道了,把Facebook改名叫Meta,要借着VR开创元宇宙了。

我猜字节跳动在那前后也认同市场到临界点了。于是,2021年8月,字节用90亿元的天价,收购了Pico。

你还记得我们前面说过吗,Pico和Meta公司的VR设备共享的可是一家代工商。市场上有消息说,Pico在被字节收购之前,创业6年也就卖掉了50万台VR设备,这个总出货量跟全球市场比虽然不算大,但在国内也算是头部玩家,所以这些年来资本对它还算比较照顾,它一路也融了4轮6个多亿。

而等到字节一出手,直接90个亿,创下了国内VR行业规模最大的并购纪录,而且收购完之后,还是让创始人周宏伟继续带队。在当时,科技硬件与互联网行业都认为,字节对Pico业务的重视程度,会和Tik Tok有一比。

字节收购完Pico之后,很快就把抖音和西瓜视频的大量内容导入了Pico,还飞速地推出了VR版的抖音App,这之外,还帮着Pico去联合歌手们做演唱会的直播,做德甲足球联赛的直播。最近两个月,又在加大力度基于Pico建立VR团队。

种种举动看下来,字节确实是把Pico当成亲儿子,用大力出奇迹这种一贯打法来给Pico堆资源,做内容生态。

所以,在Facebook进军元宇宙,字节跳动收购Pico的前后脚,中国的VR元年又一次来了。上一个元年里很多创业公司原本已经被冷落了两年,但在过去半年里,小派科技、大朋VR、众趣科技等等老玩家,纷纷也都拿到了一轮新的融资。

到了2021年末,根据IDC的统计数据,全球全年卖掉了1120万台AR/VR头戴设备,其中有Pico的50万台。也就是说,2021年一年,Pico的产品销量就赶上了它此前6年的总和。

 

 

这是我们的副线《带货参考》借着聊疫情消费,捎带请你留意的一个行业趋势:字节跳动和诸多科技厂商们都认为,这次,VR时代真的到了。它们都开始在硬件、内容、营销上下重注。

当然,VR设备们之所以能够迎来真的元年,也是因为这些年各家厂商都逐渐积累了必要的硬件技术和内容生态。这其实不冲突。

不过,字节们的进场方式其实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做虚拟世界和元宇宙,一定要用高维去教育低维吗?用大基数的低维市场去支撑高维市场会不会更具有可行性呢?大规模的普通民众需求可能是更有价值的资源。1000万个刘海哥和胡大姐在元宇宙里面跳广场舞、练书法,也许还会碰出在元宇宙里学收纳冰箱和剥小龙虾的需求,说不定还能够开出中小学生的家电维修兴趣班。

这样的元宇宙可能就比只卖数字球鞋的元宇宙要好玩多了。你觉得呢?

拜了个拜。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司敞开聊,股票别瞎买。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