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

中信证券拆了一辆特斯拉

最近,中信证券的一篇研报火出了圈。这是一份长达94页的报告,名叫《从拆解Model 3看智能电动汽车发展趋势》。8名分析师花两个月的时间,完整拆解了一辆标准续航版的特斯拉Model 3,对汽车的各个部位,包括车身、域控制器、线束与连接器、电池系统、电机电控等等,进行了深入分析。

中信表示,拆解一辆头部车企的标杆车型,是为了厘清后续产业发展的可能方向。在报告的最后,中信坚定看好智能汽车产业链的国产替代,并推荐了三十几家相关企业。大家表示,“券商一哥”开始带头内卷,以后不拆辆车都不好意思写研报了。

其实,中信并不是第一个为了写报告而拆车的机构。6月份,海通国际也拆了一辆比亚迪电动车,写了87页的长篇报告,分析了比亚迪的每一个部件,连隔热材料和地毯都给出了详细的图文描述。

我们发现,除了券商,还有不少机构也加入了拆车大军,一言不合就拆一辆车。

比如,不少汽车媒体都开设了“拆车”专栏,走“技术流报道”的路线。

最早尝试拆车的牛车网,以拆解热门轿车出名,主要目的是给消费者做购车参考。牛车网会让观众票选想了解的车型,然后进行拆解。除了发布拆车视频,还会给出从外观到内饰,从性能到安全,共7个模块61个指标的打分情况,这样一来,干巴巴的测评参数立马生动活泼了起来。另一家媒体车讯网也开设了拆车栏目《拆车坊》,主要关注安全指标,比如防撞、减震等等,这档栏目还曾经和电视台合作,以真人秀的形式播出。

再来看,比汽车媒体更专业的拆车队,是汽车产业研究和咨询机构。

这类机构的服务对象不是普通消费者,而是有研发和制造需求的车企。“专业”拆解的目标,是帮助车企进行标杆管理,也就是研究行业中那些顶尖企业的产品,了解它们的零部件材料、设计工艺、成本控制等等细节,然后在此基础上找到自己的改进方向。

这类机构的代表选手,是美国的蒙罗咨询。这家公司被汽车工业协会评为“拆解巨人”,其创始人蒙罗,曾经是NASA先进制造中心的负责人。目前,蒙罗团队已经拆解过几百种车型,他们会把拆车的过程放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但详细的拆解分析报告以天价出售。

比如,他们对Model Y的拆解报告,客户可以只买某个部分的报告,比如线束部分5000美元,热管理系统1.5万美元,动力电池系统4.5万美元;也可以购买全部报告,一份完整报告长达3000页,售价8.9万美元。要知道,一辆Model Y本身也才7万美元。

除了媒体和咨询机构,还有第三类玩家,就是车企本身。

没错,造车者自己也拆车。在汽车行业里,互相拆解一直是车企研究竞争对手,以及搞“逆向工程”的重要方法。所谓逆向工程,就是通过研究对手的成品,推导出它的设计原理,并且用在自己的生产上。二战后日本汽车产业的崛起,就离不开对美国汽车的逆向工程。

全球各大车企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拆解实验室。比如通用汽车的底特律总部,就有一个专门的“拆解和快速原型实验室”,里面有占地5500平方米的“竞品拆解区”。通用每年会在这里拆40多辆竞争对手的产品。一边拆,一边对竞品做全面的扫描,里里外外建立一个精确的3D数字模型,连轮胎橡胶上凸起的制造商名字都得识别进来。

在拆解过程中,除了研究零件构造,更重要的是要研究对手的思路,比如组装步骤、工程顺序等等。所以通用的实验室里还有一个大件儿,就是大型3D打印机,通用会边拆边还原,打印出零部件的模型,即时验证拆解分析的结论。

我们知道,人类认识世界主要有两种方式:还原论和整体论。还原论是把复杂事物拆解成一个个最简单的模块来分析,整体论是从系统层面去考虑各个模块之间的相互影响。这些年复杂科学大火,整体论的风头盖过了还原论。不过,从拆解汽车案例可以看到,还原论并没有过时,仍然是我们认识复杂事物的一个基本方法。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